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孟夏惜莲

第一章

来源:孟夏惜莲作者:古灵

世上的孤儿都是可怜的。

以上,这句话是错误的,最起码,孟吟夏这个孤儿就一点也不可怜,事实上,她幸福得很。

在父母相继亡故之后,虽然没有任何遗产让亲戚们比一比眼红的功力,但她也没有因此而被丢到孤儿院去自生自灭,相反的,所有亲疏远近

、一表三千里的叔伯阿姨、姑姑舅舅们都争相抢着要照顾她,怜悯她无父无母、无兄弟姊妹,也都格外呵护她、宠爱她,甚至还对她偏心得很。

过年发红包是她第一个领,圣诞节分礼物也是她第一个挑,连吃顿好菜都是她第一个夹,还有,她跟表兄弟姊妹们吵架的时候,大人向来不

问对错,挨骂受罚的必定是表兄弟姊妹们,从来不是她。

真的,所有亲戚们对她都好得没话说,好到连她都觉得大人实在太偏心了,很替表兄弟姊妹们抱不平,最后,她跟表兄弟姊妹们吵架的时候

,大人一出现,不管是不是她的错,她都先自首再说。

「我啦,我啦,是我不对啦,要骂骂我啦,要罚也罚我啦!」

「是你不对喔?那……呃,下次不要再犯喔!」

好,事情结束了。

瞧,他们就是对她这么的好,无论她住在哪一位亲戚家里,过得都是最幸福的生活。

可是,在某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他们却对她十分「苛刻」。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有一张奇怪的脸,五官偏像男生,个性也大大咧咧得像个男孩子,身材虽然不像男生那样粗壮,却比大多数男生都要来

得高挑,又好打抱不平,一个看不顺眼,随时都可以跟人家「定孤枝」,「围炉」也是没问题啦,如果不是制服要穿裙子,老师同学都以为她是

男生。

然而,在男性化的外表下,其实她有一颗软到太平洋去的女儿心。

请注意,不是平常一般人那种普普通通的心软喔——那不够看,而是那种连看到小金龟的尸体都会悲伤欲绝的心软——这才够看,这还没什

么,问题是,她一伤心就非哭不可。

那也可以啊,想哭就哭嘛,爱哭是女孩子的特权不是吗?

可是,问题又来了,她的哭并不是掉两滴眼泪,小小呜咽一下就算了,而是那种连耳塞都阻挡不了,会爆破分贝表的嚎陶大哭,更糟糕的是

,她一哭就得哭上好几个钟头——至少。

这种哭法,而且是三不五时就来一次,谁的耳朵受得了!

所以,每当她露出想哭的表情时,没有任何例外的,所有人都会背脊发毛,满头冒冷汗的卯起来劝她、哀求她、威胁她,不要哭、不能哭、

不准哭,包括最宠她的阿公阿嬷,还有比她年幼的表弟妹们。

总是在她准备醖酿眼泪之前,他们就开始苦口婆心地「教导」她:

「勇敢的孩子不能哭!」

或者是:

「你长大了,不能哭!」

抑或是:

「掉眼泪还无所谓,不要像个小婴见似的哇哇大哭!」

不然就是:

「超丢脸的啦,表姊,你再哭,以后我们都不敢跟你去看电影了啦!」

总之,不要哭!

她不懂,明明哭过之后,她就会轻松很多,就算心里还是很难过,至少可以忍受了,为什么她想哭的时候不能哭,一定要憋到得内伤?

容惜莲,表姑家对门的邻居大哥哥,是第一个不会劝她不要哭的人。

原本,她都好像是日本的幸运座敷童似的,在南部的亲戚家被抢来抢去,直到考上台北的高中之后,南部的阿公阿嬷才不得不放她到台北的

表姑家来。

临行前,阿嬷把一株盆栽交给她。

「看到花就像看到阿嬷,记得要常常回来看阿嬷喔!」

「呜呜呜,好。」

孟吟夏又喷泪又喷鼻涕地收下了盆栽,结果,到台北不到一个月,盆栽就枯死了,拿到花坊去拜托人家救命,人家也说没救了,请节哀顺变

,可以治理丧事了。

一听,她当场就开始哇哇大哭了。

抱着枯死的盆栽一路哭回家,愈哭愈伤心,半途,她干脆蹲在路边哭个够本,免得回家又要被表姑、表姑丈和表弟妹们「要求」她不要淹大

水了。

当时,容惜莲正好经过……

「小夏,你又在哭什么了。」

「我的花枯……枯死了,我……我带去给……给花坊看,他们说枯……枯死了就没救了……」

「……」

「我……我离开南部时,阿嬷她特地……特地给我这……这盆花,说看到……看到这盆花就像……像看到她,现在……现在花枯……枯死了

,我看……看不到阿嬷了……呜哇呜哇……」

「……放假时回南部叫阿嬷再给你一盆就好了。」

「可……可是……」

「这回,你要问清楚花要怎么照顾,那就不会再枯死了。」

「但……但是……花枯死了,好……好可怜啊……呜哇呜哇……」

「……好吧,那你就哭吧!」

也许他能够理解她为什么非哭不可,也或许不能理解,可是,他没有叫她不要哭,反而很体贴的让她靠在他怀里哭了整整三个多钟头,她的

鼻涕泪水都透过衬衫黏到他胸膛上去了。

就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决定要喜欢他了,也因此,之后她才会不时往容家跑。

表姑第一次带她到容家「串门子」时,她就察觉到了,只有父子两人相依为命的容家是很寂寞的。

这也难怪啦,容爸爸的个性并不闷,但他整天忙于工作,连多说两句话都是奢侈,而生性内敛的容惜莲也不多话,哈啦闲扯淡那种事他从来

不干,因此,容家总是安安静静的,除了几句简单的日常生活对话之外,连电视声都很少听到。

他们父子俩也不觉得哪里不对,毕竟是两个大男人,不像女人那么注重气氛。

但在外人——譬如孟吟夏眼里,容家寂寞得简直就像是一座坟墓,于是,她没事就往容家跑,想说去给容家带动一点热闹的气氛,驱除那种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