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水漾情心

第八章

来源:水漾情心作者:古灵

现在,她终于明白上官风在暗示她会看到什么了。

她从没见蔺殇羽这么“丑”过,白惨惨的脸色,凹陷的双颊,双眼下是两大片青黑,下巴一大片未剃的胡碴子,憔悴衰弱得像是病重弥留的老人家,就差那么半口气就要嗝儿屁了。

她真怀疑他怎还能站得住?

“你……你……你……”终于她挤出声音来了,眼角却瞥见上官风对她拚命摇头又摇手,于是她舌尖儿一转,用力一扯,硬生生将嘴型拉成别的词。“呃,我是说,你的脸色好苍白。”

“……我的皮肤天生就白。”

最好是。

“但上次见你并没有这么白呀!”

“我最近比较少晒太阳。”

“……”

他在搞幽默吗?

两条黑线。

“可是,你的嘴唇也很苍白。”

跟脸色一样灰白。

“我的嘴唇天生也很白。”

他绝对是在搞幽默!

“没有人天生嘴白的。”

“我就是。”

“……”

这也幽默得太离谱了吧!

四条黑线。

“你在咳嗽……”

“我没有咳嗽,我是被茶呛到了。”

茶?

他明明就只是站在那边而已。

“我没有看到你喝茶。”

“我偷喝的。”

“……”封顶的幽默,可惜她一点都笑不出来。

八条黑线。

“你头晕吗?”不然为什么晃来晃去的?

“我被门槛绊到了!”

“这里是亭子,哪里来的门槛?”

“那就是石头。”

“我也没有看到石头。”

“一定有,很小的石头,躲在我的脚底下。”

“……”不,他是在耍白痴!

彻底无言,满头黑线。

就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的时候,毫无半点徵兆地,蔺殇羽突然整个人往她这边倒过来,她惊叫一声,反射性的双臂一圈抱住他,踉跄退后两步差点摔到亭子台阶下,幸好上官雨及时自后扶住她,而上官风也抢上前来将蔺殇羽接过去,打横托起小主子疾快地飞身离去。

“没想到……没想到他伤得那么重!”水漾儿喃喃道,一整个心沉到了海底,愧疚都不足以说明她的心情了。

“呃,少爷说他……”上官雨咳了咳。“没受伤。”

“……”

别苑的寝室里,在大夫为不省人事的蔺殇羽诊脉又换过药离去之后,水漾儿就愤怒的揪住上官风质问。

“上官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明明说蔺公子没受伤……”

“不是我说的,是少爷说的!不过……”上官风飘开视线。“如果水姑娘你要问的不是少爷,而是那天在夺魂坡上独斗月影门等帮派的人……”

“不都一样吗?”水漾儿气闷地嘟囔。

“不一样!”上官风一本正经地否定。“少爷说他没受伤,但那天在夺魂坡上独斗月影门等帮派的人伤得可重了,内伤重,外伤也重,倘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恐怕少爷,呃,不,恐怕那人就要完蛋大吉了!真的好不及时……”

因为心有余悸,他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要知道,一般人不提,就算是练式之人中了软筋散,顶多也只能支持个一炷香时间不倒,而少爷,不,那人在数百人的围攻之下,竟然能够撑持那么久,实是出人意料之外,我只能说少爷,不,那人的意志力实在太惊人了!”

“那蔺公子为什么……”

“不,其他的请别问我,要问就问二夫人……”

“咦?二夫人?”

“对,一救回少爷,我们就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二夫人了,相信二夫人也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的。”

结果,当夺魂谷二夫人赶到时,蔺殇羽仍是昏迷未醒。

夺魂谷二夫人,一个姿色端秀的中年妇人,凝视蔺殇羽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慈祥、怜爱痛惜,但一转过头来,她的脸色瞬间焦黑了,轰隆隆的当下就掀起了滔天怒火,下定决心要翻江倒海了。

“潇湘卫、燕青卫的人马都跟着我来了,上官风,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知道,二夫人。”

“那还不快去,事情没办好,别让我瞧见你!”

上官风当即领着三个弟弟离去,然后二夫人回身坐上床沿,怜惜的手温柔地抚上蔺殇羽灰白的俊容,看着他几乎扎满了全身的绷带,心疼不已,眼眶红了、湿了,声音也哽咽了。

“可怜的孩子!”

水漾儿瑟缩一下,就像犯下大错,等待惩罚的小孩子一样,低头跪在一旁,完全的不敢出声。

人家的宝贝儿子因她而伤得只剩下一口气,她怎么有脸说任何话?

好半天后,二夫人才拭去泪水转向她。“你,就是水漾儿水姑娘?”

“对不起,夫人,一切都怪我,”二话不说,水漾儿先认罪再说,“倘若不是我请蔺公子帮忙,他也不会成为月影门他们歼杀的目标;”先全盘招供,稍后再画押。“还有,是我大师兄忘恩负义出卖了蔺公子,他才会受到如此重伤,我……”

“等等,等等……”二夫人眼底浮现笑意。“老实告诉我,水姑娘,你为什么会请羽儿帮忙?”

水漾儿怯怯地偷瞟二夫人一眼,“我……我是想说夺魂公子的名气很大,江湖上的人都怕他嘛,”她嗫嚅道。“那我们是朋友,请他帮个忙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是我没考虑到后果,

才会……”

没让抛说完,二夫人又问:“你赞同你大师兄的做法吗?”

“当然不!”水漾儿愤慨地大声否决。“如果我知道大师兄会那么做,拚了命也要阻止他的!”

二夫人颔首,再问:“那你大师嫂和孩子怎么办?”

“那是另一回事。”水漾儿不假思索地道。“我师父说过,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把错的硬掰成对的!”

“既是如此,你就没有错吧?”二夫人轻柔的笑着。

“可是……”

“好了,别再说这个了,我还有别的事想跟你说呢!”

水漾儿迟疑一下,方才颔首同意先不提这件事,接下来,二夫人饶有兴致地先上上下下的把她仔细打量个够,然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水姑娘,你会怕羽儿吗?”

“为什么要怕?”水漾儿奇怪地反问。“蔺公子或许任性了一点,但他并不是不能沟通的人啊!”

“是吗?”二夫人眸底笑意更深。

“是啊,像江湖上传言,夺魂公子都会杀了向他挑衅的人,其实都是谬传,根本没那一回事,他就是废了对方的武功和双腿,除了这回之外,压根儿就没杀过人嘛!”水漾儿忿忿道,很替蔺殇羽抱不平。“虽然那样也是狠了一点啦,不过我有在劝他了,现在他都只废了对方武功,没有废人家的腿了……”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