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二十六章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是不是我一直这么“二”下去,林屿森就会一直找我加班啊?

我关掉了大办公室的灯,去他办公室探头,敲了敲门:“副总,你还不走吗?我先下班了。”

“等下。”

他收拾了一下文件,关掉了办公室的灯,和我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夜晚的办公楼里特别的安静,一时间整栋楼好像只有我和他的足音。静静地走了一阵,我忍不住问他:“副总,你为什么老叫我加班啊?”

“聂曦光,这家公司你家有49%的股份,利润一半归你家。”

“所以?”

“所以叫别人加班我会有罪恶感,觉得在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他温和地说,“让你加班就没这个罪恶感了。”

“……”我该说什么?

“还有,聂曦光,下班了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副总?”

“为什么?”

“嗯,会有一种下了班还在给你打工的感觉。”

“……”

我能说,这几天我对这样的林屿森都已经习惯了吗?这大概才是他的本性?我想起他和方医生聊天的样子,好像就是这样随意又风趣的感觉……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出了办公楼,我无语地朝他挥挥手跑开:“林屿森,再见!”

他忽然喊:“聂曦光,回来。”

我又跑回去,“怎么了?”

“今天早上,我办公桌上的无锡大阿福,是你放的?”

我抬头望天,“是啊,有人说要抓主要矛盾嘛,我上次回苏州的时候在火车站等车,忽然就顿悟了啊,就在火车站买了一个,十五块钱,不用谢啦。”

“哦对了。”我补充了下,“那个是给你挂车上的,不是放桌子上的。”

他盯着我,“买了这么久,怎么现在才给我?”

“之前我一直在抚平大餐带给我的伤痕呀。”一顿饭刷了我上班以来所有的工资啊~~~

“受创这么深吗?你早点给我,说不定我就不会忘带钱包了。”他蓦地笑了,抛给我一个小瓶子:“三无产品,敢不敢用?”

我反射性地伸手接住,“这是什么?”

落在我掌心的是一个碧绿色的小瓶子,玉质的,却一点冰凉的感觉都没有,温温热热的,好像一直被人握在手中。

我拧开,一股清清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

“去疤痕的中药药膏。”

“啊?”

“你那些皮外伤留下的疤痕可以用这个消除,效果不错。”

“谢谢……”我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其实已经不要紧了,疤痕过阵子就淡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带的出去?”

什么带得出去带不出去?我疑惑地看着他,还有,他这一副挑剔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林屿森递给了我一份红色请柬。

“林副总朋友的婚宴?就是上次尖叫害你掉下去的那个女的?”羽华一边问,一边递给了我一只大红苹果。

“是啊,他说他朋友上次就是路过苏州送请帖的,结果看见我爬窗户,吓得不行,好像有恐高症吧……这个苹果蛮好吃的。”

我赞美了下苹果后继续说:“林副总说她一直觉得很内疚,所以特意邀请我去参加她的婚礼,元旦那天在上海……我要不要去啊?”

殷洁说:“当然要去!白吃白喝为什么不去!咦,你应该不用送份子吧。”

我不确定地说:“……不用吧?哎,这个不是重点啦。”

“怎么不是重点!”殷洁从床上跳下来,手脚麻利地打开请柬,“你看这里,哦,你和林副总的名字是写在一起的嘛,那你就不用送啦!咦,你的名字好像是新加上去的。”

“那肯定啊,人家一开始又不认识我。”

“也是。反正,不要送份子就必须去,你打扮漂亮点!待会回你宿舍好好地配一下!目标!白吃白喝!”

……我怎么感觉她比我还兴奋。

“哎呀,说起来你都和副总一起参加婚宴了啊!”殷洁用力地感慨着:“这就是患难见真情啊!早知道你跳下楼就能让林副总对你改观,你早该跳了啊。”

我瞪了她一眼:“要是让你从二楼跳下去就给你升职,你跳吗?”

殷洁很为难。“升多少?”

……我决定无视她。

婚宴的事情我一直拖着没给林屿森答复,谁知道没过多久,我竟然又收到了一个红色炸弹。

是老大发的Email。

“西瓜,你元月2号在不在国内啊,国外圣诞节前后应该放假的吧,有空就回来吧,老娘结婚了啊!要是回国一定要来!要是在国外一定要包红包!我上海的电话是159xxxxxxxx,记得联系我,你这个家伙,出了国就不联系我们了。”

后面带了个横眉竖目的凶狠表情,很有老大的感觉。

我晕乎乎地把信来回看了好几遍,也没搞清楚什么国外圣诞节放假,满脸黑线地拨了Email里的号码。

很快那边接起:“喂,您好,哪位?”

“我啦,西瓜。”

“咦,西瓜你个死家伙,终于晓得联系我!等等,这是国内的号吧,你还在国内啊……”

“……我不在国内在哪里?这是我无锡的号啊,你们有我的电话的啊。”

老大在电话那头有些震惊的问:“你不是出国留学了吗?”

“谁说的?”我一脸黑线,“我只是出国玩了一段时间而已。我给你们发过短信的啊,让你们给我地址我给你们寄礼物……”

“我们都换上海的号码了好不好?”

“……”

好吧,其实不是没想过他们换号了,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想找到新的联系方式再容易不过,但是回国后这三个月,我却下意识地没有去找,总想着再过一阵子联系好了,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我错了……待会你把大家的号都发给我吧。你怎么会觉得我去留学了?”就算联系不上也不至于产生这样的想法啊。

“好像是容容说的,这不是你也没去盛远嘛。”老大很茫然的样子。

容容怎么会说我留学去了?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提到她我就想跳过,转了话题,“哦,不说这个了,你婚礼我肯定会到的。”

“光到可不行,你们所有人都提前一天来帮忙哦,一号就来吧,嘿嘿,我们穷,现场都要自己布置。”

所有人?

……

我顿了一下,当即拒绝:“一号我估计去不了,你知道‘财务’月初都要加班的……”

“元旦也加班?”老大狐疑。

“是啊是啊,惨无人道吧?”我怕她继续纠缠,连忙“嘿嘿”两声说,“这么快就结婚,老大你不会……”

老大大概被怀疑过太多次了,居然立刻爆发了:“老娘才没怀孕!靠,你们一个个太不纯洁了吧!”

“我没说你怀孕啊。”我喊冤。

“那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了想,“我想说……老大你不会,让你老公怀孕了吧==”

电话那边先是静默,然后猛然迸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没错,就是这样!西瓜啊,这么多人,就你看穿了真相啊!哈哈哈哈,明年他生完孩子你来喝喜酒!”

我被她这阵大笑笑得一哆嗦:“老大你笑点真低。”

“很好笑好不好,话说,曦光,你心情很好嘛。”

我一怔,“有吗?”

“有!隔着电话就闻到了。”

挂了电话,我撑着下巴发了会呆。连电话对面的老大都发现我心情好了,看来我心情真的很好啊,不过究竟是为啥呢,好像也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喜事啊。

难道是……

我不由自主地朝副总办公室里的林屿森看了一眼。

……难道是因为终于有一个大帅哥对我解除了仇恨值?

嗯,肯定是这样,这是一件多么可喜可贺的事啊,我和林屿森,在今年即将结束之前,在他车祸我跳楼之后,终于步入了——

和谐美好的上下级关系中。

很艰难有没有?

比人家谈恋爱还曲折有没有?

所以,我下了结论!

为了继续维持目前的友好关系,他朋友的婚宴我还是去吧!总不能让别人带着内疚结婚嘛!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