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死缘

第一章

来源:死缘作者:古灵

「小么!」正偷偷摸摸往大门溜去的脚步瞬间冻结,心跳断电、脑袋发麻,三魂七魄差点很没义气地全数弃主而逃,苦着脸迟疑了好一会儿后,江净珞才深深叹了口气,抱着畏缩成一佗柿干的心,胆怯地转回去面对江爸爸。

「爸爸。」

「妳要到哪里去?」

「面试。」

「面试?」江爸爸浓浓的眉端挑了一下。「也是,上个月妳也五专毕业了,是该有个固定工作了,那么就在楼下工作吧,我会给妳薪水的。」「可是,爸爸,我想… … 」江净珞怯怯地嗫嚅道:「想找个正常的工作… … 」

「家里的工作哪里不正常了?」家里的工作哪里正常了?

江净珞差点呛回去这么一句,可是话到嘴边又硬吞回去,她不敢,江爸爸的脾气比他那副高大魁梧的身材更可怕,霹雳火爆得很,一句话不对头就练拳头,再一句话不中听就表演无影脚,江家上下没有一个人不怕他的,包括她在内。

再说,江家从事的工作到底正不正常,这也是因人而异的,很难有最中肯的定论,以她家里的人来说,恰好一半人说正常,另一半人觉得不正常,要开起辩论会来,最后恐怕会演变成集体斗殴。

哪边死的人少就算赢。

可是,从小她就因为家里的工作而遭到不少异样眼光,这也是事实,又因为她长得既瘦又小、又干又扁,猛一眼看去还以为她是小学生,恶劣的同学就嘲讽说她是孙悟空投胎的母猴子,然后就小孙、小孙的叫她,叫得她满肚子委屈,却又不敢反抗。

好嘛,她承认,她就是懦弱、就是怕事,可以了吧?

「但是… … 」江净珞低着头说,不敢看江爸爸那张阎王脸。「但是人家想搬到外面去住嘛!」

「搬到外面去住?怎么?翅膀长硬了想飞了?」

「不是啦,爸爸,我… … 我有理由的啦!」

「什么理由?」

「家里太吵了嘛!」

这是借口,但也是实话,江爸爸无法反驳。

「好吧,妳也满二十岁了,我也不好管妳太多,」再怎样,女儿也算是成年人了,江爸爸决定「稍微」放松一点。「这样吧,妳爱去找工作就去找工作,不过得找那种坐办公室的工作,念到五专,起码要有这种程度。一个月之内找得到,妳爱搬到哪去就搬到哪去,不过若是一个月之内找不到,妳就乖乖留在家里帮忙吧!」

说完,江爸爸就转身走人,摆明了他说了算,不准否决,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留下可怜的江净珞一个人在那边目瞪口呆。

是她听错了还是爸爸说错了?一个月哪里会够?现在经济这么不景气,裁员都来不及了,想找工作谈何容易?更何况… … 坐办公室?

她干脆自己开公司算了!

江净珞的脸更苦了,哀声叹气的走出家门,热辣辣的太阳直接轰到她头上来,她却一无感觉。

为什么她连找工作的自由都没有呢?

「小么,别难过,爸爸不是讨厌妳,也不是在利用妳,他只是… … 用他自己的方式在保护妳,妳懂吗?」

懂啊!

就是因为懂,所以她才无法真正的反抗爸爸,因为,其实全家人里最疼爱她的人就是爸爸,最为她的将来担忧的人也是爸爸,只是他的方法太霸道、太一相情愿了,实在令人不敢领教!

叹着气,江净珞回眸对随后追出来的江妈妈笑了笑,有点无奈。

「我知道,妈妈。」

「妳… …是很特别的,所以… … 所以… … 」江妈妈努力想解释清楚。

「我知道,妈妈,真的,我知道。」江净珞感动的抱住妈妈。更正,不只爸爸最疼爱她,其实全家人都最爱她,因为她是江家的小老么。可

是… … 可是… … 她不想一辈子都按照爸爸的安排去走呀!

她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走出自己的路吗?

「宸御!」蹑手蹑足的动作蓦然僵住,沐宸御对自己咧嘴装出一副滑稽的鬼脸,再转身堆满一脸谄媚的笑。

「奶奶。」

「你又想上哪儿去了?」

「上班嘛!」

「上班?下午两点?」

哈,被抓包了!打了个哈哈,沐宸御哥儿们似的揽住沐奶奶的肩膀。「别这样嘛,奶奶,我很烦,想出去走走,散散心嘛!」又烦了?

沐奶奶怪责的眼神即刻转为忧虑,满布老人斑的手关怀地抚上他的脸颊,表情是不知如何是好的困扰。

「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土口诉奶奶,奶奶替你教训他!」

「没人啦,奶奶,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散散、心,不然就会愈来愈烦了嘛!」

那怎么行,他一烦就会… …

「好好好,出去走走就出去走走,不过你得答应奶奶,不可以… … 」

「OK!我答应,只要奶奶让我出去,我什么都答应!」

语毕,沐宸御在奶奶脸颊上啾了好大一声,旋即兴高采烈的出门去了;沐奶奶盯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叹气。

「这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自从高中被绑架那一回,最疼爱他的叔叔为救他而死,他自己也差点死去,之后他就不太一样了,我想他是受到太大的刺激了吧?」回答沐奶奶的是碧婶,她是当年沐奶奶嫁到沐家来时的陪嫁丫头,与沐奶奶情同姊妹,因未婚夫早逝,故终生未嫁,视沐宸御为亲生孙子,跟沐奶奶一样疼他疼得不得了,沐宸御也都唤她碧奶奶。

「我也是那么认为,可是看过那么多心理医生都没用啊!」

「或者他应该看的不是心理医生。」碧婶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不看心理医生看什么?」

「收惊。」

「… … 钦?」

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找工作的朋友们通常会发现一项令人十分冒火的现象,那就是,公司开列出来的条件限制愈来愈高级,职位却愈来愈低级,薪水和福利也愈来愈苛刻了。

即使如此,为了活下去,硕士、博士照样收起学位证书去跟人家抢开垃圾车的工作,大学生去端盘子的比比皆是。只有工作挑人,已经没有人挑工作的机会了。或者还得再加上一点点运气,有时候你想进去的公司,撞得头破血流就是进不去,以为不可能录用你的公司却让妳蒙上了。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