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水漾情心

第十三章

来源:水漾情心作者:古灵

虽然是被逼回夺魂谷的,但离开的时候却很容易,没半个人敢阻挡他,因为谷主没下令,少谷主就是最大的。

连二夫人都跟着少谷主走了。

“羽儿,要到天柱山吗?”

“嗯。”

“要在天柱山成亲吗?”

“嗯。”

嗯个屁!

“请等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水漾儿蹦跳起来抗议了。

“当然有!”二夫人和上官风四兄弟,五个人异口同声。

“什么时候?”

“当你叫羽儿(少爷)停手的时候。”

水漾儿噎了一下。“我说的是如果他不停手,休想我会嫁给他,那是……”

“说那种话,前提必须是水姑娘你已经答应嫁给少爷啦!”上官风理直气壮地道。

水漾儿又窒了一下。“但是我并没……”

“少爷听命住手了,水姑娘可不许反悔的喔!”上官雨一本正经地摇着食指。

“可是……”水漾儿愈来愈无措了。“可是我真的没……”

“听说令师为人更是刚正不阿,崇信尚义,想来水姑娘应该不会违背令师的教导吧?”上官雷笑吟吟地问。

“……”水漾儿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

“放心,放心,不会的,水姑娘最听她师父的话了对不对?说要嫁给少爷就会嫁给少爷,绝不会反悔,给她过世的师父脸上抹黑的!”上官鸣头一回这么机伶,硬生生几句话就把水漾儿的后路给斩断了。

“……”彻底无言。

“好好好,”二夫人欣慰地抓来水漾儿的手直拍。“那咱们到天柱山后就先订个黄道吉日……啊,对了,上官风,你先跑前头去,到天柱山下买座宅子,不然羽儿如何迎亲?”

“是,二夫人。”上官风领命,转身就咻一下不见了。

“还有,上官雨,聘礼什么的,你也立刻去给我张罗着!”

“是,二夫人。”上官雨应命,第二个消失不见。

“……”完全无语。

“好了,那咱们尽快赶路吧,我真等不及见羽儿成亲了!”

“……”

她是鸭子吗?

这样就把她赶上架子去罚站了!

一个月后,天柱山上。

七个师兄弟姐妹们直眼瞪着屋前一箩箩、一箱箱的大小聘礼,愁眉苦臉,哀声叹气,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

“全塞屋子里去?”

“那肯定有好几个人没地方睡了。”

“挤一挤呗!”

“暂时也只好如此了。”

不过水漾儿倒是很高兴,因为二夫人送来的聘礼,除了定制的东西以外,还有很多实用的,或者是很有价值的物品,她相信这些聘礼必定能够改善师兄姐们往常那种过于困苦的生活。

好不容易,终于把所有东西都塞进屋子里头去——满满的三屋子,几个师兄弟姐妹们汗水淋漓地在屋前,就着刚打上来的溪水大口大口的止渴。

春末夏初的季节里,说热不热,说冷不冷,要真动起来,也是满头大汗的。

“喂,我听说一件好玩的事耶!”傅伟用手揭着风,眼睛却看着水漾儿。

“什么事?”孟菁问。

“听说许久未出夺魂谷的夺魂谷主又出现江湖了!”

“耶?真的?”

“嗯啊,听说他亲自带领着属下四处追剿三鬼帮的人,说是躲藏得再隐密也要挖出来,追得三鬼帮的人吱吱叫……”

“那才是元凶哪!”刘台欢喃喃道。

“而且啊,夺魂谷主一边追人,还一边放话说,往后还有谁再敢碰他儿子半根寒毛,就算要追到地狱里去,他也会追杀到底……”

“够狠!”饶毅惊叹。

“现在好像只剩下那三只鬼,其他都追剿得差不多了……”

“可惜!”翁碧英嘟囔。

“放心,夺魂谷主也说了,不抓到那三只鬼,他不会回专魂谷,若是有人胆敢窝藏包庇那三只鬼,不管是帮或派,他都会一整个帮、一整个派的顺便剿灭,所以啦,那三只鬼应该是走投无路,很快就会被揪出来了!”

“果真如此,那就是武林之幸了!”俞镇宇点着头道。

“那也算是替师父报了仇了。”翁碧英低哺,旋即振了振精神,拉着孟菁回屋里去。“走吧,我们还得继续赶针线活儿呢!”

虽然拿不出什么嫁妆,但一些针线女红还是得做的,水漾儿一个人赶不来,师姐们便得帮着赶。

“那我们也下山去了!”

刘台欢、饶毅和傅伟也走人了,自得知小师妹要嫁人之后,他们又跑到山下镇上去工作了,多少揽点钱来为师妹添置嫁妆,多少不重要,贵不贵重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心意。

俞镇宇本也要跟着离开,却又回过头来,关心地打量小师妹。

“怎么了,小师妹,你……不想嫁吗?”

她要真不想嫁,就不能让她嫁,不管对方是谁。

“也不是啦,只是……”水漾儿搔着脑袋,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觉得我好像是鸭子……”

不是不想嫁就好。

俞镇宇莞尔。“他们赶得太急了是吗?”

“嘿啊!”水漾儿咕哝。“人家还想多玩两年说!”

“你都十九了,还玩儿!”俞镇宇疼爱地揉揉她的脑袋,“更何况,蔺公子都二十七岁了,早就该成亲了。再说……”收回手来,他露出安抚的笑。“看蔺公子是很疼你的,成亲后,你要说你想玩儿,我看他不但不会阻止你,还会努力带你到处去玩儿呢!”

“我也知道啊,可是……”水漾儿叹了口气。“我怎么总觉得我是三言两语被骗上梁山的,人家又不想当土匪!”

俞镇宇想了一下,似乎有点明白了。

既然不是不想嫁,那就是嫌蔺殇羽“追求”得还不够让她满意,然后对方又赶得急,好像是被硬逼上来的,所以她憋屈了,不甘心!

可是像蔺殇羽那种男人,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而小师妹又还带着点儿小孩子心性,不管蔺殇羽做得再好,只要他不说几句甜言蜜语,她又哪能理解像蔺殇羽那种成熟、孤傲又内敛的男人。

不过这种事他也帮不上忙,毕竟,他也是个未婚的男人,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

“成亲后再慢慢来吧!”他也只能这么说了,毕竟是她自己答应人家的。

看着俞镇宇下山逐渐远去的背影,水漾儿很夸张的叹了口气。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憋闷,说她不想嫁嘛,也不是;说她想嫁嘛,总觉得还不是时候……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