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丝泪(下)

终曲

来源:情丝泪(下)作者:古灵

怒气冲冲地踏入书房,一屁股坐上书案后的座椅,杭傲猛拍一下书案,狂肆地咆哮。

「去把大小姐给我叫来!」

「是,爷。」

眼看主子好像气得不轻,添福慌慌张张掉头就跑,免得主子把气出在他头上。

而杭傲,兀自在那里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碎碎念。「可恶,可恶,婉儿不过才刚及笄,那小子敢情是向天借了好几颗胆子,竟敢亲自上门来提亲!好好好,不把你整得哭天抢地、呼爹叫娘,我就不叫杭傲!」

不一会儿,杭傲的长女,杭婉便急急忙忙赶来报到了,身后还尾随着她的亲娘琴思泪,后者听说杭傲在生气,二话不说,也跟着来了,想说在不对的时候可以打个圆场。

就连杭傲的长子杭澈也晚两步的赶了来——纯粹观众赶入场看好戏。

「爹,您找女儿?」

「对,我要问问妳,妳这……」

原想顺便连女儿也吼上一吼,然而,一对上女儿那双跟老婆一模一样的眼神,杭傲的嗓子就哑了,吼不下去了。

这个女儿,模样儿长得可真像他,秀丽高雅,落落大方,可性子偏偏又像极了他的老婆,知书达礼,纯净温婉,亲爹是北方富豪,亲娘出身南方书香世家,难怪刚过十岁,媒人婆就一次又一次的跑来提亲,而他也总是以女儿尚年幼来婉拒。

左婉拒,右婉拒,大概是被婉拒得不耐烦了,现在人家小子居然亲自上门来要「偷」他的宝贝女儿了,真是孰忍孰不可忍!

他这个亲爹都还没享受够疼爱女儿的得意呢!

可是,他的宝贝女儿心肝肉,不管他再怎么婉拒,迟早有一天,他还是得把她嫁出去,呜呜呜,舍不得呀!

不管了,只要他还舍不得,女儿就不能嫁出去,对,就这么决定!

见杭傲一会儿怒火冲天,一会儿垂头丧气,一会儿又像个孩子在赌气似的噘高了嘴,琴思泪与杭婉不由疑惑地面面相觑。

他是哪里不对了?

「爹?」杭婉担忧地又唤了一声。

杭傲这才回过神来,凝视女儿好一会儿,方才叹着气问话。

「婉儿,妳可认识晋城苏家的老四?」

「苏四少?」杭婉更是困惑。「听过,但,女儿并不认识他呀!」

不认识?杭傲顿时精神一振,既然女儿不认识,他就不必顾虑到对方是否女儿属意的对象了。

刷刷刷,刷掉!

「好好好,那就没事了!」眉开眼笑的,杭傲雀跃得像个刚抢到玩具的小鬼。

「夫君,」琴思泪终于忍不住了。「究竟是什么事?」

「没什么,没什么,只不过又有人上门来提亲罢了,没啥大不了的!」杭傲胡乱摆摆手,翻开账簿,正待检视,眼珠子一转,忽又抬起头来,表情诡谲。「我说老婆,也有人来给我提亲呢,说要嫁给我做二房……」

「敢问夫君何时要迎娶对方?」琴思泪毫不迟疑地问。「倘若时间太紧,妾身就得赶紧去张罗准备了,要……」

该死的蠢女人,真的想找死吗?

琴思泪话还没说完,杭傲脸就黑了一大半,「不必了!」面无表情的落下眼去看账簿。「我又没说我要娶。」

「呃?」琴思泪着实不懂,怎地才几句话,夫君又变脸了。

「喔,老天!」纯观众杭澈大声呻吟,为自己竟有这么一个智障的娘亲而感到可耻不已。

他可不可以换个娘啊?

就连杭婉也颇为哭笑不得,虽然她的性子像琴思泪,但毕竟也是杭傲的女儿,她可不像娘亲那么迟钝。

「夫君,你不开心吗?」那个迟钝的女人还在傻傻地问。

「……」根本不屑回答她。

「夫君,妾身敢请夫君告知……」

告妳的头!

戏烂,演员更烂,纯观众实在看不下去了,没直接喝倒采就已经很给面子了,翻了个大白眼后,杭澈就一把抓住娘亲往外拖,拖拖拖,拖拖拖,一直拖到远离某人监听范围之后,杭澈才定住脚步,然后向迟钝的女人抗议。

「娘啊,儿子我真的替您感到丢脸耶!」

「澈儿,娘……呃,不懂,你是在说……」琴思泪满头雾水。

「娘啊,我就不信您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爹娶妾!」杭澈一整个不耐烦。

琴思泪怔了一下。「娘是真的不在意啊!」

杭澈呆了呆。「耶?真的假的?」

琴思泪正色颔首。「澈儿你该知道,娘是不说谎的。」

杭澈顿时傻眼。

原以为娘亲只是碍于礼教闺训,三从四德,夫要娶妾,妻不得干涉,所以她才从来不曾反对过,但其实她心里呕得很呢,可没料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娘竟然是真的不在意!

靠,这女人还真的很没良心耶,亏爹还那么宠她!

踩着细碎的莲步,随后跟来的杭婉慢吞吞地来到他们身边,先看看杭澈那副傻样,失笑,再转注琴思泪,唇畔笑意更是隐透趣意。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