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笙箫默

第二章 转身

来源: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第二章 转身

夕阳西下,彩霞满天。

何以琛站在十楼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奇怪自己怎么会有了欣赏夕阳的心情。

也许,因为她回来了。

美婷推开门,就看到何律师背对着她站在窗前,手里夹着烟,一身落寞的样子……落寞?美婷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了,这个词能用在从来都是自信沉着的何律师身上吗?

以琛听到开门声,转过身问:“什么事?”

“哦。”美婷这才从自己的迷思中惊醒,快速地说:“何律师,红远公司的张副总来了。”

“请他进来。”以琛收起杂乱的思绪,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瞥了一眼壁上的钟——五点,她还没来。

好不容易送走了张副总,以琛疲惫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猛的一只巨掌拍下来,以琛无奈地睁开眼。“老袁。”

大学毕业后他拒绝了研究生保送,直接来到现在更名为“袁向何”的“袁向”律师事务所里工作,现在已经是合伙人之一。老袁和另一个合伙人向恒都是c大校友,向恒比他早一届,老袁则已毕业多年。

形象更接近劫匪的魁梧大汉悠闲地在他对面落座,嚣张地跷起二郎腿。“接下来准备干什么?”

以琛头也不抬地说:“加班。”

“不会吧!”老袁怪叫。“今天是周末哎!”

“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老袁重复他的话,摇摇头。“这的确像是冷血无情工作狂何以琛说的话。”

以琛眯起眼。“我倒不知道你修辞学学得这么好。”

“no,no,no。”老袁摇摇手指。“这是所有认识何以琛这个人的女性同胞们的共识。”他贼兮兮地凑过来。“以琛,我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是同性恋还是有隐疾?”

对这种无聊低级分子,理他就是神经病。美婷进来送上两杯咖啡,以琛叫住她问:“今天有没有一位赵小姐来过?”

美婷想了想摇头说:“没有。”

以琛嗯了一声表示知道,对美婷说:“我这里没什么事了,你早点回家吧。”

美婷摇头说:“我不急的,何律师你什么时候走,要不要我帮你买点吃的来?”

“不用,谢谢。”

美婷哦了一声,满脸失望地出去了。

老袁啧啧出声:“喂,美婷美女对你有意思哦,要不要来段办公室之恋?”

“人家是正经的女孩子,你别胡说八道。”以琛警告他。

铁石心肠!老袁暗暗摇头,以琛对待女性的态度一向有礼周到,但从不逾越,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何以琛”这个名字下壮烈成仁。

也不能怪那些女人趋之若鹜,就算以老袁男性的目光看来,何以琛还是太优秀了。撇开他英气逼人的外表,光这几年他在律师界里逐渐崛起的名声和坚毅正派的形象就足以吸引任何骄傲或者美丽的女人。

“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那么多女的你就没一个心动的?那个外企的美女总监,身材很辣哎!那个电视台的女主持,你们合作那么久难道没擦出点火花?还有咱们精明能干的同行许霹雳,今天在法院遇到她,她还旁敲侧击地问起你……”

老袁越说越兴奋,以琛听而不闻,随他胡说八道。

独角戏有什么好唱的,老袁沮丧地停住,一会儿又两眼放光。“我知道了,一定是咱们的小妹以玫,你对她总算还有点人性。”

以玫经常到事务所来,老袁对她是极熟的。

“她是我妹妹。”以琛没好气地说。

“少来,你们又没有血缘关系。”老袁一副熟知内情的样子。

“那也不能改变什么。”

以琛语气颇淡,但其中的绝对老袁还是听出来了。老袁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以琛的固执他是领教过的。

“何律师。”美婷进来,手里拿着一个信封。“刚刚有位小姐送了这个来。”

以琛一摸就知道是什么。“那位小姐呢?”

“她留下东西就走了。”

“走了?”以琛脸色一沉。“走了多久?”

“不到一分钟。”

以琛没有细想,拿起车钥匙和外套就往外去。老袁跟在他后面叫:“你去哪里?”他仿佛没听到似的。

在门口老袁恰好碰到刚刚从法院回来的向恒。“他是怎么回事?”

向恒看着他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我想我知道原因。”

“你知道?快说,快说。”

“刚刚我在楼下看到一个人,我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她。”

“谁?别卖关子了。”老袁不耐烦地说。

“你觉得以琛是个什么样的人?”向恒不答反问。

“冷静、理智、客观。”老袁中肯的评价。

“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不冷静、不理智、不客观。”

老袁好奇心起。“女的?”

“对,他以前的女朋友。”向恒虽然比以琛高一级,却是一个宿舍的,对以琛的过去很了解。

“女朋友?”老袁一副听到天方夜谭的表情,“他有过女朋友?”

“对,后来她女朋友因为去美国和以琛分手了。”

“你是说……”老袁瞪大眼睛,“以琛被人甩了?”

“对,而且是不告而别,他女朋友去了美国他才知道消息。这件事在学校传得很广,以琛很颓废了一阵子,那时候他抽烟喝酒全学会了。”

“不会吧……”老袁实在想像不出什么样的女人会抛弃何以琛。怪不得他不近女色,原来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正值下班的高峰期,默笙不急着回去,随着拥挤的人流无目的地乱走。

直到刚刚,她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和以前真的很不一样了。以前的她绝对不会这么退缩,明明很想很想见他,却不敢。

那时候不管以琛多么冷漠,多么拒人千里,她都可以端着一张笑脸跟前跟后,现在却连说两句话的勇气都没了。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