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三十六章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我以为茶水间的事情,会就这样不了了之,没想到几天后,蒋娅就被调去了营销部,林副总的意思是,营销部正需要蒋娅这种口齿伶俐的人才。

就这样,蒋娅就去那个她讲过坏话的李部长手下工作了。

我由此深深地感觉到,林屿森先生的属性,好像并不像他标注的那样温和无害啊。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我竟然也被调职了。

林屿森的办公室里,被召唤而来的我迷惘地看着眼前的阵仗——张总,林屿森副总,还有我原来在财务部的主管……他们叫我来干什么?

张总看见我进来,笑哈哈地说:“小聂啊,你在管理部也够久了,怎么,想不想回财务部啊?”他拍拍财务部科长的肩膀,“老吴来向我抗议了,说借了他们的人不还啊。”

吴科长看起来也很迷惘,但还是干巴巴地附和说:“是啊,我们财务部人手是有点少。”

这是怎么回事?

我疑惑地看向了林屿森。

林屿森笑了一下,“小聂过来,本来就是借调,现在调回去也正常,当然……”

我忽然有点恼怒了,打断他:“这个难道不要先问问我的意见么?”

林屿森忽然又笑了,我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他看向了张总:“张总,这件事我先跟小聂谈一下,我们也不能不尊重员工的意见。”

“好好,你们年轻人先聊聊。”张总站起来,意味深长地说,“其实呢,我年纪大了,公司的事啊,人事的事啊,我是不太管的。”

说完他就带着从头到尾一头雾水的吴科长出去了。

林屿森起身客气地送走了张总,然后关上了门。

我问:“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张总忽然跟我说,要把你调回财务部,我还以为是你……”他沉吟了一下说,“原来是聂总的意思。”

我吃了一惊:“你是说……我爸?”

他点点头,“张总的言下之意,应该是了。”

“可是我爸不是不管这家公司的运营吗?”

“嗯,是我大意了。”他一副沉思的样子,然后说,“曦光,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晕,我还以为他想什么呢,思考了半天的结论居然是请我吃饭?我满脸黑线地说:“……你的脑回路是怎么转移到吃饭上的?”

“聂总对我……可能有点误会,我估计他很快就会来找你,让你赶紧远离我,我要抓紧机会多……嗯,用你的话怎么说来着,刷点好感度。”

“……你怎么得罪我爸爸的啊?”

林屿森苦笑,坦然地说:“以前在总部,和聂家的合作方案上,有过不同的意见。算是拦过两次聂总的财路,得罪得不轻啊。”

我惊奇地看着他:“你是真跟我家有仇吧……”

“在商言商而已。”

“所以我爸爸对你印象不太好?”

“还好吧。”他认真地思索了下说,“聂总曾夸过我笑里藏刀。”

我“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你以为我不懂成语啊,这是夸奖吗?”

“外科医生,拿把刀再正常不过,不笑的话,病人怎么会放心。这不是夸我的职业道德是什么?”

“喂!”

林先生你的下限呢?

“其实呢,你回财务部也不错。”林屿森一派如释重负的样子,“对直系属下下手,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聂总也算帮了我的忙。”

这对话显然已经无法继续了。

“……好了,我也走了。”我飞快地闪人,到了门口又回头,“副总,上班时间,大家最好不要谈私事,下不为例哦。”

林屿森的判断一点都没错,周末爸爸就亲赴苏州召见了我。

我一坐下,他开口就问:“你跟林屿森是怎么回事?”

他的语气实在不算和善,颇有点质问的味道,我有点不高兴,一时没有回答。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爸爸的神色难看起来,简直等不到我回答了,怒气冲冲地,“这不行,你赶快跟他分手,我马上就把你调到别的公司去。”

我无语了,觉得他简直不知所谓。诚然我还没跟林屿森在一起,但是谁喜欢这样被命令啊。难得看到他这么气急败坏,我决定就让他误会好了。他拖了那么久都没解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这也算为自己和妈妈出口气。

“爸爸,这是我的事。”

“什么你的事我的事,你是我女儿!我独生女儿!”

“哦,我抚养权是归妈妈的。”

他神色一僵,叹了口气,摆出跟我讲道理的姿态,“我知道你气我,我最近太忙了没来得及处理一些事。可是你是我女儿,我难道还能害你,你年纪还小,不知道人心险恶,多少人盯着你的身家财产……”

“他们家也很有钱啊。”

“他没有继承权!”

虽然他是我爸,我还是忍不住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爸爸,他以前是很有名的外科医生,现在起码也是公司高层,没有继承权又怎么样,钱够用就好了啊,林屿森也不是那种野心勃勃的人。”

“不是野心勃勃的人。”爸爸的语气分外的刻薄,“他们盛家的子孙就没一个不是野心勃勃的,不过是有的没能力,有的没那命。”

他加重了语气,“林屿森没有那个命,但是你有!”

“他在盛远总部这一年多不知道给我们下了多少绊子,年纪轻轻就能让我吃暗亏,曦光你怎么斗得过他,只会给他卖了还给他数钱。”

爸爸说着益发地激动,“我在商场上这么多年,看人难道还会有错?这个人本性冷酷,笑里藏刀,十个你也不是他半个的对手。你以为他在苏州就心甘情愿?他是以退为进伺机而动,也是我疏忽了,我只知道他离开了盛远总部,没太在意他的动向,不对!”爸爸想起什么似的说,“他根本就是故意误导我,曦光,他就是冲着你来的!”

“行了行了。”

他的中心思想不就是人家林屿森看上的不是我,是他的钱嘛。

我故意气他,“如果他真的因为你的财富看上我,这难道不比看上我的外貌性格,或者其他别的什么,更加牢不可破吗?毕竟爸爸你银行里的钱万岁万万岁嘛。”

哼,而且我还不至于这么看低自己,难道我就“聂程远女儿”这一点可取?我真不明白爸爸这是在诋毁林屿森,还是在打击我。

不过我心里也有点吃惊,我潜意识里居然对林屿森这么信任?

爸爸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嘴唇动了几次,都欲言又止,可是最终还是说:“我本来不想说,我不想伤害你。”

“他追过念媛。”

我猛然抬头看向他。

“去年,哦,前年了,差不多也这个时候吧,你干妈的宴会,你也去了的,然后很早发脾气走了,你还记得吧?他当时陪盛先民一起过来的,念媛对他有点好感,宴会后就邀请他到无锡赏梅,结果他来无锡的路上出了车祸。”

我麻木地听着,心中又惊又怒,甚至羞愤交加,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这些事情要不是念媛跟我说,我根本不知道。”爸爸看着我的目光里充满了痛心疾首,“曦光,你还不明白吗?他看中的是我们家能带给他的好处,马念媛只是我……比较熟悉的小辈,他都趋之若鹜,何况是你,我亲生的宝贝女儿。”

我死死地盯着他,爸爸的神情毫无作伪。

沉默的气氛横亘在我和他之间。

良久,我站了起来,缓缓地说了三个字——“我不信。”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