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三十章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按照就近原则,我们先去了游戏城。

我其实也是第一次到游戏城,走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颇有点束手束脚。考虑到林屿森也是第一次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观察下别人怎么玩,但是林先生显然不觉得玩游戏也需要学习,换好游戏币,随便找了个没人玩的模拟滑雪机就把我赶上去了。

然后……

“小心石头。”

我被石头撞死了。

“注意转弯。”

我没来得及转,撞山上死了。

“前面有卡车。”

我毫无疑问撞卡车上了……

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了”三个字,我有点郁闷地转头看林屿森,等着他继续投币。谁知他却开始脱大衣了,脱完连西装也脱了,然后把衣服往扶手上一搭,折了下衬衫袖子,一派优雅自然地对我说:“下去吧,轮到我了。”

“……”

你、不、是、带、我、来、玩、的、吗?

我非常不甘心地从游戏机上下来,盯着他,就希望他赶紧撞树撞墙撞山。然而事与愿违,他虽然也是第一次玩,但是掌控能力明显比我好多了,看他迅速地连过了两关,我想起被他赶下去的新仇,忍不住开始捣乱。

明明应该向左了,我大喊:“要右转了,踩右边踩右边!”

明明应该走中间的路,我用力提醒:“左边的路是捷径啊,走那条~~”

可惜林屿森完全不为我所动,没一次上当过,眼看第三关也要过了,我灵机一动,看着屏幕上的人物要左转了,连忙喊:“左转了,踩左边。”

结果林屿森踩了右边。

屏幕上的角色惨烈地撞到了山上。

“哈哈哈哈!”我笑得不行了。

林屿森无奈地停下来:“你怎么忽然不骗人了?”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一点都不承认,“看看,这就是你不信任我的下场,好啦,下来下来,到我了。”

然后我们去了电影院。

电影是我选的,最新上档的大片,据说战斗场面很精彩,保证热血沸腾,保证激情四射,保证……睡眠质量……

“聂曦光……曦光。”

“……我睡着了?”我揉了揉眼睛。

“嗯,走吧。”

他帮我掸了下衣服上散落的爆米花,站起来,拿起我和他的外套往外走,我跟在他后面,走出放映厅才清醒了点,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我睡了很久?”

“五十分钟。”

……计时这么清楚干嘛……

我有些讪讪地转移话题:“最后结局怎么样?女主角救出来了吗?抓她的是谁?”

“男主角的父亲。”

“不会吧?为什么?”

“男主角的父亲做违禁药物实验,被女主角撞见……”

耳边忽然传来女孩子的一声轻笑,我转头望过去,一对小情侣正笑嘻嘻地看着我们,好像是刚刚看电影的时候坐在我们旁边的。

看见我看向他们,女孩子朝我竖了下大拇指,“你男朋友一心二用很厉害哦,剧情居然说得一点都没错。”

说完他们就笑嘻嘻地跑走了。

一心二用什么的……

我看了看那对情侣的背影,又看了下林屿森,“……你不会也睡着了吧?”

林屿森仿佛没听到似的,面不改色地抬手看了下腕表,“快一点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参加婚礼。”

“哦……好啊,你累了吗?那早点休息好了。哎呀,方师兄果然是吹牛的,他还说你做一晚上手术都生龙活虎的……哎,干吗?”

林屿森忽然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拖向了另一个方向。

“看夜景从这里上去。”

电影院在地下一层,同一栋楼里五十六层的酒吧,安静得就像另一个世界。从极致喧闹的游戏城和电影院,到了这样极致宁静的地方,我忽然就陷入了沉默。

窗外的小雪静静地飘荡着。

一侧首,就是城市璀璨的永不疲倦的夜景。

我是不是曾经一再地幻想,能和一个人在这样的夜景中快乐地走,或在这样静谧的夜色中相对而坐。

是不是曾经幻想,那个人能陪我一起看电影,我想买爆米花,他肯定会嫌弃这些是垃圾食品,却在一起看的时候,顺手拈走了几颗。

或许我会在看电影的时候睡着,撒了一地的爆米花。

是不是曾经幻想,和他一起去买衣服,选一堆衣服让他试,他肯定会不耐烦……

我曾经有过那么多幻想,想和他一起实现,可最终却是另一个人陪我完成。

服务员送来我点的果汁,我才发现我已经发呆太久了,而林屿森竟然也静静地看着窗外,我发了多久的呆,他就陪我沉默了多久。

世事多么奇妙,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在这样一个下雪的深夜,和林屿森这样安静地坐在一个地方一起看夜景。

我伸手圈住了果汁杯子。

“谢谢你。”

林屿森从窗外收回目光,朝我举了下杯,“不客气,大恩不言谢。”

我一下子笑了出来。

不知道是烛光还是氛围的关系,我忽然觉得对面的林屿森,从姿态到动作,一举一动都那么的优雅得体,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杀伤力。

我蓦地就对他产生了浓烈的兴趣,抛开那些繁杂的思绪,好奇地问他:“林屿森,你几岁了啊?”

“聂曦光,你对你上司也太不了解了。”

“……你到底是给我打工的还是我上司啊?”角色转换也太自如了吧!

他笑了。“这个职位不错,一边可以管你,一边还要给你赚钱。”

“是奴役我吧。”我没好气地说,“快说啊,几岁了。”

“比你大六岁。”

我算了下,“不可能啊,你有博士学位吧,能读完博士还当过医生,不可能这么年轻啊。”

虽然他看上去就一副年轻有为的样子。

林屿森似乎噎了一下,“……我念书比较早,拿到学位也比较早。”

“哦,这样……对了,为什么方师兄叫你医学院第一禽兽啊?”我兴致勃勃地问。

他咳了一下,“聂曦光,你这样当面问我这种问题合适吗?不如你以后有空问问……方师兄?”他顿了一下,“你们不是都交换手机号码了吗?”。

他端着酒杯靠向椅背,“他到底说了我多少坏话,好像把我的老底都兜给你了?”

“放心吧,你的感情史啊八卦啊什么的,方师兄都没说啦~”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