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暴风雨奏鸣曲

楔子

来源:暴风雨奏鸣曲作者:古灵

卢晓彤的确在报章电视上看到过不少飞车党追逐、黑道厮杀那类的报导,可是,她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竟然「有幸」能亲眼见识到帮派械斗这种恐怖场面!  

也不过就是懒了那么一咪咪,贪图节省那么一点点力气,所以抄个从来没走过的小快捷方式而已!这也不能算是罪大恶极吧?怎么会这么倒霉呢?天都还没有全黑呢!就看他们西瓜刀、炼条、铁棒什么的全都搬出来铿铿锵锵了,而且还是那种一、二十个对一个的壮烈镜头呢!  

不过,在惊骇之余,那种抱不平的感觉也仅仅是闪过那么一下下就销声匿迹了,以前在老家附近,那些会无聊找架打的家伙都只  过是些小混混、小流氓而已,她还敢抓起球棒冲过去打散他们,谁教身为警察的老爹遗传给她太多正义感了呢!  

可是自从独身到北部来念书、工作之后,大概是吸了太多的乌烟瘴气,满满一箩筐的正义感和雄心壮志都被污染得差不多了,现在啊!只要能让一张嘴巴有口饭吃就很阿弥陀佛了,谁还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管闲事!  

何况,虽然老爹是教过她防身术,她也练得满不错的,然而,一旦碰上这种刀刀枪枪的「大场面」,可是英雌无用武之地,溜之大吉都来不及了,哪还有资格去耍威风呀!在一旁凉凉的吹冷风还差不多一点吧!  

可是……晓彤左右望望……见再也没有其它岔路了。好吧!那就只有走回头路啰!真是欲速则不达!  

但是,就在她转动伟土牌125龙头准备向后转的那一剎那,好死不死的被她瞄见了刻不容缓的一幕——那个有一副硕长高个子的孤身「英雄」,在一把扯住一条炼条,另一手挡开铁棍,再一脚踢飞一个大胖子之后,才刚矮身躲过一刀,却似乎没能来得及注意到背后还有两支亮晃晃的开山刀也劈了过来。  

开玩笑!那两刀砍下去,不一命呜呼哀哉才怪!  

晓彤发誓,那完全是一种反射性动作,绝非有意识的行为,她的脑袋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她的嘴巴就已经张得大大的扯开喉咙就喊,「小心后面!」  

啧!反应真快!  

她还没喊完呢!他已经回身用炼条卷住开山刀,同时视线也跟着飞过来迅速瞥了她一眼。  

老实说,彼此的距离不算近,那个人的脸上还溅了不少血,又满脸乱糟糟的胡碴子,外带披头散发,不但看不出来他的长相、年龄如何,猛一眼望过去,还真是狰狞恐怖得很,普通人大概不敢再看第二眼了。  

但是不知为何,她就是看清楚了他那双深邃锐利的漂亮眼睛、冷酷的表情和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而且、心跳不由自主地为之加速悸动不已,两只眼睛更是无法克制地盯紧了那条狂彪悍野的身影,为他身处的险境紧张屏息。  

「右边、右边!」她忍不住再次脱口警告他,也为他惊人的反应和漂亮敏捷的身手而赞叹不已,但是……  

老天,这未免太夸张了吧?  

姑且不论他才瞄了她那么一眼而已,重要的是,他明明还在那儿和一大票人开打,明明就是不晓得混哪帮哪派的危险分子,她竟然还不知死活的一眼就被他吸引住目光,一颗心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仿佛有只小鸟在胸中鼓翅乱拍似地。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么花痴?  

正在思忖间,晓彤突然听到一声怒喝,声音低沉清澈,宛如山谷里回响的钟声那般迷人。  

「还不快走!」  

嗄?蓦然回神的晓彤这才发现有两个凶神似地家伙,竟然抽身挥舞着开山刀和铁棒向她冲过来,而那个男人的处境似乎更险恶了。  

她再次发誓,这回依然是反射性动作,真的!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在一惊之下,竟然会猛催油门,还挥舞着昨天副理吩咐她买的球棒,彷佛古代竞技武士般悍然的迎向前去,差别在于她根本没有胆子和敌手面对面作战,而是险险从那两人身边窜过去,然后继续往前冲向那群人。  

于是,猝不及防的,那些始终专注于唯一敌人的家伙中,位于最周围一圈的人不是狠狠地被敲了一脑袋,就是被拦腰击翻倒地。而当他们惊觉又出现了一个敌人时,那个敌人却早已在他们周围绕了一圈后尖叫着落跑了。  

「救命啊!杀人啦!警察都死到哪里去了啊?快来啊!杀人啦!放火啦!开战啦!江泽民攻过来啦!世界末日到啦……」  

顿时间,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来,不敢置信地盯着尖嚎着逃去的伟士牌125,每个人都是一脸反应不过来的古怪表情。哪儿冒出来的三八婆啊?  

愣了好半晌后,一个手持铁链的尖头大汉才斜眼对着唯一敌手冷哼道:「这回算你运气,下回就没这种好事了!」不用怀疑,瞧那个三八婆呼啸着逃去的模样,待会儿肯定会有一大票警察赶过来。  

语毕,一声吆喝,一群人立刻一哄而散!独留下浑身浴血的男人蹙眉回忆着适才瞥眼间记下来的伟士牌125的牌照号码……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