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暴风雨奏鸣曲

第七章

来源:暴风雨奏鸣曲作者:古灵

这是圣诞连休的第二天晚上,卢家人正窝在客厅里,看电视的看电视,闲聊的闲聊,感觉好象回到过去晓彤还没有到北部工作之前的时光。不同的是,晓彤的身边多了一个相当跋扈的家伙。  

说跋扈,是因为那个家伙不但若无其事地当着人家家人的面睡人家的女儿,还理所当然地老是霸占着人家的女儿,一条手臂更像是宣示所有权般的总是搂着人家的女儿不放,而且,他居然连礼貌性的问一声都没有,简直是嚣张到了极点!  

然而,当他们暗暗决定要趁晓彤不注意时,偷偷把那个家伙抓来海扁一顿,那个家伙却又狠狠地被削了一层皮下来,丢脸丢得连他们都为他觉得难堪,在可怜之余,都不知不觉地反过头来同情他同情得不得了。  

当时,一开场是老爹起的头(他也为此而后悔不已)。  

「你们明天就要回去了吧?」  

「不,我可以待到元旦一过后。」这是敖书允的回答,而晓彤却才刚张开嘴而已。  

「怎么?你不用上课了吗?」  

「我们把课调开了,所以,我可以连续放假放到元旦翌日。」敖书允得意地笑道:「如何?很厉害吧?」  

「是喔!是很厉害,」晓彤冷笑。「那你就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儿吧,我还要回去上班呢?」  

「不用了,我也帮妳请假请到元日翌日了。」敖书允笑得更得意了。「如何?我很体贴吧?」  

晓彤先是不敢相信地呆了呆,随即跳开他身边脱口怒吼,「谁叫你帮我请假的?」  

敖书允得意的笑容消失了,想把她拉回自己的地盘里,她却离得更开。  

「这样我们才能多相处几天啊!」  

「相处个屁!」晓彤气急败坏地挥舞着双手怒骂,这是她生气时的习惯。  

「你有没有替我想过啊?我才刚升课长没多久,就这样随随便便的请假,还一请就请那么多天,下面的人会怎么说我呀?」  

敖书允皱眉。  

「妳管他们说什么?只要听我……」  

「听你鬼扯!」  

晓彤吼得更大声了,四周的观众则收看这场临时插播的「咆哮山庄」看得津津有味。  

「告诉你,虽然我升课长升得很莫名其妙,大家都有点不服气,但是我会以工作表现来证明我有那个资格,让大家、心服口服。我早就决定这么做了,没想到你却来扯我后腿,只为你那自私的心态,只想满足自己过分旺盛的情欲,就要把我当作免费的发泄工具,不顾……」  

眼看她越说越不象话,越说越难听,敖书允不由得也沉下了脸。  

「妳在胡扯些什么呀!」在这一刻,他似乎又变成了野蛮霸道的Dark。  

「我只是想和妳多相处一些时间有什么不对吗?在台北时就没听妳抗议过,只要我叫一声,就算妳在加班,还不是会立刻扔下工作来找我了,那时候就不见妳对工作有多热中过,现在还装什么样子啊?真是好假!」  

「你说我好假?」晓彤一听,顿时紧急扯高声调尖叫。「笑死人了,好假的是你才对吧?又是Dark,又是敖书允的耍得我团团转,你却在一边偷笑,到底是谁了?告诉你,我说我可以原谅你,但我没有说过可以把这件事忘掉喔!」  

敖书允的神情突转阴森寒酷,看得观众们心头同时一惊,没想到这个看似开朗愉快的大男孩居然会有如此可怕的模样。  

「妳打算把这件事一直挂在口中吗?」  

晓彤自己也有点心寒,因为她很熟悉当敖书允出现这种脸色时,也就是他即将发飙的前一刻。但是她不想认输,一想到自己曾经被他欺骗得自己一个人在那儿痛苦得要死,萎缩的胆子顿时又膨胀了起来。  

「我没有这种打算,不过呢……」她慢吞吞地说:「只要我心里不爽,我就要把它拿出来回味回味,顺便提醒你一下,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过,可是你就曾经对我做过那种不可原谅的事,是我看你可怜才原谅你的,你最好少在这里给我红口白牙的!」  

眸中狠色一闪,敖书允的神情变得更为冷厉。  

「妳以为我不敢动妳吗?」  

观众们开始觉得不对了。  

「敢,怎么不敢?」晓彤却仍是一脸的轻松无所谓。「谁不知道Dark在发飙时是六亲不认的,而且不把人送进医院里是不罢休的……」  

观众们全都不由自主地惊跳起来,而且立刻向晓彤靠过去,准备一有什么不对,立刻拉了人就走。  

「……只不过!」晓彤突然咧出一个毫无笑意的笑容。「你真的想再罚跪一次吗?」  

呃?!  

罚跪?!  

谁罚跪?!  

观众们忙转眼一瞧,却见敖书允竟然满脸通红地僵住了,连脸上的凶狠神色都还来不及退去呢!  

「……想想,前天你跪了多久啊?好象是一个钟头……还是两个钟头?」  

众人看着敖书允先从眼底出现了尴尬的色彩。  

「……应该满久的吧!我记得你说跪得腿都麻了呢!」  

然后从眼底扩散到脸上。  

「……啊!我好象忘了叫你磕头耶!不过你放心,下回我一定不会忘掉了。」  

敖书允整个人都被浓烈的尴尬包围住。  

「……或者我该试试三跪九叩的滋味,还是……」  

「晓彤!」  

晓彤懒懒地转眼一瞥。  

「干嘛?」  

「那个……呃……」敖书允尴尬地轻咳两声,然后小心翼翼地凑过来,「我们回妳房里去说好吗?」他小小声地央求。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