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水漾情心

第十二章

来源:水漾情心作者:古灵

立刻,水漾儿的小嘴儿噘得半天高,“谁让他说,只是为了要应付二夫人的逼婚,他才要娶我的!”她气哼哼的脱口而出。

竟然用那种理由来跟人家求亲!

一说完,她就愣住了,旋即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之所以会一直拒绝他,甚至心都已经动得一塌糊涂了,却还是硬着气不肯承认自己是喜欢他的,原因就在于此。

起初,是真的觉得他莫名其妙就向她求亲,那真是一件很荒唐的事,可是在她心动之后,她不但继续拒绝他,还更用力的对自己否认自己是喜欢他的,心底就是不肯接纳他,喏,这就是原因了……

哪个女人会接受那种白烂的求亲理由?

“咦?他居然那么说?”二夫人啼笑皆非,“那孩子真是……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的直摇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看吧,看吧,连二夫人都觉得很荒唐!

“他又不是喜欢我,我干嘛答应!”水漾儿咕哝,没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带着几分委屈。

二夫人莞尔,“我懂你的意思,不过……”她拍拍她的手。“起初,可能羽儿是真的没喜欢上你,只是为了我催他成亲才跟你求亲的,可是,我可以肯定,现在他一定是喜欢你的。”

“二夫人怎知道?”怀疑的口气。

二夫人微微一哂。“我想,上官风应该跟你提过,羽儿也是个武器匠。”

“嗯啊,提过了,他说夺魂谷里每个人都要挑一种活儿学着干。”

“对,每个人都可以自个儿挑,唯有羽儿,他是他爹帮他挑的。”

“咦?为什么他不可以自己挑?”

二夫人苦笑。“因为,武器匠是最辛苦的,他爹有意要折磨他。”

水漾儿呆了呆,“变态!”脱口说完,忙又尴尬的捂住嘴。

哪有人当面骂人家老公是变态的!

不过,二夫人并没在意水漾儿的失言,她只是又叹了口气。“自然,羽儿也明白他爹的意思,因此出师之后,羽儿就发誓,就算会饿死,除了他自己要用的武器之外,他不会替任何人打造武器。”无奈的摇摇头。“这是他反抗的方式。”

耶,但是……

水漾儿疑惑地往后瞄了一下,蔺殇羽替她打造的那两把剑就背在背后,那不是她的幻觉吧?

“可没想到……”二夫人掩着嘴轻笑,目光也落到了水漾儿背后。“他竟然会打破自己的誓言,亲手为你打造了两把剑,由此可知,他是在意你的,是把你放在心底的,只是没说出口而已。”

是吗?

不知为何,水漾儿心坎儿开始冒七彩泡泡,喜悦的、甜蜜的泡泡宛如雨后春笋般蔓延滋生,使她不自觉的勾起了嘴弯。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是有别的原因。”鸭子就是嘴硬。

“要不,你再去问问他,不就清楚了?”百分之百的调侃。

问他?

问他什么?

是不是喜欢她?

水漾儿的粉颊又刷一下通红了,好像刚烫熟的八爪螃蟹,还冒着屡屡热烟的那种。

“才……才不要!”她又不是花痴!

看着她的红脸,二夫人更是乐得呵呵笑。“好好好,不问,不问,你心里明白就好,羽儿啊,就那个性子,都那么大岁数了,看也难改了,你就多宽容。想想,男人啊,嘴里说的不一定准头儿,得要他能做出来的才是真,对不对?”

水漾儿没吭声,不过心里也了解二夫人的意思:光说不做,未必是真;光做不说,那才有心。

一张嘴说得天花乱坠,要是什么都不做,有什么屁用?

宁愿他啥都不说,什么蜂蜜糖渍的甜言蜜语都可以省下来了,只要真心真意的付出,那才是聪明的女人想要的。

话说回来,凭良心讲,其实不用二夫人说,她心里也是知道的,那位某公子如果不是对她有心,他不会又舔她的泪珠儿,又从她嘴里吃焦糖渣,也许,他就是在用那种举止“告诉”她吧?

说不出口,那只好用做的罗!

好好好,她承认了,她是喜欢他,也承认了,他可能也真是喜欢她的,可是,光是这样,她还是觉得少了一点什么说不上来的东西……

是什么呢?

近晚时分,二夫人说是有事,去找夺魂谷主了,带走两位丫鬟,留下另两个丫鬟伺候她。

伺候?

伺候?

从小到大,她哪样不是自个儿来,人家被伺候,她倒是看过不少,要人家来伺候她……饶了她吧!

于是被两个丫鬟跟刭别扭到不行的人,只好随便找个藉口把丫鬟支使开,然后一溜烟逃逸无踪。

要伺候她,先找到她再说吧!

谁知刚离开二夫人的院子没一会儿,水漾儿正在东张西望想找路出庄去透透气,霍然眼前出现了一排人影,横横地挡住了她的去路。

“呃?”女墙?

“你来我们夺魂谷干什么?”一个看似天真可爱,瞳眸中却隐隐几分刁钻蛮横的少女,开门见山的询问。

老实说,她比她更想知道好吗?

“你配不上少爷!”说这话的人的确有资格说这种话,因为她够美的,美到连水漾儿都忍不住流口水。

幸好天底下这种美人不多,不然她就得羞愧自“毙”了!

“谷主不会同意的。”这第三位可高雅够端庄了,说话也是那么的矜持内敛,典型的大家闺秀一枚。

请问,同意什么?

“……”不过,她们都不如最后这一位厉害,品貌中上,一身书香气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用一双沉静的目光默默的注视着水漾儿,没有恶意,甚至半丝波澜也没有,却注视得水漾儿一阵毛骨悚然。

喔喔喔,这位才是杀人于无形啊!

不由自主地,水漾儿悄悄退后三步,她根本不认识她们,只在初入庄时见过她们一面而已,现在却表现得这么不友善,不能怪她起戒心。

师父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什么事?”天真少女双眉一挑。

“少装蒜了,我警告你,识趣的话就快快离开,别在这里自找难看!”

“我……”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

“你配不上少爷!”那位美少女又重复了一次。“还是快走吧!”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