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死缘

第七章

来源:死缘作者:古灵

如果说这世上真有天堂,那必定是指这里,蓝天白云飘,暖暖的太阳眷顾着整片绿茵草地,视线所及之处俱弥漫着金黄色的雾霭,远处山傍有几头牛在吃草,近处草芦边有几只兔子在比跳高,小鸟啾啾、蟋蟀轻鸣,那样的惬意、那样的悠然,在这里,所有的烦恼都无法存活。

不,这里不是天堂,这里是伊甸园。

「嗨,我就知道你又跑到这里来了。」

草地上,沐宸御双臂环抱着曲起的双膝,嘴边咬着一根青草梗摇过来摇过去,突然听到她的声音,他似乎并不意外,但也不响应她,只是默默地望定前方某一个定点,甚至不曾眨过半次眼。江净珞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赫然发现不远处有两个人,一个十分俊美的男人,还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两人之间有一段距离,好像彼此不认识,却又让人觉得他们是在一起的。

「他们是谁?」

「老爸、老妈。」

终于开口了,江净珞暗暗松了口气,也在一旁席地坐下。

「他们在那里干什么?」有那样一对俊男美女的父母,生产出来的果然是精品中的超级精品。

「他们说我的时间还没到,不让我过去。」

江净珞惊喘。「你想过去?」

沐宸御嘴角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是啊,很想。」

果然是他不想回去了!

「为什么?」江净珞战战兢兢地问,如果真是他自己不想回去,那就麻烦了!

沐宸御沉默了一会儿。

「我累了。」

江净珞也静默片刻,然后下定决心问了一句话。「为什么?」她原本是想让他自己主动告诉她的,但情况演变成这样,她不能不开口问了。

也只有在眼下这种特别的状态之下,任何人都无法拒绝回答她的问题,她是耍了一点手段,但也是不得已的。

沐宸御又不说话了,这回过了几乎有五分钟之久,他才又开口。

「小叔,他很爱我。」

「我知道。」

「不,妳知道,但不懂,他… … 」

「怎样?」

「… … 是双性恋。」

双性恋?也就是说,男人、女人都可以爱?

请等一下,那他刚刚说的… …

「你… … 呃,你是说… … 」

「他爱我,是以男女的感情爱我。」

突然觉得好似有一桶冰水从头上泼下来似的,江净珞猛然打了一个寒颤,张嘴想说什么,舌头却被冻结住了,事实上,她整个脑子都结冰了。「从小,小叔就异常疼爱我,但我从来没往其它方面去想过,又有谁会想到那里去呢?他是我叔叔啊!」他苦涩地低喃。「尤其是他在我国中时订婚了,我也知道他有多么深爱他的未婚妻,所以,我怎么也想不到他对我存着那种心态…… 」

忍不住又打了个冷颤,江净珞不自觉地把身子往他怀里缩,他也自然而然地搂住了她。

「不过就算我知道了又如何?我爱的是女人,永远不会是男人,也许他也了解这点,所以从不曾对我吐露过他的爱意。直到他未婚妻开始催促他结婚,慎重考虑过后,他决定婚后夫妻两人一起到澳洲去奋斗,可是他又放不下我,无法对我死心,所以他又做了另一项决定,他决定… … 」

「他决定… … 什么?」虽然知道问了可能是更残酷的回答,但她又不得不问。

「他决定… … 」他深吸了一口气。「要我一次,然后就可以对我死心了!」

倒抽了口气,江净珞僵硬地窒息了片刻,继而猛然窝进他怀里微微颤抖着,真的不想再问下去了,但这是他的心结,她非替他打开不可。

「后…… 后来呢?」

「但是他又不想让我知道是他对我做那种事,因此他提议了那件绑架,一来可以让他得偿所愿,二来可以替他那些因过度挥霍而欠债累累的亲人们筹到钱还债,他的提议立刻得到所有人的赞同,不久,他们找到两个适合动手的人,很快就下手了。当天晚上,小叔就对我… … 对我… … 」

他梗住了喉,再也说不下去了;抬眸见他一脸痛苦的羞惭,江净珞心痛得泪盈满眶。

「过去了,都过去了!」她反手将他的脑袋温柔地抱在怀里,柔声安慰着。

埋在她怀里好一会儿后,不用她催促,他就自己继续说下去了。

「他们是用麻醉剂迷昏我的,可能是药量不够,我的身体虽然不能动,连睁开眼睛都没办法,脑子却还有几分清醒,但他们的对话我听得很清楚,也认得出来是谁的声音,所以我知道是小叔对我…… 」

他顿了顿。「就算那还不够确定,事后,大姨、二姨和几位伯伯也都出现了,从他们叫唤对方的名字和对话中,所有的不确定都被证实…… 」

上一代的恩怨为何要由下一代来承担呢?始作俑者究竟是谁呢?江净珞叹息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那样复杂的故事,纠结三代的恩怨,要如何理得开呢?

「两天后,他们拿到了赎金,但我也在不经意间看见了本来都蒙面的绑架犯的脸,于是绑架犯说要杀我灭口,其它人也都同意了,只有小叔,他坚决反对,可是他只有一个人,如何对抗得了所有人?」

虽然早知道结果,江净珞还是忍不住冲口问:「那他怎么办?」

「他假意同意大家的结论,并跟着大家一起离去,而事实上,他是去打电话报警,旋即又赶回藏匿我的地方,当他赶到的时候,由于我已经清醒了,自然会逃、会反抗,因此并没有立即被杀死,但也被桶了好几刀,小叔一见我全身都是血,当即红了眼,卯起命来和那两个绑架犯对打,结果… … 」

结果他小叔死了,他也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而伤痕,却永远都无法愈合;噩梦,也开始了。

江净珞终于了解沐宸御的心伤有多深。

从小生长在那种一点也不和乐,欠缺温暖的家庭,品尝不到爱的滋味,体会不到幸福的感受,金钱再丰裕又如何补偿得了?好不容易有个亲人对他付出了深刻的爱,那种爱却又是如此不堪。是他最信任、最亲近的叔叔强暴了他,那是背叛,更是乱伦,他如何能忍受?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