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终曲

来源:姻缘作者:古灵

“不会快一点,你是乌贼吗?”

“冲冲冲,爱冲才会赢”一对长得一模一样,十多岁的大男孩,慢跑在一个身材修长有 力的男人左右,一个倒退着跑,一个紧跟着男人身后,一搭一唱的催促着男人快跑,毒 舌功夫越来越精炼了。

“厚,老爸,就叫你晚上不要把精力都浪费在妈咪身上,就是不听,现在跑不动了吧”

“臭小子,谁跑不动了。我不是还在跑!”

“是哦,都快喘没气了!”

“谁在喘了?你吗?”

“总有一天,老爸会趴在老妈身上,长眠不起!”

“少在那边乌鸦嘴了!”父子三人一边斗嘴,一边慢跑在小区公园的步道上,虽然他们 说的是中文,周围的意大利人都听不懂,但是投注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却愈来愈多,因为 他们实在太闪亮耀眼了,令人无法不注目。

而且他们还是欧洲家喻户晓的名人。

男人,曾是世界十大男模之一,如今是领导时间时尚流行的“魅力风潮”总经理,几乎 每一期都会出现在“魅力风潮”杂志上,而最令女性陶醉的是……

他是个爱家,爱老婆,爱孩子的男人。

至于跑在他身前、身后的两个大男孩,光看他们的五官容貌就猜想的到他们是男人的儿 子,也是欧洲知名的少儿模特儿,他们的粉丝遍布于全世界各地,从没有牙的老婆婆到 幼儿园的小女生都有,只要是由他们所代言的广告产品,用不着多久就会进入畅销产品 的排行榜,是销售额的钻石保证。

父子三人每天清晨都会到公园来慢跑,许多来公园做晨运的人都是为他们而来的。

“哇靠!”最前方的大男孩突然紧急煞车,脸色惨变。

“见鬼!”男人第二个紧急煞车,没空去骂儿子又讲脏话,同样脸色骤变。

“该死!”后方的大男孩不但紧急煞车,还想拔腿落跑,他的脸色更难看。

但见他们家屋前的草坪上,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双手插腰,小嘴嘟得半天高,气唬唬 地站在那儿怒瞪他们。

“挂了!挂了!”最前方的大男孩!邵文尧呻吟。

“惨了!惨了!”男人邵士辰呻吟的更大声,简直就像是呜咽。

“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一……啊!”后方的大男孩邵武舜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爸和大哥 一人一边捉住,死也不让他逃。

父子兄弟情深,有难就要同当!

父子三人杵在那儿猛吞口水,一个一脸无措,一个一脸慌乱,一个一脸惊慌,忽地,兄 弟俩对觎一眼,下一秒,很有默契的同时把老爸推向前。

对,父子兄弟情深,有难就要同当,但是,老爸第一个当。

邵士辰愤怒的往后瞪一眼,再回过头来,又是一脸惶恐,“呃,呃,小宝贝,你,呃, 在生什么气呀?”

“你们欺负我!”小女孩忿忿指控。

“没啊,谁敢欺负我的小宝贝!”邵士辰僵着笑脸说。

“昨天爸爸说要带着我一起去慢跑的,可是今天你们又趁着我还在睡觉就先溜出去慢跑 了!”小女孩振振有词的说出事实。不容他们狡辩。“那是……那是……”邵士辰拼命 动动脑,想找个接口把责任推开,“啊,对了!”右手突然王后一捉,再扯到前面来。 “是他,说小宝贝你还在睡觉,不要吵你的!”

“耶?”奸臣,竟敢陷害他!

“不是我!”少文尧脱口道“是……是……”

静了一秒,同样手往后一捉,再拖到前面来。“是他,他说你睡的好熟,吵醒你太残忍 了!”

就知道会这样!

邵武舜恨恨的咬着牙根各瞪老爸和哥哥一眼。再陪着笑脸指指自家门口那个抱着肚子蹲 在地上狂笑得很没气质的女人。

“是妈咪不准我们吵醒你的!”

会推给妈咪是不得已的,但是也是很有道理的。因为……

只见贝小茵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十分镇定的缓缓起身!还抱着肚子,一脸老神在在的笑 容。“小宝贝,你还记得昨天答应过妈咪什么吗?”果然是伟大的妈咪,才一句话,小 女孩就脖子一缩,气焰全失了,“可是,妈咪,人家自己起不来嘛!”她委屈地咕哝。

“但是你爸爸和哥哥们都是自己起来的哟”

“妈咪……”

“是你自己答应妈咪的,要能自己起得来才可以去慢跑,不是吗?”

可怜的小女孩噙着两泡泪水。绞尽脑汁就是想不出该如何反驳妈咪,最后只好向最疼爱 她的爸爸求助。

“好好好,爸爸秀秀……”看着小女儿委屈的模样邵士辰就觉得自己心情好像被果汁机 绞成了碎粉一样,疼得不得了。“今晚早点睡,明天就可以自己醒来了,好不好?”

“可是人家真的自己爬不起来嘛!”

“明明是自己不想早点睡的说!”邵士辰喃喃自语。

埋在父亲肩窝里的小小脑袋突然抬起来,乌溜溜的小杏眼瞪上来,“嗯?”

邵士辰一惊,“没有,没有!”只要小女儿一瞪眼,他就窝囊到了最高点。

贝小茵差点忍不住爆笑出来。“好了、好了,统统给我进去冲澡、吃早餐,准备上班、 上学了!”一个钟头后,两个大男孩自己骑脚踏车上学去了,小女孩也让爸爸开车送到 幼儿园了,而驾驶座旁边的前座上还有一个人,是贝晓茵,她要搭便车到季杰里去帮忙 ,因为……

季杰的小妹要再婚了。

“真好,一切就如我们所预料,季杰她妹妹和她丈夫……”

“前夫”邵士辰纠正她。

“是,是,前夫。”贝晓茵从善如流的更正自己的语误。“季杰他妹妹和她前夫和平分 手……”

“是两个人都急着离好不好!”邵士辰再次纠正她。

贝晓茵翻了翻眼,“好啦,好啦,反正,他们顺利离婚了,没有人受到伤害,也没有人 要坐牢,现在他妹妹又要结婚了,之后,她就会很幸福了。”

邵士辰飞快的瞥了她一眼“你知道季杰说什么吗?”

“说什么?”

“他坚持要我今年再送你二十四家分店做生日礼物。”

“别又来了!”贝晓茵啼笑皆非的呻吟。“其实就算我什么都没告诉你们,他妹妹将来 还是会很幸福的呀!”

“重点并不在这里而是……”邵士辰不以为然的倒:“就算他妹妹将来一定会很幸福, 可是如果能够避免尝受被丈夫背叛的伤痛, 也不需要经历坐牢的可怕,她就能够得到幸 福,这不是更好吗?要知道,那两件事都会在女人心里留下永远难以磨灭的伤疤的。”

贝晓茵沉默了一会儿。“你说的是没错,可是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事,不值得季杰这么感 激呀!”

邵士辰感慨的叹了口气,“你啊,真是……”正好遇上红灯,他索性在踩下煞车之后, 倾身过去覆住她的唇,深深的吻上他的唉与感动,直到后面的车子在叭叭叭的怪叫了, 他才放开她让车子继续往前行。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