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第四章

来源:姻缘作者:古灵

周末,邵士辰照样一大清早就被挖起来,梳洗过后,按照习惯,由两个儿子陪他在露台上用早餐。清晨的空气最新鲜,不享受一下太可惜了,儿子们说的。

看看大儿子津津有味地喝着他的皮蛋瘦肉粥,再看看小儿子满足地啃着他的猪排三明治,最后低头看自己面前色香味俱全的健康早餐,邵士辰不得不承认,女人还真是能干。

经过那一夜深切的自我审思,毅然除去蒙住心眼的面纱之后,他终于能看到那个女人的优点。

“你们的妈咪,她。。。。。。为什么不想见我?”她,恨他吗?就算不恨,多少也有点怨,才会不想他吧?两个小鬼不约而同一怔,似乎没料到他会主动提出妈咪,更没料到他会问这种总是随即相对一眼,再习惯性地相互耸耸肩。

“因为她怕你。”

对于这个问题,他们不想说谎,可也不能说实话,否则会坏了全盘策画,迫不得已,只好拿出这个不是真正答案的实话来借用一下。

怕?

出人意料之外的回答,换邵士辰大大一怔。“怕我?但我对她并不凶呀!”冷淡以对,有;视若无睹,也有,但就是不曾凶过呀!

“不是凶不凶的问题,而是老爸对妈咪来讲,是陌生人。”

“胡扯,我们曾是夫妻,还生了你们。。。。。。”

“可是老爸从没给过妈咪机会去熟悉你嘛!”

邵士辰顿时哑口,因为小儿子说的是事实,不要说给她机会熟悉他,他甚至极少跟她说话,连客套性的点头打招呼都没有过,通常都是面对面擦身而过,连多看一眼都没有,就像。。。。。陌生人!邵士辰不觉愧然地暗暗叹了口气,结婚五年,他甚至不记得她到底长什么样子,路上碰见,八成也不认得吧!

“就算对她而言,我是陌生人,她也不用怕啊!”

“又不是只有爸爸而已,妈咪是怕所有的陌生人嘛!”

“咦?为什么?”

“因为妈咪曾经差点被陌生人强暴。”

强暴?

邵士辰吃了一惊,马上想到最糟糕的方向去,然而一转念,又觉得不对,如果他没搞错的话,在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得到的是她的第一次。

“你们知道那件事的经过吗?”

“知道啊,妈咪说过好几次了,她说。。。。。”

贝晓茵向来是个爱帮助人的女孩子,从幼儿园开始,不管认识或不认识,只要人家有困难向她开口,二话不说,也马上帮到底,就算人家不开口,她也会主动上前帮助,这种个性到国中时代更是发挥到极限,因此赢得“鸡婆之王”的外号。

直到国中毕业旅行时,一件恐怖的经历硬生生的扭转了她这种热心助人的天性,使她再也不敢随便帮助人了。不,应该说是,她再也不敢随便帮助陌生人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邵士辰急问。

“急什么嘛!”邵文尧故意慢条斯理地先喝两口稀饭再说。

“邵文尧!”邵士辰语带威胁地叫儿子的名字。

“好嘛、好嘛!”邵文尧放下汤匙。“毕业旅行时不是都有自由活动时间吗?那时,妈咪就自己跑出动逛,想说要替爷爷买礼物,结果逛着逛着,突然看到一个满脸痛苦的男人坐在路旁呻吟,向路过的人求救,可是。。。。。”

来来去去的路人那么从,却没有半个人多看他一眼,贝晓茵的鸡婆个性当下就发作了,立刻向前表示愿意帮助,而那个男人也很感激的请她帮助扶他回家。

于是,毫无心的贝晓茵扶着那个陌生的男人来到一处四周几乎没几栋房子,十分偏僻的地方,再进入一栋看似废弃建筑的空屋里,那时,贝晓茵终于觉得不对了,当下就表示她要离开了,结果那个男人立刻露出他的狰狞面目,捂住她的嘴,硬把她拖入地下室。

他要强暴她!

贝晓茵自然不会乖乖让他得逞,她不但尖叫,还拚命挣扎,直到她无意间一脚踢到那男人的小弟弟,那男人一时怒火狂炽,便顺手拿起一旁的废弃铁棍往她身上猛打,一直找到她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他才清醒过来,随即逃之夭夭。。。。。

“妈咪没有被打死,但被打断了七根肋骨。。。。。”

“还有左手和左脚都被打断了。”邵武舜很有默契的接着说完。

“老天!”邵士辰惊骇得掉了筷子。

“妈咪住院住了近半年才出院,可是。。。。。”

“那一整年,妈咪一看见陌生人就昏倒。。。。。”

也难怪,就算是成年女性遭遇到那种事,也是一种十分恐怖的经历,所造成的心理伤害也要相当久的时间才能平复,更别说是才国中的小女生,恐怕那惊惧会根深蒂固的她心中,一辈子也抹灭不去吧!

“所以,你们妈咪才会那么害怕陌生人?”邵士辰终于明白了。

“嗯嗯。”邵文尧颔首。“虽然现在已经进步很多了,起码不会像当年那样一见到陌生人就昏倒,可是她还是很害怕。”

邵士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但马上又困惑的顿住。

“不对,她也是要出门的吧?那路上那么多人,她就不怕吗?”

“不怕,因为那不是陌生人,是路人,是跟她不会有任何交集的路人。”

交集?

“她要买东西的时候呢?那就要跟陌生的店员有所交集了吧?”

“那也不是陌生人,是店员,只要她不想买,随时都可以转身离开。”随时都可以转身离开?

邵士辰脑袋微倾地思索片刻,随即有所顿悟的啊了一下。“我懂了,那种除非她主动先打招呼,否则就不会理睬她的人她也不怕,可是一旦那人主动招呼她,她就会怕了?”

“答对了!”邵武舜大剌剌地拍拍爸爸的肩。“果然聪明啊,老爸!”

“很好、很好,”邵士尧也拍上他另一边的肩膀。“有前途!”

“怯!”邵士辰啼笑皆非地拍开两只没大没小的手。

「不过啊,妈咪虽然不怕路人,但还是会担心路人会变成陌生人,譬如向她问路什么的,所以每次出门,她总是会想尽办法隐藏自己,希望别人不会注意到她,一直到公司里,她才会放松下来。」

公司?

“那客户呢?她都不用和客户约谈吗?”

“当然不用,”少文尧失笑。“那是社长和职工的工作,跟她没关系。”

“所以,她是故意用那种没有表情的生硬态度来保护自己的咯?”生硬,这是他对她唯一仅记得的印象。“就是那种态度让人家对她敬而远之,陌生人才不会找上她帮忙?”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