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丝泪(上)

第一章

来源:情丝泪(上)作者:古灵

“他妈的,你干嘛非跟着我不可?”

“四师兄,人家……人家喜欢你嘛!”

热热闹闹的平阳府大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庭广众的向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示爱,虽然摆足了羞赧的姿态,脸色潮红得十分鲜艳,也没有忘记要把两手扭成麻花糖,不过,就算她真的变成一只红澄澄的糖葫芦,对未出嫁的姑娘家而言,这种行为也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

不·要·脸!

“饶了我吧!”

“四师兄……”

然而,周围的平阳老百姓们却都只是嘴角一翘就过去了,因为,他们早就习惯啦!

杭傲,二十岁,平阳富商杭老爷的三子,打小就顽皮好动,爱打架爱捣蛋,只因为他好无聊,就到处惹是生非,招灾揽祸,上杭府去抗议的人几乎挣破了大门框儿,可任凭杭老爷如何打骂教训也管他不住,他始终依然故我。

直到杭傲十一岁时,有位武林异人看上了他的练武资质,上门来要求带他回山去学武,杭老爷二话不说,立刻一脚将顽劣不受教的三子踹出大门,回头就命令下人备香置案,烧香跪求上天……

“玉皇大帝保佑,王母娘娘保佑,佛祖保佑,观世音菩萨保佑,千万千万千万别再让那个不肖子回来了!”

反正他还有两个沉稳又受教的乖儿子,不缺人传宗接代。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杭傲不但没有就这样老死在外头,而且十八岁就艺成归来了。

八成是他那个可怜的师父也受不了他,只好再把他踢回家来了。

七年过去,杭傲已然长成一个俊逸挺拔,神采非凡的年轻人,虽说不再幼稚顽皮,偏爱招是惹非,但依然是个我行我素、任性恣意,狂放不羁又桀骜不驯的混蛋家伙,杭老爷依旧管不住他。

幸好,他恪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格言,所以,只要离他远一点,别去招惹他就没事了。

当时跟着杭傲回来的,还有那位娇美活泼的小师妹云燕燕,两年来,她很有耐心地成天跟前跟后,跟左跟右,像条小狗狗似的考验杭傲的耐性,这种场景,平阳百姓们早就看到不想再看了。

云燕燕不怕丢脸,大家都看到眼睛酸了。

“你到底想怎样?”

“人家想嫁给你嘛!”

嫁给他?

爱说笑,倘若不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他早就亲手掐死她,再剁成肉酱喂给猪吃了,还想嫁给他?

行,等她变成男人,他就娶她!

“我不想娶你!”

“为什么?”

“我讨厌你!”

杭傲自认他的表情和语气已经很明确地表现出他的厌恶了,却不知云燕燕是太迟钝或太愚蠢,搞不好是根本就没有脑子,竟然以为杭傲只不过是在逗逗她似的一派娇羞状,还不依的跺脚撒娇。

“不来了啦,四师兄怎么可以这么说嘛!”

不来?

那就滚远一点啊!

“不然要我怎么说?”杭傲没好气地问。

“说你愿意娶我啊!”云燕燕羞答答地说。

“……”

去做梦吧,花痴!

懒得再多说了,杭傲直接掉头拉脚大步走,云燕燕也继续追在后面跑,惹得杭傲一个头一个半大——右半边头大,可是走不上十尺,又碰上了另一个人,顿时,他的左半边头也大起来了——加起来刚刚好一个头两个大。

“好高兴喔,杭三少爷,又碰上你啦!”

“……真是倒霉,又碰上你了!”

今年十八岁的窦艳梅是祈县粮商窦老爷的大闺女,人儿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艳丽夺目,美冠一方,是北方出了名的大美女。

自从去年在灯会是见过杭傲之后,她也开始卯起来追着杭傲跑。

更讨厌的是,她后头还缀着一颗烂葡萄,大同副总兵的独生子郭承康,他缠在窦艳梅身边起码有两、三年了,偏偏窦艳梅就是看他不上眼。

其实人家也长得不错看说,眉眼端正,相貌威武,只不过个头儿稍微魁梧了一点点,体格稍微壮硕了一点点,稍微有点像只大猩猩一样了一点点,但总的来说,应该算是高档货了,至少,他老爹也是位将军呢!

“杭三少,咱们一块儿去逛庙会好不好?”

这骚货更令人憎厌!

“没兴趣!”

“窦小姐,我陪你去!”

郭承康立刻献上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最挚诚、最热烈的殷勤,可惜窦艳梅也不领情。

“不要!”

“四师兄才不要跟你去呢,四师兄要跟我去,对不对,四师兄?”

他真的不能把她掐死,再剁成肉酱喂给猪吃吗?

还是说,他只要掐死她就好了,不要把她剁成肉酱喂给猪吃,师父就不会太生气了吧?

“不对!”

“师兄,不要这样嘛,人家……”

“那杭三少想上哪儿,我陪你……”

够了!

“你们真烦!”

声落,颀长的人影一飞而逝,云燕燕呆了呆,忙也随后飞身追去,窦艳梅没学过武功,飞不起来,只能傻眼。

“窦小姐,我……”

“都是你啦,老跟着我,他才不肯陪我的!”

窦艳梅也气唬唬地转身跑走了,留下郭承康独自一人狼狈地站在大街中央,承受四周投来的同情目光。

真可怜,没人要的家伙!

所谓的书香门第,就是以读书人的风骨为傲,世代以书传业的家族。

譬如琴家,十数代以来都是清耿的读书人,虽然没考过半次进士状元,更没当过什么官儿,但世代以书传家,设学堂收子弟,尽管攒不了多少钱,然而他们也从来不曾追求过富贵,更不求闻达于世,他们求的只是清和耿两个字而已。

这点,他们倒也确确实实地做到了。

但令人惋惜的是,到了这一代,琴家延续十数代的清白家声还是被打破了,琴家大闺女琴思泪在出嫁八年后,竟然被夫家休了回来!

幸亏琴老先生十分了解自己的女儿,出身书香门第的琴思泪,幼承庭训,知书达理,端庄温婉,娴静韦柔,是个十分温柔善良的女人,他相信绝不会是她的错,因此并不责怪她。

错的必定是何家!

然而他也是个明理的人,经过女儿一番解释和求情,他也很快就打消了前去和女婿理论的打算,选择默默吞下这份羞辱。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