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水漾情心

第一章

来源:水漾情心作者:古灵

在那天之前,水漾儿和“他”也只见过三次面,但日后回想起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们的缘分。

那一日,恰好是七夕。

师父十方秀士要出门办事儿,由于会经过她的家乡,就顺便带她回乡去扫墓,路经南阳时,甫踏入饭馆内要用膳,由于正是午时,饭馆里起码满了九成座,但她依然一眼就注意到他了。

这不能怪她,他太显眼了,连瞎子都没办法装作看不到。

不说他俊美得不似人的五官,有种近乎妖异的阴邪,也不提他明明满身素雅的书卷味,却又透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阴骛,还有勾在他嘴角那弯笑,看似在笑,偏又笑得让人不寒而栗。

不,以上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那双瞳眸。

斜斜往上飞挑的丹凤眼,总是微微眯着,几分任性恣肆的狂佞,几分目中无人的傲慢,瞳眸幽邃如古井深潭,目光却冷冽得让人背脊泛凉、心头结冰。

肯定没多少人敢跟他对上眼,就算不小心对上了,也会立刻逃开。

但奇怪的是,当他察觉到有人紧盯着他看,慢条斯理的移过视线来与她四目相对时,她不但没有被吓到半根寒毛,反而兴起了浓浓的好奇心……

“师父,师父,他是谁呀?”

“谁?唔,不认识……别再看了,漾儿,有空桌了,还不快来,咱们吃完就得上路了,尚有一大段行程得紧着赶呢!”

“喔!”

当时,如果耳朵也能够像阖上眼不看一样的关上不听,只是吃饱肚子就上路,也就没下面的故事了。

但偏偏眼睛可以阖上不看,嘴巴可以闭紧不出声,甚至连鼻子都可以屏住不呼吸,可就是耳朵怎么也关不起来,除非你用手去捂,但他们要吃饭,一手捧饭碗,一手拿筷子,哪里还有第三、四只手去捂耳朵?

更糟糕的是,他们的隔壁桌位也恰好坐着两张大嘴巴,正在那边战战兢兢地小声讨论那位她盯着看的人物,他们想不听都不行。

原来他是夺魂谷的夺魂公子。

没有人知道夺魂谷在什么地方,只知道那里住着一群十分隐密的人物,武功别具一格,行止诡异,来去无踪,上从谷主,下至扫地打杂的,每一个都是难惹难缠的煞星,但他们几乎是与世隔绝的,鲜少有人出谷,要说夺魂谷是武林中最神秘的地方也不为过。

不过,对只是出过远门,但从未真正跑过江湖的水漾儿来讲,那根本是一个陌生名词,然而十方秀士一听,脸色立刻刷一下直直黑到底,下一刻,他就化身为本饭馆第三张大嘴巴,开始不断在她耳边千叮咛万嘱咐。

老人家爱碎碎念的老毛病又犯了——

“漾儿啊,千万千万记住,夺魂公子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凶神恶煞,杀人如麻,满手血腥……叽哩咕噜,叽哩呱啦……远远一见到他,就得快快闪人,千万别招惹上他……叽哩咕噜,叽哩呱啦……”

师父爱唠叨,她早就习惯了。

可是如果是从拿起筷子的那一刹那开始,直到放下饭碗之后,大嘴巴还在努力消耗库存口水的念个不停,这就有点烦人了,而且师父说得愈多,反倒使她疑惑起来。

那人看上去不像是师父所讲的那种人嘛!

“师父,您也打不过他吗?”在天底下所有徒弟的心目中,自己的师父都是武林第一的。

十方秀士摇摇头,“或者为师亦可算得上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武林中打得过为师的人并不多,可是……”叹气。“要对上夺魂公子,恐怕有十个为师也顶不住他一根手指头的。”

就算承认这种事很下脸子,但,正派人物是不说谎的。

“骗人,他根本大不了我几岁嘛!”水漾儿不服气的抗议。

“听说他才二十四、五岁,是很年轻,但是,一个人的武学修为只有一半跟他的年龄与本身资质有关……”

“那另一半呢?”

“另一半则要视他师承为何。当年,由于不小心得罪夺魂谷的人都被抓进夺魂谷里头去,再也出不来了,少林寺掌门在众武林人士的要求之下,不得不委请他师叔找夺魂谷要人……”

“不是说没人知道夺魂谷在哪里吗?”水漾儿插嘴问。

“是没人知道,但是,我想夺魂谷在江湖上还是有潜伏眼线的,少林掌门一放话出去,约夺魂谷主在五台山的显通寺见面,没多久,夺魂谷主就主动出谷来见少林掌门的师叔了……”

“然后呢?然后呢?”水漾儿兴致勃勃地追问——这故事好好听喔!

“然后?”十方秀士轻轻一叹。“堂堂少林掌门的师叔,竟然顶不过夺魂谷主九招就灰头土脸的败下阵来了……”

“才九招?!”水漾儿失声惊叹——少林有那么弱吗?

十方秀士颔首。“而夺魂公子是夺魂谷谷主的独子,可想而知,他的武功也差不到哪里去,起码,到目前为止,还不曾听过他败在任何人手下过。”

“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啊!”水漾儿喃喃道。

“所以,记住,千万别招惹上他,知道吗?”

“……”

可是,那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么厉害的人呀,会不会是搞错人了?

嗯嗯,说不定就是耶!

好,问问去!

老实说,她这个小姑娘除了皮了点儿之外,也没什么大毛病,真要说有,就是心里头老憋不住疑闷,脑袋里要冒出个问号来了,非得即时即刻,追根究柢,扒皮挖骨掘到底不可。

因此,当十方秀士付过帐后去马房牵马准备上路时,她就乘机又跑回饭馆里,秉承师父的教导,非常客气,也非常有礼貌地向那人“请教”。

“请问这位公子,你真是那位杀人如麻、满手血腥的夺魂公子吗?”

不用说,那位疑似“杀人如麻、满手血腥的夺魂公子”的某人,当下就眉毛挑起半天高,而他身侧那两位同伴则在一愣之后,豁然放声大笑,还一人一边猛拍他的肩。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