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孟夏惜莲

第五章

来源:孟夏惜莲作者:古灵

在这世上,除了容爸爸,也只有他的女儿萱萱能够得到他最深挚的感情,从护士小姐把初生的小婴儿放到他臂弯里的那一刹那开始,他就无法停止对她的爱。

他的女儿,他的骨肉。

也之所以,唯有替女儿洗澡换尿布、泡奶喂奶那种事,不用爸爸交代半个字,他自己就会主动去学习,私心里,其实他也很想霸占住女儿,却又不能跟爸爸抢。

不过,只要爸爸和女儿都在他的庇护之下,他就很满意了。

「对了,爸,我有点事,下班后会晚点回来。」

「会回来吃晚饭吗?」

「不一定。」

「好,我会跟小夏说一声。」

爸爸快乐,女儿健康,老婆心甘情愿被他利用,一切都很美好,唯一令人讨厌的是……

「她」回来干什么?

「惜莲,四年多没见,我好想你!」

「你回来干什么?」

徐莉雅一颤,顿时明了,以前他对她没感情,但现在,他对她有感情了,却是负面的憎恶、厌烦。

「我……我……」她心酸地咽下泪水。「你答应过会听我诉苦的。」

「有什么苦好诉的,江天涛是爱你的不是吗?难道他变心了不成?」

对容惜莲来讲,江天涛并非陌生人,他们是大学同学,明知徐莉雅已有男友,江天涛依然无法对她死心,婚后又担心徐莉雅对容惜莲余情末了,就自愿到大陆去管理江家的工厂,容惜莲才得以平平静静的度过这四年,直到现在……

「不,他没有变心。」

「那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可是他知道我还爱着你,不管我是在看书、看电视,他都说我只是在做做样子,其实是在想你,连我打个电话回娘家,他也要怀疑我是打给你……」

容惜莲面无表情地阖上眼,徐莉雅立刻中断吐苦水。

「你说会听我说话的!」她抗议。

「就算我想闭上耳朵也闭不上。」容惜莲泠冷地道。

徐莉雅静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我女儿晓妍快五岁了,活泼可爱,窝心又体贴,是个健康的乖孩子。」装作没听到他的回答,徐莉雅兀自说她自己的,「可是我儿子晓央他……」她忧心地叹息。「一出生,医生就说他活不过两岁,除非动换心手术,所以,天涛才允许我带他回来排队等候移植心脏……」

「江家有的是钱,要什么买不到?」容惜莲语带讽刺地道。「不会到东南亚、南美洲或第三世界国家去找器官捐客?要多少有多少,红白黄黑,随你挑!」

他是个冷淡的人,不过他的冷淡也有许多种形式。

对于亲戚朋友邻居之类的,他的冷淡是一种比较温和、比较婉转的冷淡,绝不会直接让人家难看——完全的遵从容爸爸的告诫;至于陌生人或不太熟的人,他所表现出的就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会令人受不了的冰冷。

然而,一且对方惹火了他,挑起了他的反感,不管是熟人或是陌生人,他就会打破自己一贯的冷淡模式、违反内敛少言的个性,变成一个暴躁易怒的人,总是很露骨的表现出他的不耐烦与厌恶,语出尖酸刻薄的冷嘲热讽,直接给人家难堪让人下不了台。

就像现在这样。

徐莉雅努力忽略他的嘲讽。「但风险也很大,器官捐客卖出来的器官不敢保证一定没有问题,许多潜在的病因,那边的医生都不会做太详细的检查。」

容惜莲冷冷一撇嘴角,没再出声,徐莉雅苦笑。

「因此,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才会去找东南亚的器官捐客。」

容惜莲毫无反应,徐莉雅叹气。

「其实我已经回台湾半年多了,但直到现在才找你……」

「所以,你要我感谢你?」

「你就不能当我是个朋友吗?」

「朋友不会威胁我。」

徐莉雅窒了窒,「我只是……」再叹气。

「好想你。」

容惜莲双眸始终紧闭。「我倒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了!」

因为他这句话,徐莉雅终于生气了。

「我偏偏要找你!」

于是,徐莉雅开始三天两头的找容惜莲出来,要他陪她去吃饭,听她倾诉想念他的心情,还有对江天涛的不满,说江天涛不爱女儿——因为江家重男轻女,也不关心儿子——因为儿子是「瑕疵品」,宁愿待在大陆扩厂,也不愿意陪儿子回来,甚至要她放弃儿子……

「既然对他那么不满,」容惜莲听得不耐烦了。「那就跟他离婚啊!」

「你明知道我不能跟他离婚!」徐莉雅无奈地道。

「抱歉,」容惜莲泠冷地,言不由衷地道歉。「你的事我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当初我们结婚时曾经立过协议,倘若是我这边要求离婚的,就得把江家把注给徐家公司的资金还给江家,现在给家的公司虽然稳定下来了,但我爸爸不肯拿出那笔钱,而我自己也拿不出来……」

「那也是你自找的。」

「……」

抱怨到没得抱怨了,徐莉雅就要他陪她和女儿去看电影、去游乐园,或者要他和她一起到医院里陪伴儿子,要是容惜莲拒绝……

「够了没有,徐莉雅,有事没事就找我,你烦不烦啊!」

「你不出来?没关系,那些资料我还有好几份,随时都可以送出去!」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