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暴风雨奏鸣曲

第一章

来源:暴风雨奏鸣曲作者:古灵

觑着空闲时间,晓彤窝在茶水间里摊开报纸社会版,仔细梭巡过一篇篇的报导,想看看有没有昨日那个偏僻地点所发生的帮派伤人事件。  

昨天她从现场逃开后,虽然运气好,很快就找着了巡逻警察请他们立刻去看看,但是,理智同时也拚命警告她,像那种事应该离得越远越好,所以她并没有跟过去就径自回家了。然而,感情又不断地诱惑她,告诉她稍微关心一下下也是无妨的,所以,昨晚她不但守了整晚的新闻报告,现在还在这里埋头猛K报纸。  

呿!真无聊!  

倏地!她猛然扔开报纸,顺手抓起冰开水一口灌下去。  

什么嘛!她管那个家伙是被砍成十八段,还是被一把火烧了毁尸灭迹啊!  

既然甘愿混入黑道,就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了,瞧他那副狠样,大概已经混得脱不了身了吧!何况人家说不定连她的样子都没看清楚,转个头就忘了曾经有一个女人帮过他的忙,她还那么老实地惦记着他干什么呢?  

想着想着,她突然用力甩了甩头,觉得连想这些都是多余的,于是决定就此把那件事、那个人拋诸脑后,回复她正常的思想与生活。  

「哟!还在这里混啊!」突然,从门回方向传来一声调侃。「不怕副理拔妳胡子?」  

晓彤瞥过眼去,是坐她右手边的林秀秀,她耸耸肩又拉回视线盯在报纸上——整个动作绝对是无意识的。  

「第一,女人没有胡子。」她懒懒地说:「第二,她不敢,别忘了她那些假公济私的帐目都是我在处理的,我要是大嘴巴一点,她可就死定了!」  

「可是……」林秀秀拉开冰箱,拿出冰茶壶,「我刚刚有听到她在抱怨喔!」她说着,动作轻柔地倒了杯冰红茶斯文地啜饮着。「而抱怨的对象正好就是卢大小姐妳喔!」  

「我?」晓彤明媚的双眼一瞪。「我有什么好让她抱怨的?老是让她指使着拿公费去买一些她私人物品的不是我吗?她还敢抱怨?」  

林秀秀放下冰红茶。  

「今天早上的球棒……」  

「她说是她大儿子要的,如何?」晓彤狐疑地瞟着她。「难道是我买错牌子了吗?」  

「牌子是没错啦!不过……」林秀秀笑咪咪的。「上面怎么会有血?还有类似撞过什么的痕迹呢?不会是拿它去打死人了吧?」她这人就是这样,就算要杀人,她恐怕也是这么斯文秀气的笑咪咪地砍下刀子,说是稳重斯文,倒不如说是阴险狡诈。  

晓彤不由自主地红了红脸。「哦!那个喔!呃!是……是我不小心撞到自己的鼻子,把鼻血滴到上头去的。」语毕,她的神情更不自然了。  

好拙劣的谎话!  

她自己也知道,但是她临时也只能想到这个说词啊,难不成要她老实报告说是拿那根球棒去K流氓了?其实,没有把球棒打断,还保持完整的一支给副理就算不错了,哪儿来那么多埋怨?又不是副理自己掏腰包买的!  

而且,为了副理,她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谎话了,一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暗暗叹着气。  

对不起啊!老爹,虽然临到北部前,你千叮咛、万嘱咐,不准那个、不准这个的,其实她也不记得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只记得不准说谎也是其中一项;但她却在刚到北部不久后就破了戒,而且还「犯案」累累,若是被老爹抓到了,肯定当场判个无期徒刑,永不准交保!  

「难道……」林秀秀打量着自己修长柔嫩的手。「妳不担心副理把这个好康的购物任务转给别人?」  

「担心?」晓彤面露不屑地哈了一声。「我为什么要担心?欢迎还来不及呢!」  

林秀秀斜睨着她片刻。  

「我不信妳从没有利用机会A点什么。」  

「见鬼!」晓彤皱眉。「我才没有呢!副理不怕被逮到,我可会怕啊!」  

「妳有什么好怕的?」林秀秀轻笑。「反正发票上面只写着运动器材或点心、文具什么的,也没有标明是什么,或有几样,妳私底下加上一两件自己要的,只要价钱不太离谱,副理不都问也不问的就照签?届时就算东窗事发,把一切推给副理就行了不是吗?妳会有什么好怕的?」  

果然奸诈!晓彤暗暗咒骂不已。  

「妳喜欢就让给妳好了!」  

林秀秀颔首。  

「副理的确已经跟我提过了。」  

「真的?」晓彤不觉喜形于色。「以后就要交给妳了吗?」就算她没有贪污揩油,但是知情不报的罪名她也躲不过,所以,她一直是满心忐忑的在过日子,如果真能撇开就太好了。  

「应该是吧!不过……」林秀秀慢吞吞地说:「妳可能会被调到四课去喔!」  

「四课?!」晓彤顿时傻住了。  

那是整个总务部里最忙乱恐怖的地方,是新人刚进公司必经的魔鬼训练地点,忙得晕头转、时时加班不说,女孩子被吼得痛哭流涕的场面更是常见。都进公司三年了,她……应该已经不算是新人了吧?  

对于晓彤的「变色」,林秀秀窃笑在心里,表面上却仍假意地安抚道:「不用泄气,副理说会升妳做主任的。」  

晓彤的脸色却更难看了。  

总务部四课最常见的现象就是被公司其它部门当作冤大头,常常把一些处理不了的篓子往那儿一扔,到时候上大头责怪下来,自然是四课的主管级要承担下来啰!  

哼!明摆着就是要整她的嘛!  

也不过是给了她一支沾了血的球棒而已,需要给她这么严重的惩罚吗?那她过去战战兢兢的努力工作到底是为何?不都白搭了!  

「为什么?」她并没有发觉自己把心中的疑问给嘀咕出来了。  

「为什么?」林秀秀做作的叹了口气。「妳还真是老实啊!过去副理坚持要把这份工作交给妳,是因为妳很老实,从不揩油。但是,现在副理也发觉由于妳太老实了,一直不肯成为她的『共犯』,所以,妳才敢那么放肆的把有问题的球棒交给她,妳知道她不能退货、不能有抱怨,简直好象吃定了她似的!」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