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激情魔咒

第九章

来源:激情魔咒作者:古灵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一见到那个女人你就昏头了!你知道他们很可能会因为那几句话,而将你从家族之中剔除吗?那可是犯上啊!难道你……」

「住口!」

吉林条地怒喝一声,安娜在惊吓之中猛然住声,莎拉怀中的婴儿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莎拉连忙哄著他。

「该死!让他住嘴!」

安娜忙对莎拉使个眼色,莎拉便慌慌张张地把孩子抱进卧房里,再把门轻轻的关上。

吉林将手中的酒一口饮尽,随即又倒了一杯一口喝乾,再倒……安娜上前按住酒瓶。

「吉林,冷静一点,我们另外再想办法就是了。」

吉林斜睨她一眼,冷哼一声,甩开她的手,继续倒酒。

安娜不安地觑著他,他依然像喝白开水一样的猛灌下一杯杯的威士忌。

「吉林,如果……」安娜咬了咬下唇。「如果我们设法除去那个女人和那个小鬼的话……」

「闭嘴!」吉林怒瞪她,「我说过我要她,你别想伤她一根寒毛!」

安娜呆了呆,失声道:「天哪!吉林,你到现在还不肯放弃她吗?你难道还没清醒吗?她已经嫁给罗伊了,你怎么样也得不到她了!」

「我会得到她的!」吉林冷笑著说:「利用那个小鬼,我不但可以得到她,还可以得到大家长的位子!只要有那个小鬼在手,我就能要什么有什么!」

安娜若有所悟地注视著他,「你是说……」

「绑架那个小鬼!」

吉林饮下另一杯酒,手背粗鲁的抹去嘴边的酒渍,阴森森地笑了起来。

「只要有那个小鬼在手,诗韵便得乖乖的听我的摆布,罗伊也得签下让位书,然后,一切便都是我的了!哈哈哈!地位、财富,还有女人,全都是我的了……哈哈哈……」

狂妄得意的笑声充塞在这栋韵妮岛尾端的海边石屋里,再从窗边门缝溜出去,飘散在空中,阵阵浪涛席卷上沙滩,急速消失的白色泡沫却又彷佛预告著一切终将成为泡影……从一公布诗韵与路卡的存在后,罗伊便将他们母子送往预先准备的藏匿处。

他为诗韵母子选择的藏匿点非常隐密,而且除了他自己和尼肯之外,没有人知道真正的位置。他不是情报人员,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所以,他觉得隐密的地点,再加上大批的保全人员,应该就是万无一失的作法了。

但是,这世界上毕竟没有绝对的秘密,也没有真正隐密、无人知道的地点。

所以,在吉林以父亲遗留给母亲安娜的一家百货公司为代价,委托一个专门寻人及寻物的秘密组织寻找诗韵母子后的一个星期,吉林便得到了一个住址。

他再以父亲留给他的金矿为酬金,聘请佣兵,在经历一场大规模的枪战行动后绑来诗韵母子。

而且,在罗伊得知诗韵及路卡被绑之际,吉林便已更换了藏匿点,让罗伊扑了个空。

位于奥地利茵斯布鲁克市区的南方,有一座古战场,轨在古战场的公园旁,有一座典型的Tirol风格民宅,虽然入口处略显阴暗,但其他三面都是采光充足,视野良好。

在以松木家具装饰的二楼主卧室里,诗韵正在喂路卡吃鸡肉泥。

随然他们是被绑来的,而且安娜对她的态度也极端不友善,但是,吉林却给予她最大礼遇,除了限制她无法自由行动外,无论她有什么要求,他都一概以最快的速度为她办到。

两声轻巧的敲门声响起,诗韵连头也没抬一下,兀自为儿子擦乾净嘴巴。

门打开,吉林走了进来,扬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路卡吃饱了?」

彷佛室内只有她和路卡的存在,诗韵仍旁若无人的为儿子换尿布,让他躺好,为他盖上厚被子。

「路卡,乖,闭上眼睛睡午觉罗!」

吉林也不在意的在一旁沙发上坐下,看著诗韵为路卡唱摇篮曲、呢喃细语地哄他睡觉。

冬日最好眠,路卡很快地就呼吸平稳的熟睡了,诗韵这才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望著吉林,等待著他说出目的。

吉林与她对视良久,终于长叹一声。

「我真的很爱你,你为什么不能试著接受我呢?」

诗韵嗤笑一声。「莎拉也很爱你,你又为什么不能接受她?」

他一时语塞,而后强辩道:「那……那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诗韵斜睨著他,「因为你是男的,莎拉是女的?所以你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而莎拉只能跪在地上添你的脚趾头?」她冷哼一声。「抱歉,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种大男人主义者!」

「不……我不是……」吉林狼狠的否认。

诗韵翻了翻白眼,明白的表示出她的不屑。

吉林沉默了半晌,才又说:「诗韵,我只希望你能试著接受我,这样对你将来的日子或许会比较好过。」

诗韵蹙眉狐疑地盯著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吉林凝视著她,淡淡地说:「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诗韵立即愤怒的大叫:「除非我死!」

吉林摇摇头。「为了路卡,你会顺从我的。」

诗韵心中一檩,难道他要用路卡来威胁她?

吉林得意地微微一笑。「怎么样?我没说错吧?你还是得想办法接受我,免得将来的日子难过。」

「你好卑鄙!」诗韵恨声道。

吉林无所谓地耸耸肩。「什么样的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目的达到了没有,因为必须看到成败才能论英雄。」

「罗伊会来救我们的!」

「救你们?」吉林嘲弄地瞧著她。「他自身都难保了,还能救你们?」

恐怖绝望逐渐抓紧她的心口。「你……你想对罗伊怎么样?」

「不怎么样。」吉林说:「只不过是要他签下让位给我的声明书,然后束手就缚,免得他以后想作怪抢回大家长的宝座。」他笑笑,又继续说「我相当慈悲的给了他三天时间考虑,而且也相信他绝对会为了孩子顺从我的。」

诗韵惊慌地瞪著他。

吉林嘴边自信的笑容愈扩愈大,他洋洋得意地说:「到时,我不但要接收他的地位、财富,还有他的妻子。」

「希望你那时候已经多少能够接受我了。瞧!我够体贴你了吧?不过,到时候,不管你愿不愿意,你还是要跟我上床。」

一阵剧烈的战栗掠过诗韵的娇躯,她瞪著吉林狂妄自负的笑容,心中真正的开始后悔,当初为何如此急著生下路卡?

但是,如果没有路卡的出生,吉林一样会在生下儿子后,想尽办法让长老们逼著罗伊立下继承人,结果,罗伊一样是难逃毒手,那么,她究竟该怎么办……罗伊不明白吉林究竟是如何知道诗韵的藏匿处,更不敢相信吉林居然会以父亲留给安娜和吉林的百货公司,以及金矿去聘请佣兵!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