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丝泪(下)

第一章

来源:情丝泪(下)作者:古灵

北方的冬天是很冷的,尤其是对生长在南方的人而言,没下雪都冷得像在下大雪,一下起雪来大概会直接冻成冰柱,晶莹剔透是不太可能啦,不过保证够坚硬。

然而,琴思泪丝毫没有那种顾虑,暖炕热呼呼的,还得铺上好几层垫被才不会烫人,屋里四周到处是旺盛的火盆,炕几上还有热茶、热汤、补汤,她不但不觉得冷,还有点热,会沁汗珠儿呢!

此刻,傲苑的暖轩里,长长的炕榻上,琴思泪正安详地缝制幼儿衣,一旁,杭傲也趴在那里算帐。

「老婆。」

「嗯?」

「妳说,一年大概要花多少呢?」

「这……」停下缝针,琴思泪攒起秀气的柳眉,细细思索。「说不得准的,得视天灾情况而定。」

「啧,还真麻烦!」杭傲咕哝。

琴思泪若有所思地瞅向杭傲。「夫君,妾身在想,也许……」

话说一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迅速传来,琴思泪下意识噤声,与杭傲不约而同朝门口望去,纳闷是谁在这大冷天里,不去找个软绵绵的娘儿们暖被窝,还有兴致在外头乱跑的?

「少爷!少爷!」大吼大叫着闯进来的,原来是添福。「老爷要您……」

「闭嘴!」杭傲吼得比他更大声。「先把门关上,别让冷风吹进来冻着三少奶奶了!」

添福定住,飞快地转身关上门,再回过身来,依然气喘吁吁的。

「少爷,老爷要您立刻上前头堂厅去!」

「干嘛?」

「窦家小姐怀了身孕,窦老爷带着她闯上咱们杭府里来闹了!」

可怕的静默。

冷不防地,杭傲一个虎跃跳下床来,怒吼,「那个臭娘儿们!」再回头,表情立刻柔了下来。「老婆,外头冷得很,妳别出去,这件事我会搞定的!」

「夫君,你……」琴思泪战战兢兢地瞅着他。「在发火吗?」

一直以为杭傲只是性子暴躁而已,直到有一回,她去向大嫂、二嫂问安,闲聊之中,大嫂、二嫂不经意提起杭傲曾被杭老爷子惹火,因而放火烧屋的往事,连公公都因此而忌惮他好几分,这已经够她惊吓的了。

回傲苑之后,碧香又好奇地向添福询问,于是,添福更详详细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情景,述说杭傲是如何如何的飙火,然后放火,又是如何的不许人救火,有几个奉老爷之命不顾一切想上前去救火的仆人,还被杭傲折断了手脚。

当时要不是杭夫人亲自赶来阻止,杭府八成会被烧得只剩下几片破瓦供人缅怀瞻仰。

万万没料到向来温柔体贴的夫君竟也有那样凶狠的一面,琴思泪当场就骇出一身冷汗来,但也幸好只有在被惹火的时候,杭傲才会耍狠,不然大家都别想过安静日子了。

所以,别怪她会担心,因为不得不担心。

杭傲怔了怔,失笑。「没有,没有,我没有发火,只是很生气。」

「那就好。」琴思泪这才安下心来。

「总之,妳乖乖待在这里就好。」

「是,夫君。」

套上靴子,连大氅也没披上,杭傲就直接开门要出去……

「夫君。」

杭傲回头。「嗯?」

琴思泪面现怜悯之情。「为了报复,窦家小姐就这样毁了自己的一生,她实在很傻,也很可怜,夫君就别太为难人家了吧!」

唉,这女人真是!

要是同情心也可以赈灾,光是她一个人的同情心就够赈上一百年的灾都足足有余了!

「我知道了。」语毕,大步走出门外。

放心,他绝不会「太」为难人家的,只会「用力的、狠狠的、绝不留情的」为难那个臭娘儿们!

******

就在杭傲暗暗诅咒窦艳梅祖宗十八代之际,其实,窦艳梅是很惶恐的,因为,她压根儿不晓得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记得那日,她怒气冲冲地从杭府里出来,立刻上路赶回祈县窦府,跟窦老爷表明愿意嫁给那个南方粮商之子了,条件是要愈快愈好,最好明天就嫁,不然后天也行,隔个两三天就太久了。

但她说她的,也没人听她的,窦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怎能就那样随随便便的把女儿嫁出去,于是等她真能嫁出去了,也是两个月后的事了。

而问题,就出在送亲途中。

再是遥远的路途,在送亲的途中,新娘应该是不能下轿的,就算真不得已要下轿打尖,也要躲躲藏藏地猫在客栈房里头,不能让任何人瞧见的。

但窦艳梅毕竟是个任性的千金大小姐,就算要出嫁了,她还是愈想愈不甘心,也愈想愈郁卒,郁卒得忍不住在轿子停歇于某个小城镇时,竟一个人偷偷溜出去喝酒,还喝到醉得一塌糊涂,待她清醒过来,一切都完了,她已失去完璧之身了。

是谁?

完全不知,一点印象也没有,甚至是一个人或好几个人都不清楚。

起先,她是惊恐的、慌张的、不知所措的,但后来,她决定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到杭傲身上去,对,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害」她的。

所以,她赖定了杭傲,非他「负责」不可!

然而,当她面对杭傲那双嘲讽的、轻蔑的、鄙夷的目光时,她还是不由自主地心虚了,可是,心虚归心虚,她依旧打定主意要他「负责」。

只不过,她的打定主意并不如预期中那么定,很轻易就被打歪了……

杭傲背着手,歪着脑袋,「真是我吗?窦大小姐。」懒洋洋地问。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