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笙箫默

番外之以玫篇:一人花开

来源: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番外之以玫篇:一人花开

九岁的时候,隔壁的以琛哥哥变成了我的哥哥。

我高兴极了,靠在妈妈怀里问她:“妈妈,以后以琛哥哥是不是就住在我们家不回去了?”

妈妈抱着我说:“是啊,以玫喜不喜欢?”

“喜欢。”我使劲的点头表达我的喜悦,不明白妈妈看起来为什么这么难过。

有以琛这样一个哥哥是一件很威风的事,同学会羡慕,有时候老师也会另眼相看。刚升初中的时候,老师看了点名册就问我:“你认识何以琛吗?”

我点头:“他是我哥哥。”

“哦,他的初一也是我教的,我跟你们兄妹俩挺有缘的。”老师笑呵呵的,“那刚开学暂时就你当班长吧,哥哥能干,妹妹应该也不会差。”

渐渐同学间也知道我就是那个“何以琛”的妹妹,慢慢开始有女生拐弯抹角向我打探:“何以玫,你哥哥有没有在你面前说过哪个女生啊?”

“没有啊。”我总是这样回答。

“哦,你知不知道啊,三班那个尹丽敏喜欢你哥哥……”

这个年纪女生好像对“谁喜欢谁”这种事情特别感兴趣,已经有好几个女生告诉我“某某女生喜欢你哥哥”这种秘密,而且每次喜欢我哥哥的人都不同。

学校里喜欢以琛的女生好像真的很多,可惜他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有次我问他题目的时候故作随意的问:“哥,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我们班好多女生喜欢你。”

“没有。”他很不在意的回答,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帮我解题,一丝应有的好奇都没有。

那个午后,我看着他俊雅清隽的侧面,心底突然漾起自己也说不清的快乐。

我高二结束的时候,以琛考上了c大,去了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很遥远的a城。

很不习惯家里少了一个人,好像突然空荡荡的,吃饭的时候妈妈顺手盛了四碗饭,后来才想起以琛不在,又倒了回去。

心里不知道怎么就生出一股气,宣誓一样的在饭桌上说:“我也要考上c大。”

爸爸笑起来:“好啊,以玫有志气。”

可是光有志气有什么用,我的成绩或许好,但还没有好到能考上c大的地步,努力了一年仍然不够。最后填志愿的时候,我报考了n大。

以琛在电话里得知我考的是n大时,怔了一下说,以玫你可以报更好的大学。

可是没有离你更近的啊,我心里默默的想。

然而九月到大学报道的时候,我才明白什么叫人算不如天算。我所在的学院居然在郊区的校区,离在市区的c大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于是又只有寒暑假才能常见。

大一的寒假,我见到了赵默笙。

还记得那天是和以琛一起去买年货。

快过年的时候,街上人多而嘈杂,我却清晰的听到有人在喊以琛的名字,转头过去,就看到有个女孩从马路对面冲过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赵默笙。这个后来和以琛纠缠一生的人。

当时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毛茸茸。

一个毛茸茸的女孩子。

白色的绒毛帽子,围着白色的粗毛线围巾,只剩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在外面,灵活的眼珠子转啊转的流光溢彩,十分得意又可爱的样子。

哦,还有毛茸茸的爪子,正抱着以琛的手臂,欢快的说:“以琛,我就知道会看到你的。我就知道!”

她抱着以琛的手臂兴奋的唧唧喳喳了好一会,才发现在一旁站着的我,她有点疑惑的样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以琛。

于是我听到以琛几乎立刻解释说:“这是我的妹妹,何以玫。”

我想起以前一起上街的时候,也碰见过以琛的女同学,那些女同学有时会过分热情的拦下我们,然后暧昧的看着我说:“喂,何以琛,这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以琛眼睛中会流露出不悦,然后那些女同学们就很知趣的不会再开这种玩笑。

从来没有这么着急的解释过。

她闻言立刻笑眯眯的有点讨好的看着我说:“你好!我叫赵默笙,你哥哥的女朋友。”

一瞬间我的思绪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好,只能呆呆的看着她。

她好像被我的反应吓到,却不知道怎么办,立刻转头看着以琛。

以琛却拉开她的手,近乎训斥的说:“你刚刚横冲直撞的,没看到红灯吗?”

“哦。”热情被打击,她情绪迅速的低落下来,低下头踢着脚下的石板,“我太高兴了嘛,没想到真的会看到你啊。你又不肯给我你家的电话号码,我只好到街上来碰碰运气,我都已经在街上晃了好几天了……”

越说声音越低,忽然狠狠的踩了以琛一脚,转身就跑。“我走了。”

以琛大概被她踩愣了,站在原地不动,我拉了拉他,“走吧。”

走了两步他却回头,我也跟着向后看去,那个女孩正在远处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们。看到我们看她,好像慌了一下,然后故作镇定的调转视线,转身跑开。

我明显感觉以琛僵了一下,眼眸中闪过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情绪,然后他放下手中的袋子。

“以玫,你等我一下。”没等我回答,就迈开脚步追了上去。

好像只等了十来分钟,可是每一秒都被我拉得漫长。

他回来的时候,我装作不在意的问他:“以琛,你以前不是说过不准备在大学里找女朋友吗?”

“嗯。”

“可是……”你刚刚这样明明就是默认了。

“这个是找上门的。”他叹口气,“她缠人的要命。”

以前主动的女生也不少,也许这个特别缠人吧。这么想着,好像找到个借口般,对刚刚那个女孩的印象名正言顺的坏起来。

很多年后回忆起这一幕,我才想起那些我刻意忽略的东西,比如说这话时,以琛眉梢眼底隐约的笑。

这个年过得不开心。年后开学,学校却给了我一个惊喜,只是在我知道以琛有了女朋友后,不知道还算不算一个惊喜。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