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丝泪(下)

第五章

来源:情丝泪(下)作者:古灵

窗外,又飘着细雨。琴思泪手里捧着女红,两眼却痴痴凝望着窗外,细雨缓缓飘落,一丝丝轻盈地飘进窗内来,飘入她心头,栖息在清冷的心底。

原来这就是寂寞的滋味。

因为思念,总是想着他,回忆的美梦不断重复,梦醒后,依旧只是她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原来这就是思念的滋味。

因为想他,总是渴望着他,闭上眼,恍惚他那双温暖有力的臂膀依然宠爱地圈拥着她,但睁开眼,却只剩下热烫的泪水顺颊而落。

思泪,思泪,她终于有泪,蕴含了多少说不出的苦。

红唇微启,轻轻逸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徐徐垂首,她继续手上的女红,一针针,细细缝入她的寂寞,一线线,缀入她的绵绵思念。

那是要做给他的棉袍,虽然可能永远都送不出去。

伺候在一旁的碧香与添福,眼见主子总是强做淡然,不由面面相觑,互使半天眼色,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办?

不知道。

打从来到哈密的第一天起,将近一个月里来,暂居在客栈里,不忙着寻找长久的住处,他们先忙着要让主子振作起来,在他们以为,这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毕竟在这多种民族文化交流、汇聚、传播的苍萃地,对初至哈密的人而言,应该是很新鲜的,值得花时间好好探索一番。

可偏偏他们七拐八诱,主子就是提不起半点兴致来好奇一下,别说出客栈了,连跨出房门半步的心情都没有。

「小姐。」

「嗯?」

「这里有好多好多外族人,穿衣打扮习俗各自不同,真的好有趣耶,您不想出去看看吗?」

「你们去吧,我不想出门。」

爱说笑,主子不出门,他们哪敢出门!

「小姐,您……」歪着脑袋,碧香仔细端详主子。「是心情不好吗?」

「……」眉泛轻愁,无语,默认。

「可是,小姐,这我就不明白了,」碧香喃喃咕哝。「记得小姐您曾经说过,人生不可能时刻都得意,我们要学着珍惜眼前拥有的美好,有什么就珍惜什么,没有的就不要贪求,人生是美好是痛苦全在我们一念之间,如此一来,就算身处困境之中,也能够淡然处之了不是吗?那小姐您现在是……」

是什么?

自相矛盾?

确实是。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琴思泪方才抬起螓首,徐徐抹现一弯苦笑,「没吃过苦,焉能了解苦滋味?」她呢喃。「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不曾爱过,又怎能体会到爱的悲愁?

原来她一直生活在懵懵懂懂之中,以为「心」是可以自我操控的,是痛苦或喜乐皆可由自己决定,就像要看书或是做女红,很容易就可以做出抉择来。

直至此刻,她才幡然省悟,「心」与「意识」是全然不同的。

虽然,她的脑子、她的意识都在告诉她,如今的景况也不能算差,起码她还可以自得其乐地过她自己想要的生活,再也没有人能够左右她的意愿了。

然而,她的心却完全的不肯按照脑子里的意识去做,幸福的回忆总在心湖里流连徘徊,挥之不去的思念愈来愈深刻,直至变成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日日夜夜啃噬她的心灵,使她再也找不回曾让她深以为傲的平静。

不曾爱过,又怎会失去淡然的心?

「小姐……」

「也或许,是我变贪心了!」

「贪心?」碧香不可思议地重复,旋即大大不以为然地猛摇头。「才不呢,小姐是碧香见过最最不贪心的人了,那……」

「那是以往,但此时此刻……」瞳眸轻回,琴思泪继续痴望着窗外的树林子。

深秋时节,绿叶已然遍黄,一叶叶萧萧瑟瑟地随风飘飞,一片片伴着雨丝坠落于尘土,默默地,灿烂归于虚无,平添人无限寂寥。

「我想,我是真的变贪心了!」琴思泪语音闇然,神情透着几分因自己的「贪婪」而生的惭愧。「明知不可求,却依旧深深地渴望着,明知没可能实现,却还是抑不住希冀的心,期盼……」

「姑爷能找到小姐您?」碧香飞快地接着说下去。

琴思泪静默一下,叹息。「那是不可能的,我明白,诚如云姑娘所言,夫君会找我,却不可能找到西域来,而且,他又年轻又没耐性,过一阵子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放弃了……」

碧香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终究没发出任何声音来,与添福相觑一眼,就紧紧地闭上嘴巴了。

姑爷年轻。

是事实。

姑爷没多少耐性。

也是事实。

所以,她能说什么呢?

「小姐……」除了这两个字以外,她什么也不能说。

「碧香,请多给我一点时间好吗?」琴思泪柔声请求。「我会尽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的,只是,我需要多一点时间……」

最好是!

看小姐这样子,想要平静下来,恐怕有点小难吧……不,不只是小难,是彻头彻尾的大困难吧?

「好吧,小姐,碧香知道了,您慢慢来就好,碧香不会再强迫您了!」

琴思泪悄悄松了口气,但下一刻,又为自己的自私任性而愧疚不已。

其实碧香与添福是最无辜又辛苦的,他们大可留在杭府里过好日子,但他们却选择跟随她到外地流浪,忠心耿耿地伺候着她,而她竟还任性地要求他们再多容忍她几分,真是太不知感恩了!

不,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才二十六岁,生命还漫长得很,为了碧香和添福的忠心和体贴,她也必须振作起来,最起码,也要把思念的痛苦埋藏在心底,唯有在她独自一人时,才能够容许相思的愁绪扰乱平静的心湖。

想他!

想他!

好想他!

可是,她会好好过下去的,倘若老天垂怜,下辈子,或许她还有机会再爱他一次吧!

于是,她振作起来了,但看在碧香和添福眼里,却更令人心伤。

因为,主子的振作只不过是不再瞪着窗外发呆而已,她恢复了正常作息,闲暇时看看书、做做女红,平和,淡然,彷佛没事人般。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