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水漾情心

第五章

来源:水漾情心作者:古灵

好吧,就算他真是不得已的,她可没什么好不得已的,别人怎样她管不着,但她,没感情的男人,打死她就是不嫁!

“蔺公子,我们是朋友,但也才见过几次面而已,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对他毫无所知的陌生人呢?”她严肃的声明,既然可以决定自己的亲事,她可不想随便凑合。“起码也要先追求我一下,让我有机会多了解一点对方吧?”

“……”

“譬如说……”她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嗯嗯,送几样传情的饰物给我,就香囊、罗帕、发钗、梳子啊之类的,最好他有亲自绣上、刻上他的名字,表现一下他的细心体贴……”

某公子神色阴骛依旧,向来勾在唇畔那弯令人心惊肉跳的笑却不见了,嘴角一阵抽搐。

“不对,不对,我又不喜欢那种东西,送我干嘛呢?不如送我一把宝剑还实际一点吧!嗯嗯,那就……”水漾儿沉吟,脑袋又歪了。“啊对,写几首情诗给我好了,多浪漫啊……”某公子嘴角抽搐的毛病往上蔓延,脸颊也开始抽搐了。

“不行,不行,我又不懂诗,写情诗给我,我也是看不懂。嗯嗯思……”继续沉吟。“我想,还是写情书吧,情书我就看得懂了,这样我就知道对方的情意有多深了……”

某公子脸颊抽搐的毛病继续往上拓展,眼角也跟着抽搐了。

“慢着,慢着,情书……那我不就得回信了?不要,不要,很麻烦耶!”自己对自己摇头。“算了,就送花吧,再跟我说几句『万紫千红花似梦,人又比花更多娇』什么的,那我就知道自己在对方眼里是怎样的了……”

某公子额上青筋好几条一起暴抽。

“不好,不好,还是不要花了,说那种话,真的好恶心喔,光是想像,我就想吐了!那……那……”猛啃手指甲。“至少做点我喜欢的事,讨好我一下吧?嗯,对,就是这样!”

自己跟自己讨论了半天,水漾儿终于得到结论了,而某公子额上青筋和眼角、脸颊、嘴角的抽搐毛病也在刹那间痊愈,眯眼注视她片刻……

“快午时了,要用膳吗?”

吃?

好像被人踹了一脚似的,水漾儿立刻一个龙腾虎跃跳起来,“要要要!”捧着一张谄媚的笑脸,像小狗狗一样流口水喘气,尾巴摇个不停。

“静月楼?”

“好好好,早就听说洛阳静月楼的燕菜和鲤鱼好吃到爆了!”

于是,某位“比养猪还不值得”的人类,由于抗拒不了食物的诱惑,三言两语就兴高采烈的出卖了纯洁的灵魂,迫不及待地自愿被某公子“诱拐”进城里,上静月楼用膳去了。

保证这一顿绝不会比昨天那一顿少吃多少,大概只会剩下菜汤而已,因为她从昨晚就一直饿到现在……

至于月洞门外——

“天天天……天哪!”上官风背靠在墙上,闷笑到快挂了。“传……传情的饰物?细心……体贴?”

“情诗?”上官雨早就笑到没力的瘫坐到地上去了。“浪漫?”

“情……情书?”上官雷跪在地上,捂着肚子。“情意?”

“花?”上官鸣五体投地笑趴在地上,“万紫千红……”说不下去了。

好半晌后,四兄弟才勉强止住笑,相对一眼,差点又笑出来,忙转开头去看别处。

“现在可以了吧?少爷都跟人家求亲了呢!”

“可以了,快通知二夫人吧,不过,请二夫人先别急着出来……”

“为什么?”

“总要给少爷一点时间,好让他追求水姑娘吧?”

“追求?”

“对。”

“……”

如何追求?

传情的饰物?

情诗?

情书?

花?

四兄弟不约而同转回头来,互瞪了半天眼,嘴角一阵抽筋,终于忍不住又爆笑出来……

一顿午膳,果然又吃得满室皆侧目,十几桌客人的目光充满了无尽钦佩,还有无尽想吐的感觉。

她一个人吃的,搞不好比静月楼所有客人吃的全部加起来还多!

“吃饱了!”

水漾儿终于放下筷子了,每当她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的语气、她的表情,都是一种属于幸福层级的满足,好像除了吃饱之外,这辈子再无所求了。

吃喝拉撒睡,人生不过就是如此。

而蔺殇羽,在听到她说出那三个字之后,方才端碗拿筷,就她吃剩的菜,慢条斯理的进膳,吃饱喝足的水漾儿则两手撑着下巴,满眼兴味的看着他吃。

他吃东西真的很斯文,虽然还不至于像个姑娘家,但,已近乎“秀气”了。

膳后,伙计撤下碗盘,送上一壶龙井,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一阵令人不太自在的静默逐渐弥漫在两人之间,不过这阵静默似乎只有水漾儿一个人不自在,对蔺殇羽毫无影响,他兀自啜饮着龙井,邪魅的丹凤眼定定的凝视着她,仿佛在等待什么……

水漾儿被他盯得坐立不安,两眼左右飘,想回避他的目光,却怎么也躲不开,最后她几乎想躲到桌子底下去了。

“好啦,好啦,我说啦!”

终于水漾儿认输了,蔺殇羽依旧不吭声,只剑眉斜斜地往上挑了一下,仿佛在说:终于想说了!

“其实……其实我来找你,是想……想请你帮个忙……”

“嗯?”

“我……我们被人追杀,因为……”

于是她呐呐地开始游说,从被师父收养,说到师父是为何被人围杀,他们九个师兄弟姐妹又是为何被人追杀,再说到大师兄意图寻求靠山以避难,才打算硬逼她嫁给雪山派掌门人的儿子,之后一得知他是夺魂公子,大师兄又改变主意要“利用”他……

说到这里,水漾儿愤慨地噘起红唇。

“临行前,大师兄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让你知道是要利用你,可恶,谁说我要利用你了?”她气呼呼的大声道。“虽然我们没见过几次面,但也算是朋友了吧,想请朋友帮个忙不行吗?既然想请你帮忙,自然要把事实都说给你知道,这也没错吧?我相信师父也会同意这么做才是对的!”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