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姻缘

第一章

来源:姻缘作者:古灵

台湾的冬季是很奇怪的,寒流来袭时,冬天就降临了,毛衣大衣、围巾手套,全副武装才能出门,但寒流一离开,冬天就走了,穿短袖短裤去逛街都没问题,可是三两天后,寒流再度来袭,冬天又降临了,几天后,寒流过去,冬天又走了……

冬天就是这样来来去去的,这就是台湾的冬季。

「可恶,寒流来就寒流来,干嘛还下雨嘛!」

「是你笨嘛,上星期寒流来的时候有下大雨,所以这次我就有准备了。」

「我也有准备啊!」

「你准备了什么?」

「我金穿了一件毛衣嘛!」 早上九点前两分钟,办公大楼的电梯前挤满了白领阶级的上班族,每个人都拎着湿洒洒的雨衣雨伞,因为外面在下大雨,也同样的都仰着脑袋焦急地瞪着楼层数字的变换,恨不得它变一次就变到一楼来,因为快赶不上打卡了。

「就不会再多穿一件雨衣吗?」

「忘了嘛!」

「所以说你……啊,来了,快,死也要挤进去,不然一定来不及!」

「完了,只剩下半分钟了。」

不到一分钟,三台电梯就陆续关上门往上爬,电梯前空荡荡的没半个人了……不,还有一个人,一位个头不高又相当纤细的女人,她穿着一件灰色风衣,灰色风帽兜在头上掩住了半张脸儿,背景又恰好是灰色大理石墙面,她若不动,真的没有人会发现还有个活人杵在那儿。

然而,她动了,在电梯往上爬之后,她才动了,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砖上竟然没有半点声息,她是阿飘吗?

电梯又下来了,她静悄悄地飘进去,不走进去,按下九楼,电梯门关上,她才将兜帽拉下来,泄出一头乌溜溜,长及腰际的直发,老实说,这么一业,她更像是阿飘了。然后,电梯停在四楼,有人进来,她立刻往后飘,不,退,并半垂下脸儿,让长发掩住她的脸,仿佛要把自己隐藏起来似的。到了七楼,那人出去了,电梯内又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才把脸儿抬起来盯住楼层灯号,凭良心说,她长得还挺好看的,清妍秀丽的五官有一种相当耐人寻味的气质,十分吸引人,只不过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十分生硬,再仔细看,她的脸皮甚至是紧绷着的,绷得脸色都有点苍白了……

真像阿飘!

终于,九楼到了,只见她大大松了口气,然后,电梯门一开,转瞬间,仿佛神力女超人似的,她突然变身了!

她一边喀啦喀啦大步走出电梯,一边脱下灰色风衣,露出里面的鹅黄色套装,再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彩色橡皮盘,随手束起脑后的长发,还一边捉住路众甲和路人乙,对她们哇啦哇啦抱怨。

「好冷哦!」

「 你没看气象报告吗?」 路人甲笑道:「 寒流又来袭了啦!」

「 谁会去看那种东西。」 阿飘皱皱挺俏的鼻子,不悄地哼了哼。

「 那你都看什么?」 路人乙好奇地问。

「 猎人。」 阿飘得意地说。

「 嘿系虾米碗糕?」 路人丙也凑热闹了。「 动画卡通。」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

