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丝泪(下)

第三章

来源:情丝泪(下)作者:古灵

清明细雨催人哀,漠漠墦头野花开,手端祭品肩扛锹,都为先坟上土来。

清明时节要上坟祭拜祖先,不管南方、北方都是一样的,但多少有些习惯上的不同,就是晋南和晋北的习俗也不尽相同。

晋南上坟时男男女女都要到,人人头上插柳枝枯叶,女人还要用描金彩胜贴在两鬓,不燃香、不化纸,蒸大馍、做黑豆凉粉,回家时还要拔些麦苗,并在门上插松枝柏叶或柳条以辟邪。

而晋北上坟是男人家的事,女人家是不上坟茔的,还有,冥纸要烧尽,坟上插柳条,并讲究用黍米磨面做饼,俗称「摊黄儿」。

但南北相同一致的是,在清明这一天里是不起火做热食的。

这是共同的习俗,不管是晋南或晋北,是南方或北方,千百年来都是一样的,但此刻,某人大概是太闲了,没事干,就很无聊的反对起这项习俗来了。

那个某人就是……

「让我老婆吃冷食是不行的啦!」杭傲大声抗议。「我女儿会拉肚子啦!」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大家都忙着捧腹大笑,连琴思泪也笑了个掩口葫芦,虽然有点不太端庄,但没办法,她实在忍俊不住。

不管是儿子或女儿,都还在她肚子里呢!

「喂喂喂,你们还笑,真没同情心!」杭傲板起脸来,生气了。「还有妳,老婆,妳最没良心了,居然要陷害自己的孩子拉肚子,太残忍了!」

对对对,真是太残忍了,更糟糕的是,女儿拉稀屎还是拉在她肚子里呢!

再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了,琴思泪回身扑入他怀里,揪着他的衣襟,把脸埋在他胸前闷笑不已。

杭傲眼底闪过浓浓的笑意,却依旧板着脸。「怎么,知道错了,在忏侮吗?」

「……」对,在忏悔,泪流不止。

「好吧,既然妳知道错了,为夫我就慷慨大度的原谅妳吧!」

「……」谢谢,但她还是得继续忏悔,才能继续泪流不止。

「啊,对,我想到了!」杭傲一手环住宝贝老婆,一手弹了一下响指,「可以先把冷食放进我嘴里头『温』热了,我再喂给老婆吃,像这样……」话说着,滑稽的嘟起了嘴,很可笑地示范喂食的动作,看上去倒比较像是在亲嘴嘴。

「这样我女儿就不会吃到冷食了嘛!」他笑得好不得意,「唉唉唉,我真是太聪明了,真佩服我自己!」摇头自我赞叹。

行了,全体阵亡,杭家祖先的坟茔前,一大票不肖后代笑得东倒西歪。

「老……老爷,从不知……」杭夫人笑得猛擦眼泪。「从不知咱们杭家也可以像平常人家一样,这么热闹,如此快乐。」

尽管杭傲根本是在鬼扯,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就是有意要让大家开心的笑。

连杭老爷也笑得眼角盈水光,「这孩子……这孩子……」表面上是笑杭傲的胡说八道,心头却感慨无限。「要是他打小就这么窝心懂事就好了!」

「没有三弟妹,恐怕不可能吧?」杭升喃喃道。

说得也是,杭傲的蜕变,还有整个杭家的改变,全都是在琴思泪嫁过来之后才开始的,因为杭傲彻彻底底,毫无保留地迷上了琴思泪,也因为琴思泪是如此善良贤慧的好媳妇儿。

杭老爷若有所思地凝目注视着琴思泪好一会儿,忽地大吼。「思泪!」

琴思泪骇了一跳,以为杭老爷在指责她的失态,慌忙收起笑容,离开杭傲的怀抱,恭身静立,等待公公的训诫。

「媳妇在。」

「过来!」杭老爷指指坟前。「跪下!」

「是,公公。」琴思泪丝毫不敢迟疑地驱前跪下。

「欸,竟敢叫我老婆下跪?」见心爱的老婆挺着大肚子,好不辛苦的跪在墓碑前,杭傲当下就神情不善地瞇起眼来。「老头子,你不想活了是吗?」口气更是阴森森的,还刮着寒飕飕的冷风。

一个字一阵风,十几二十个字就十几二十阵风,话说完,空气也开始结冰了,再多说几个字,可能冰雹就会砸下来了。

「闭嘴,你也过来跪下!」杭老爷不耐烦地挥挥手。

「我?」杭傲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这呆老头子竟敢要我下跪?」

呆老头子?

「对,就是你,跪下!」杭老爷没好气地大声命令「伟大的聪明儿子」。

真不要命了,这死老头子!

「你……」杭傲正待飙他一个惊天动地,最起码也要来个翻江倒海,然而,他才刚飙出一个字,忽又顿住,两眼往下掉。

琴思泪扯着他的裤管,两眼央求地瞅着他,凌虐他比铁石还刚强的意志。

他呆了呆,傻了片刻,叹气,「妈的,跪下就跪下,怕你不成!」双膝一弯,跪下了,就在琴思泪身旁。

这个从没听过他半句话的不肖子总算矮他一截了!

杭老爷得意得不得了,「很好!」然后,他也跪下了,双手合什,虔诚地向杭家祖先祝祷。「感谢列祖列宗的保佑,让傲儿娶到一个如此温驯孝顺的好媳妇儿,再请祖宗保佑思泪平安顺产,是男是女无所谓,母子均安即可!」

公公竟然特地为她向祖先祝祷!

琴思泪顿时热泪盈眶,感动不已,「谢谢公公。」她呢喃,哽咽了。

杭傲默默地将琴思泪扶起来,圈入怀中,静静地朝杭老爷瞥去一眼,没吭声。

好吧,看在老头子这番心意——那么明确地表达出对媳妇儿的疼爱,使他老婆那么感动、开心,往后他就多顺着老头子一点吧!

不过,别太贪心了,只有一点点喔!

******

清明一过,杭傲就开始紧张了,一天比一天神经兮兮的,因为,琴思泪随时都可能开始阵痛。

就在这个月底,最晚下个月初,他就要升格做老爹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绝不希望有任何事来骚扰到他,但偏偏老天就是不想让他过太爽,最大的麻烦,就在这时候降临到他头上来了……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