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笙箫默

第四章 命运

来源: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第四章 命运

她不明白,什么叫他也这么认为。

“我至今仍在怀疑,当年我的那些话,是不是正好给了你远走高飞的理由。”

以琛的声音不高不低,却一字一字重若千斤地敲在她心头。

他怎么可以这样说?他居然这样说!

她清楚地记着那天的情形。她听了以玫的话,立刻去找他证实。以琛是不会骗她的,他说不是就不是,她绝对会相信他。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欢以玫呢,那怎么办……

去的路上她能想到的最坏的情况不过是以琛告诉她他也爱以玫,绝料不到迎接她的会是他厌恶的眼神,和刀锋般凌厉的话。

“走,我不想见到你!”

“赵默笙,我但愿从来没有认识你!”

那样决绝的语气和神情,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心神俱裂。可如今他居然说,她,负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默笙盯着自己的鞋子,低而清晰地问。

不断流动的人群中停伫的两人多少吸引了周围的目光,以琛拉过她走到僻静的地方,松开她,点起一支烟。

要怎么告诉她?如实?

不行。

他定定地开口:“那天,你父亲来找过我。”

瞥见她骇然的神色,俊颜浮起淡淡的讽笑。“没想到?呵!我也没想到,我的女朋友竟然是市长千金。”

默笙脸色蓦地发白。市长千金!市长千金!多讽刺的一个称呼!

她和以琛来自同一个地方——y市。当年欢天喜地的把这个当作天大的缘分和巧合,如今却是天大的难堪。

如果他知道她是赵清源的女儿,那么他必定也知道……

默笙不稳地说:“我爸爸的事,你应该知道。”

“是。”以琛点头。赵清源贪污受贿千万之巨,事迹败露于狱中自杀,举国震惊。

默笙闭眼,无所谓了。

“我爸爸、他对你说了什么?”

以琛垂眸,那天赵清源对他说的话还清晰在耳。“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小笙很喜欢你,我也不想反对。如果你愿意和小笙一起去美国,我会帮你把一切都办好,签证房子学校都不用你担心……”

多么诱人的条件!

半晌,以琛沉沉地说:“我一个靠打工和奖学金度日的穷学生,你觉得他会说什么?”

默笙沉默,她了解她的父亲,没有利用价值没有背景的人他向来不屑一顾,她完全能想象出他对以琛说了多过分的话。否则,以以琛的冷静,怎么会对她发这么大的火。

“对不起。”真相竟然是这样的!长久以来的认知遭到彻底地颠覆,默笙思绪纷杂,只觉得翻江倒海一般的乱。

“你这个对不起是为谁说?为你自己,还是你父亲?如果是代你父亲说,那大可不必。”以琛冷冷地说。

默笙薄弱地辩解:“我……当时并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来问我?”

以琛的声音宛如从地狱中来的冷酷犀利,“你连问都没问就判了我的死刑,赵默笙,你猜猜我这几年有多恨你?”

恨?

默笙惊惶地后退一步,却逃不开他的掌控范围,双肩猛地被他抓紧,力道之大让她怀疑自己的骨头会不会被捏碎。

“我从来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既然招惹了,为什么半途而废?”这样绝望而愤怒的质问语气让默笙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了,只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不敢看他。

“我现在只想问你,”以琛渐渐平静,灼人的视线盯住她,“如果当时你知道这一切,你还会不会走?”

她还会不会走?默笙楞住,想不到他会问这种问题。

如果是七年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不会”,毕竟当时在她来说,去美国真的单纯是为了逃避感情失败的痛苦。可是现在呢?现在她已经明白七年前的一切都是爸爸早已经策划好的一场逃亡,否则,签证怎么可能在几天内就办好?否则,美国的一切怎么会早已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决定,她毫不怀疑当年就算她不想去,也会被押上飞机。

默笙低下头,“对不起。”

以琛明白了,倏地将她放开,眼中的失望和怒意简直可以将她生生凌迟。

良久他才勉强镇静地开口,“那现在呢?”

什么现在?默笙不解。

“你现在要不要回到我身边?”以琛有些僵硬地说。

外面的世界突然寂静,默笙惊愕地望着他,只听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我不打算在这方面浪费太多时间,也没有兴趣去重新认识一个人经营一段感情,所以你最适合,不是吗?”

是吗?默笙怔怔地听着,一颗心渐渐下落。

因为认识,因为合适?

可是以琛,你真的认识眼前的这个赵默笙吗?这个她,有时候她自己都会觉得好陌生好陌生……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再没有力气去追逐一颗遥远的心,再不想拥有一份随时会覆灭的感情,那种整个世界在自己周围轰然崩塌的声音,她再不能承受第二次。

所以,以琛,“对不起。”

原谅我的懦弱。只是我没料到,原来竟连你都无法给我勇气了。

她竟然这么快就拒绝他。以琛定了定说:“你不用这么快回答我,你……”

他的话被默笙轻轻打断。“我结过婚了。”

话音猛然煞住,以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一字一字清晰无比地问:“你说什么?”

默笙盯着地上自己的影子,低低地说:“我结婚了,三年前,在美国。”

以琛脸色冷冽阴沉,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可以把周围的空气都冻住,他恶狠狠地瞪着她,仿佛随时会伸出手把她掐死。

久久,她才听到他冰寒透顶的声音。“赵默笙,我是疯了才会这样让你践踏。”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