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水漾情心

第三章

来源:水漾情心作者:古灵

可是,即使大家真打算要拚了命掩护四师姐逃走,结果,他们根本掩护不了任何人,包括自己在内……

“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擎天帮主大刺刺地道。

“束手就擒,你们就会放我们一条生路吗?”

“不可能!”

“那我们宁愿搏一搏!”

“不肯?好吧,那也不过是多费点功夫而已。兄弟们,上!”

一声令下,那数十人就一窝蜂拥了上来,没一会儿时间,除了被保护在圈中的四师姐之外,其他人身上都挂了彩。

而且,像他们围成这样一个自卫的圈阵,原本就是要相互掩护才能够发挥作用的,但大师兄却只顾保护自己的老婆,师弟妹们有危险都装作没看见,于是师弟妹们也只能自己靠自己,结果不知不觉间就渐渐脱离了圈阵,而大师兄却还在那边愤怒的跳脚。

“回来,快回来,保护你们四师姐,保护你们四师姐啊!”

请问怎么保护?

人那么多,眼前一片刀光剑影,他们早已捉襟见肘,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了,还能保护谁?

就像水漾儿,小蛮刀大发神威,耍得是虎虎生风,还真砍倒了不少人,可是包围她的人实在太多了,很快的,她撑不下去了,一个没留神,小蛮刀才刚格开一把大刀,另一把刀已然当头劈下来了,而她根本来不及回刀……

她并没有吓得尖叫或闭上眼,反而傻愣愣的看着那把刀劈下来,凛凛寒气扑面而至,眼看就要劈上她的脸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突觉腰间一紧,整个人呼一下像颗陀螺似的旋飞起来,险险的避过那把刀,又横越过那票犹在杀个你死我活的人群之后,方才飘然落地。

下意识她先往下看,原来是一条有力的健臂牢牢地锁紧了她的腰,再下一个动作往上看,霎时吃惊的睁圆了眼。

“是你!”她惊呼。

那个及时拯救了她的人——蔺殇羽并没有做任何回应,只是俯眸冷淡的注视着她。

水漾儿张嘴想再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只是直眼瞪他,好像在看他,又好像什么也没在看,而是在思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晌后,才突然哇的一声扑进他怀里,两手揪紧了他的衣襟,俏脸儿埋在他胸膛上嚎啕大哭。

“呜呜呜,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近半年来,跟着八位师兄姐们又躲又逃,不是没跟人家拚死拚活拚斗过,也不是没受过伤流过血,但直到适才那一刻里,她才真正体验到何谓生死一瞬间,眼睁睁看着死神逼近,却无力做任何抵抗……

好可怕,好可怕,她差点死了,差点死了呢!

见她埋在他怀里哭得凄惨无比,浑身颤抖个不停,像一只刚从河水里被救起来的溺水小猫咪,好不可怜,蔺殇羽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一派无动于衷,只是随手挥了一下衣袖……

糟了!

哭了一会儿后,水漾儿才想到师兄姐们,慌忙止住哭泣,转头看,“快,救我师兄他们,他们……呃!”噎了一下没声音了。

她她她……有哭这么久吗?

前一刻还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场面,眼下却只剩下一片令人心寒的死寂,望眼看去,遍地净是层层叠叠的死尸,沥沥滩滩血流成河,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浓浓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呛得人连呼吸都不太顺畅,远处间或传来几声野狗的哀鸣,更添几许凄凉晦迷的氛邪。

现场,除了她的八位师兄姐,四个神态恭谨的立于蔺殇羽身后的男人之外,擎天帮的人全躺平在地上了。

“哇,你对杀人真的很有一手耶!”

她并不同情那些死人,这些日子来,他们九兄弟姐妹像过街老鼠一样被他们追杀,刚刚那一瞬间,她也真的差点被杀死了,他们做错了什么?

没有,他们什么也没做。

只因为师父不肯助纣为虐,他们就杀了师父,还要追杀他们,好,好,既然有胆子杀人,就该有被人家杀的准备,更何况现在不杀他们,将来他们不知道还要杀多少无辜的人,所以现在杀了他们,也算是做好事。

“不是我杀的。”

“耶?那是谁杀的?”

蔺殇羽没有回答,却见他身后那四个男人齐齐对着她颔首示意,水漾儿正想向他们道谢,大师兄已不耐烦地抢先问过来。

“小师妹,他是谁?”大师兄狐疑地问。“你又怎么……怎么……”

怎么?

什么怎么?

水漾儿困惑地回头,旋即惊叫一声往后跳,俏脸儿涨得通红,终于注意到自己正埋在人家怀里,还揪着人家的衣襟不放呢!

“对不起,对不……”忽又顿住,一脚再蹦上前,慌慌张张掏出手绢儿来拚命擦拭。“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呜呜呜,好丢脸喔,她竟然哭得人家胸前湿淋淋一大片。

不晓得有没有沾上鼻涕?

蔺殇羽俯下眸子,冷冽的丹凤眼在她面黄肌瘦的脸上溜了一圈。“你,很久没吃饱了?”

“咦?”水漾儿惊讶的怔了怔。“你怎么知道?”

他没有回答她,两手往后背,迳自对身后的人下命令。

“去,找食物,愈多愈好!”

“是,少爷。”

上官老三、老四疾快地飞身离去,上官老大、老二依旧静立于蔺殇羽身后,等待下一个命令。

“去找个干净的地方吃东西。”

远离血腥的杀戮现场,一条清澈蜿蜒的溪流旁,彼此相互包扎好伤口之后,水漾儿九个师兄弟姐妹们就开始狼吞虎咽,一只野猪、六只山鸡、二十几条鱼,烤得香味四溢,还有十几块锅饼、十几颗馒头,全都快被干光了。

这些日子来,他们到处逃、四处躲,起初都往山区里跑,不但容易躲藏,而且到处都有猎物可吃,花不上半文钱。

但半个多月后,当大师兄察觉到四师姐怀了身孕,就开始担心四师姐会因为太辛苦而小产,于是罔顾大家的安全,决定不再跑山区,总是非得让四师姐舒舒服服的睡客栈,上饭铺子点菜用膳不可,这么一来,花费就大了,不到三、四月,师父留给他们的银两就差不多快用光了。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