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暴风雨奏鸣曲

第二章

来源:暴风雨奏鸣曲作者:古灵

七月底最后一个周末,晓彤终于不用加班,可以好好休息两天了。  

星期六她几乎睡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出门,先在公寓转角处的小吃店填饱了肚子后,她信步走到稍远处的公园散步,感觉好象有一世纪没有享受过这么悠哉的心情了。  

公园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打篮球的少年。晓彤在路灯下的木条长椅上坐下,不知道为什么,竟突然想到敖书允,想到自那天之后,他更常用一种深思的眼光追在她身后。  

下回该由她来挖他的底了吧?  

不过,瞧他的样子大概也只是平常人家的普通小孩而已,顶多就是因为太过沉默寡言,也太过用功,所以不曾交过女朋友吧!  

正在臆测问!突然,一辆呼啸着低沉引擎声的重型机车蓦地停在她面前,她刚一愣,旋即不敢置信地惊呼,「耶!美系哈雷?!怎么哈雷可以进口了吗?」  

她的前任男友姜哲很迷机车,耳濡目染之下,她也懂得不少,一眼就看出面前这辆庞然怪物是经过改装的美系哈雷。  

除了机车杂志和影片之外,在台湾几乎没有亲眼见识到哈雷的机会,能在此时此地见到,简直好象是作梦一样,所以,她忍不住跳起来凑过去仔细端详,嘴里还惊呼连连。  

「哇、哇!倒车档、定速器、无线电话、CD……咦?这是什么……啊,不会吧?卫星导航系统?天哪!好酷喔!」  

她赞叹地抚摸着哈雷酷劲的流线外型,纯黑的车身上只在油箱两侧漆了一双火红的飞豹,就连机车骑士本身也是一身黑色服饰、头盔……  

「啊!对不起、对不起!」晓彤终于回过神来,感觉到黑色骑士正盯着她看,她连忙不好意思地退后两步。「我没有想到能亲眼看到哈雷,所以忍不住……对不起!」  

她心想,对方或许正在不高兴她竟敢恣意地在他的宝贝哈雷身上乱吃豆腐,没想到从头盔内传出来的低沉嗓音却是问道:「想试试吗?」  

「耶?我?」晓彤惊愕地指着自己。「你不会是说要让我骑骑看吧?」  

「妳应付不了这么重的机车,」对方说道:「我载妳吧!」  

咦?他要载她?  

晓彤狐疑地斜睨着对方,试着想从对方黑色头盔上的暗黑色  PC挡风镜片看进去。  

想拐她吗?  

可是像他这种买得起那种贵得令人舌头打结的哈雷的人,似乎没必要用这种手段来拐女孩子吧?  

对方似乎看出她的不信任,便慢吞吞地举起戴着黑色防滑手套的手把挡风镜片推上去,露出一双早已刻印在晓彤、心头上的眼睛。  

「不愿意吗?」  

晓彤蓦然张大嘴巴,一个字也吭不出来,只是傻傻地盯住那双令她魂牵梦系的瞳眸,胸口莫名其妙的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揪紧了。  

是他!老天,是他!  

无视晓彤的蠢样,黑骑士把挂在后座上的另一顶安全帽递过来。  

「来吧!」  

彷佛被催眠了似地,晓彤傻傻地接过安全帽戴上,再傻傻地爬上哈雷后座坐好,还自动把双臂环住黑骑士的腰部。现在就算对方明说要把她卖去做妓女,她大概也会乖乖的跟着走,说不定还会替他喊价呢!  

「抱紧了!」话刚说完,哈雷便已豪迈地射了出去。  

梦幻般的夏夜、蜿蜒的山道、叛逆的极速,狂放的哈雷在仰德大道上呼啸而过。紧贴在他结实的宽背上,晓彤默默地享受着奔驰的快感,心中丝毫没有对于超高速的恐惧,或不知会被载往何处的疑虑,只存在着一股莫名的兴奋。  

在这一刻,她似乎与黑骑士和哈雷融为一体了。  

强风飞拂的山巅上,微弱星光照耀下,怪物哈雷静静地伫立着,晓彤已取下安全帽,黑骑士却只把挡风镜片推上去,仅露出闪闪发亮的瞳眸,两人默默地注视着山下那已沉睡的城市。  

敖书允说得没错,她是喜欢这个人,甚至是为了这个人才改变心目中喜欢的男人典型,而且,虽然仅只一面,隐藏在心中的思慕却依然随着时日的消失而日益加深,痛苦的挣扎反倒让这份无助的感情更快速地坠落无底深渊。  

如今,她只能面对它,因为她坠得太深,已经爬不出来了。  

「我叫卢晓彤,你……呃!你叫什么名字?」寂静的黑暗中,晓彤的声音突兀得令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黑骑士沉默片刻。  

「叫我Dark吧!」  

他的嗓音依然如晓彤记忆中那般低沉迷人。  

「Dark?黑暗?」  

「是的,黑暗,我是存在于黑暗中的生物。」  

晓彤不安地偷观着他。  

「你……你是黑道帮派中的人吗?」  

Dark依然凝望着山下。  

「如果我说不是,妳会相信我吗?」  

「不信!」晓彤不假思索地脱口道。  

Dark冷哼。「妳既然已经有答案了,又何必来问我呢?」  

晓彤咬了咬牙。「好,如果你告诉我不是,我就相信你!」  

Dark闻言,徐徐转过头来俯视着她好半晌。  

「妳怕我吗?」他不答反问道。  

晓彤摇头。「不怕。」  

「如果我告诉妳我真的是帮派的人呢?」  

晓彤更用力的摇头。  

「不怕,就算你告诉我你曾经杀过一大票人,我想,我只是会替你担心,但还是不怕,我只想知道事实而已。」Dark的目光中倏地闪过一抹温柔,他轻抚着她的脸颊。  

「为什么?」  

晓彤皱眉。「为什么?拜托,不怕就是不怕,还有什么好为什么的?难道要我骗你你才高兴吗?」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