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二十八章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司仪在台上宣布婚礼即将开始,我们告别了老人,往方医生那桌走去,林屿森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忽然被人宣布“在追”,虽然明知是安慰老人的说辞,我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可看到林屿森这么低落,我又忍不住主动跟他搭话。

“你怎么了?”

“我已经有一年多没去看老师了。”林屿森说,“老师是神经外科的权威,桃李满天下,可是悉心栽培的,也就那么几个,我是其中之一,还是关门弟子,我辜负了他一番心血。”

“这又不能怪你,他也没怪你啊。”我最看不得他这样意志消沉的样子,连忙打断他,“而且你现在也很厉害啊……起码你未来老板很欣赏你的。”

“未来老板?”林屿森一下子失笑了,“你吗?”

“就是我!”我大力地点头。

“那一言为定?”他眼眸深深的,“将来可别把我踢出门。”

“一言为定。人家婚礼唉,你赶紧高兴起来行不?看在我人生中第一次当众被表白就这么被你浪费了的份上,你也应该高兴啊。”

“是吗?你行情这么差?”他目光很同情。

我:“……”

你恢复得也太快了吧?

一男一女一起参加别人婚礼果然蛮令人尴尬的,我们在方医生那桌一坐下,就又被打趣了。他同学开口就是:“哎哟森哥,终于舍得带女朋友出来见人了?”

林屿森这次的回答正经极了。

“这是小聂,我公司的同事,之前陆莎一声尖叫把她吓得从楼下掉下来,心里愧疚,特意让我带她来参加婚礼。”

简单明了正派,我很满意。

方医生却“噗”地一声喷茶了。在大家惊讶地目光下,他擦了擦嘴,起哄说:“老规矩啊,师弟,最后一个到的罚酒三杯。”

“免了,晚上还要开车回苏州。”

“少来,老规矩不能变的,我们这谁不开车啊,大不了打车,来来来,满上。”别的同学也反应过来了,手明眼快地倒了满满的一杯红酒递给了他。

林屿森认真思考了一下,说:“我找人代喝吧。”

然后他把酒杯塞给了我……

满桌人都震惊了。

当然包括我……

方医生目瞪口呆了好一会才说:“师弟,论不要脸师兄果然不如你!”

我速度给他加了个一。

不过,看着他硬塞到我手里的红酒,我心底最后一丝异样都抹去了,彻底地松下了心神……

这么无耻不可能是追人的节奏啊!

整个婚宴都很开心。

不知道是物以类聚还是怎么的,他的同学都很风趣,我一开始还有点拘束的,但是左边林医生右边方医生,要一直保持拘束的状态还真难啊……

只有新人敬酒的时候有点小尴尬。

按我家这边的风俗,是习惯在新人敬酒的时候给红包的,结果上海这边,似乎都习惯进酒店的时候就给,于是新娘新郎来敬酒的时候,全桌就我一个人拿出了红包==

新娘子坚持不收我的,“你跟屿森一起来的,我怎么能收你的红包,屿森的礼物早送到我家了。”

满桌人都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尴尬极了,“他是他的,我……”

“收吧。”林屿森说。

新娘子迟疑:“这不是收双份……”

林屿森淡定地说:“你到时候还她双倍好了。”

“啊,不用……”

“那也行。”新娘子立刻笑眯眯地从我手中抽走了红包。等她走了,我坐下扭头问林屿森:“你干嘛叫人家还我双倍,就算是开玩笑也太冷了吧。”

“我考虑到……通货膨胀,觉得不能让未来的老板吃亏。”

我:“……谢谢哦!”

新人敬过酒后,酒席也吃得差不多了,他的同学开始讨论接下来去哪里玩,方医生是最积极的一个。他们商量了半天,最后定了闹完洞房去唱K。

我悄悄地问林屿森:“我们不用去吧?”

“不喜欢?”

我无奈地说:“你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我对唱K的态度了”

他闻言非常专注地看了下我。

我黑线:“你看我脸干嘛,我名字又没写在脸上。”

他笑了:“嗯,我想想,聂?三个耳朵听觉灵敏,还有个作曲家聂耳,说明你在音乐上很擅长?”

“……表示我所有的天赋都在耳朵上,只能听听。”

“这样?”林屿森不是很诚恳地表达了下遗憾,“那闹洞房呢?去不去?”

为什么刚刚大家讨论的时候他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在却好像比方医生都积极了?

“当然不去啊。积德啊,不然你自己结婚的时候……”

“有道理。”林屿森看着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方医生凑过来问林屿森:“怎么样你去不去,你不是挺想结婚的嘛,提前见识一下闹洞房涨涨经验啊。”

林屿森非常诚实地回答:“她说让我积德,不然自己的婚礼上……”

林医生你真是卖队友一百年啊!

方医生万分震惊地看着我:“小聂你这么着急嫁人啊,这么早就担心自己被闹洞房?”

“……哪有?!”

“不着急?那就一起去闹洞房啊!”方医生一脸的坏笑。

我就这样被拉去闹洞房了。

我本想看一下就走的,结果……我居然不想走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人闹洞房,没想到居然这么好玩。我虽然不会去捉弄新人,但是一点也不妨碍我看着别人去捉弄,顺便拍手助威。

最后还是林屿森把我拉出了酒店的蜜月套房。

站在电梯里,林屿森有点无奈地说:“以后不能让你和师兄混,你学坏太快了。之前不是说要积德吗?”

“哦,我想过了,我的年纪结婚还早呢,不着急这么早积德的。”

“唔,不一定,也要看对方的……”

我瞅瞅他,忽然想起方医生说他想结婚,笑眯眯地说:“放心吧,我不会把这些招式都用到你婚礼上的。”

他看了我一眼,“非常高兴你能参加我婚礼,不过我估计你到时候没空闹洞房。”

都参加婚礼了,怎么会没空闹洞房?

我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他当新郎时被捉弄得不行的样子,顿感一阵欢乐,立刻把刚刚做出的承诺毁了。

“你结婚的时候等着吧!”

“一定等。”

他笑意满满地说。

我们走出酒店,才发现外面已经飘起了雪花,林屿森的车停在对面的停车场。他披上大衣,“你在这里等我,我把车开过来。”

我一个人站在台阶上,等着他开车过来。室外多少有点冷,我抱着手臂,看着缓缓落下的小雪,思绪渐渐地放空。

朦胧中好像听见有人喊我。

“西瓜?”

幻觉了吗?我怎么感觉听到了老大的声音。

我转过身,看见了那久违的,清瘦挺拔的身影。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