「 请问你几岁啊?」

「 七岁。」

「 喔喔喔,跟某人的儿子同年啊?」

「 没错,我很可爱吧?」 阿飘用两要食指顶住双颊,做出可爱状。

「 可怜没人爱!嘿嘿!」 路人丁很不客气的嘲笑她。

「 你好毒喔!」 阿飘不依的獗高了嘴儿。

「 最毒妇人心,你没听过吗?」

笑语说到这儿,阿飘身后的电梯又打开了,一位高姚修长、明媚大方的女人走出来,顿时,笑声戛然而止,每个人,包括阿飘在内,全都立正致敬。

「 社长早。」

「 早。」 女人点了点头,然后瞥向阿飘。「 晓茵,别老是一大早就在那边胡闹搞笑,别忘了这里是办公室。」

「 轻松一下有什么关系嘛!」 阿飘咕哝。

「 你是副社长,该有点样子吧?」 女人想气,去忍不住知出来,因为阿飘的表情就好像星

期天一早就挖去学校补课的小孩子一样委屈。「 好了,小姐,该上班了吧?」

「 好啦、好啦」 阿飘不情不愿地跟在女人后头。

没错,这两位正是恋恋风情婚友社的社长和副社长。

社长赵梅芙,二十八岁,是个精明干练的女强人,婚友社几乎可以说是她一手扶起来的。

她离过婚,有一个十岁的女儿和六岁的儿子。

副社长阿飘,不贝晓茵,二十六岁,是个轻快俏皮的小女人,婚友社的创立资金是由她一个人提供的,没有她,婚友社也创立不起来。

她也离过婚,有一对七岁的双胞胎儿子。

「 今天有几对?」 脚步停在秘书桌前,赵梅芙问。

「 早上一对,下午两对。」 秘书柳翠心翻着行事历回道。

「 早上什么时候?」

「 十五分钟后。」

赵梅芙没再说什么,继续走向她的办公室,跟在她后头的贝晓茵却哭丧着脸,暗暗呻吟了一声。为什么她要做这种事?十五分钟后,贝晓茵端着茶盘站在社长办公室门前,深深吸了口气,极力制止捧着茶盘的手不要东西南北地抖个不停,然后又吸了口气稳住心跳呼吸后,这才空出一只手来握住门把,门一打开,赵梅芙不以为然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 你们俩个真的想试试看?」

「 是。」

「可是,在我看来,你们两个真的不太搭配,一个是国中老师,一个是讨债公司的……的……呃,员工,外表不搭,个性更不搭,连职业都不搭,也许你们可以再看看其它人的数据,说不定……」

「 不用了,我对她一见钟情,不打算再看其它人的数据了!」

「 我也是。」

「 但是……」

赵梅芙的声音顿住了,贝晓茵与她的视线相交一瞬,旋即拉开,然后默默的把两杯茶分别放在端坐于办公桌前的男女前面,再默默的退出办公室。不过,在她要关上门之前,先若有似无地对赵梅芙点了点头,而后不管赵梅芙一脸的惊讶与诧异,径自退后拉上门,旋即,她背靠着门不断地深呼吸,一下,两下,三下……

幸好,幸好他们没有跟她说话。

她半晌后,失速的心跳终于逐渐缓和下来,她才把茶盘放到一旁的秘书桌上;柳翠心眼带椰榆的对她笑了一下,她则稚气地吐吐舌头,滑稽地两手一摊。

没办法,老毛病改不了,只要有陌生人在场,她就是会紧张嘛!

可悲的是,她明明是婚友社的创办股东之一,端茶根本就不应该是她这个副社长的职责说,偏偏却是她非做不可的工作,因此,一个月总有好几回,她被迫必须随这种恐慌症状。

呜呜呜,她好可怜喔!

「 下个月的案子。」

尾随在她身后进入副社长办公室的柳翠心,顺手把一迭厚厚的资料放在她的办公桌上,看得她又开始哇啦哇啦抗议。

「 怎么愈来愈多了啦?」

「 我们的婚友社有口皆碑啊!」 那是事实,不过创立三年,恋恋风情婚友社就已建立起百分之百成功率的绝佳口碑,从初创时的要自己出去发宣传单拉客户,到如今,她们只要跷起脚丫子,凉凉地坐在办公室里喝咖啡、看杂志,客户便泉涌而入,抢着要恋恋风情婚友社帮他们找人送作堆了。

到后来,她们实在是忙不过来了,迫不得已决定要筛选需要帮忙的对象,问题是……

「 可是我们上次会议不是决定要筛选客户了吗?怎么……」

「 人情推不了嘛!」

对了,人情,这是个大问题。

当初创立恋恋风情婚友社时,钱不是问题,她多的是;人才也不是问题,赵梅芙就是个标准的女强人,有魄力、有胆识,丝毫不输给那些傲慢的大男人;问题在于客源,为此,赵梅芙欠了人家不少人情,现在人家要来[讨债]了,能不还吗?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