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二十五章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在家里如愿以偿地喝了几天骨头汤后,我圆润润地滚回了公司。殷洁和羽华一人一手扯着我,捏我身上的肉。

“胖了,这绝对有五斤。”

“……你们这是嫉妒。”

殷洁抓狂地说:“我能不嫉妒嘛!你天天好吃好喝的,老娘的活多了一倍啊有没有!”

我摊手:“看,知道平时我代你做多少事情了吧,知道我多重要了吧。”

殷洁嘤嘤嘤地说:“知道了大爷,我以后再也不敢忘记带钥匙了,你不知道我现在不带钥匙已经全公司出名了吗?上周五我送文件给林副总,走之前他居然表情很严肃地提醒我‘以后不要再忘记带钥匙’……让我死了吧。”

“哈哈哈,你还好意思抱怨,小聂可被你的马虎害惨了。”王齐走上来打趣了她一句,又对我说:“小聂你现在好了吧?我们部门的人本来打算一起去看看你,但是林总说你这个病需要静养,一群人去不太合适,我们就都没去,你可别见怪啊。”

“啊,不会。”

林屿森……听他们提到他,我有点走神,不知道回到公司,又会是怎么个样子……

很快就在周一晨会上看见林屿森。

晨会没什么要事,按照林屿森的风格,几句话交待下工作就结束了,有时候五分钟都不用。不过这次结束前,他忽然开口说:“最近我听别人说,我们部门的风水有问题。”

大家面面相觑,殷洁低声说:“我怎么没听说?谁在胡说八道啊,都传进林副总耳朵里了。等着倒霉吧!”

其他人表情也比较气愤。

然而林屿森显然没有追查的意思,话锋一转说:“不过上个月我出车祸,这个月又有同事,唔,跳楼,别人有所想法也在所难免。”

跳楼……我正好拿起水杯喝水,差点喷茶。

“所以我打算本周我们部门的人出去聚个餐,也好转转运。”

聚餐还能转运?我虎躯一震,还没来得及表现我的震惊,就听他继续说,“这次聚餐当然不能算公费,由我和聂曦光一起分摊。”

……

震惊——大家看我的表情。

震惊——我看林屿森的表情。

我弱弱地问:“为什么我也要分摊?”

其他部门都是老大请客的啊!

林屿森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难道不是我们相继出事才引起流言吗?”

……这也行?而且你别把话说得好像我们闹绯闻了似的好么……

最后我只能问:“贵么?”

林屿森朝我微微一笑。

我是在同事们各种奇怪的目光中度过一天的……

殷洁忧心忡忡地说:“哎呀,林副总选的地方会不会很贵啊?据我夜观星象,你必定是个月光族,要不要我借点你啊!”

我实在觉得是个无妄之灾啊,请客没问题,请客转运真的……有点突破我的智商。

“那你夜观星象帮我算算,我不带钱包让林副总一个人付会怎么样?”

殷洁鄙夷地看着我:“这个不用观星象了,我用膝盖一算就知道隔天你会加班,狠狠的。”

“你别担心啦,以咱们林副总的风度和人品,也就是说说而已,不会真的要你付钱的,PS,就算要你付钱也不会贵的。”

于是我只能乖乖地揣上钱包,等待林副总的召唤了。结果殷洁果断高估了林屿森的人品……

贵就算啦,大家都很惊喜能吃这么豪华,我也不是真的心疼钱,不过跟殷洁叫唤一下而已。问题是……

大家开心地吃完,林屿森起身去付账了,殷洁扯扯我的袖子,眼神表示:看吧,我说得没错吧,林副总果然单独付钱了吧。

我给她竖了个大拇指表扬一下。

然后我就收到了林屿森的短信:到前台来下。

我莫名其妙地起身过去了,大家大概以为我去洗手间,也没在意。到了前台,林副总微倚在吧台上,微微笑着,一点都不见尴尬地对我说:“聂曦光,我忘记带钱了。”

“……”

一千头神兽奔过的心情,你们不会懂。

我默默掏出卡刷账的时候,林屿森就在一旁看着我,我总觉得他这会眼神特别亮,好像有种捉弄到我,他很得意的感觉。

呃,这是错觉吧?我们的副总不可能这么耍赖。

我默默地收回卡,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但是心里其实一点都不生气。吃了他那么多顿饭,请他吃饭太理所应当了。

“我想起来,上次的住院押金还没给你。”

“……”

我摇了摇手里的银行卡,“两清了哦?”

他笑了一下,“嗯,都两清了。”

回去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是打车,我则因为殷洁比较无耻的关系,第一时间被拉上了林屿森的车……当然我也比较配合……

同车的还有另外两位同事。

副座上的男同事一直在感谢林屿森,“真的没想到副总会请我们吃这样的大餐!”

“不用客气。”

林屿森的语气坦然得不得了。

“这顿一定很贵吧?”

“唔,还好。”

……

我只能默默地把头埋在了殷洁身上。

殷洁惊了一下,摇了摇我,“曦光你怎么了?晕车了啊?”

“没……吃撑了。”

殷洁:“……”

我分明听到前面传来轻轻的笑声。

很快就到了公司,我们下了车,跟林屿森挥手告别。走了一小段路,我回过头。

我忽然有点不安心。

这一切怎么这么不真实呢。

之前还好像敌人一样,真的可以一下子就像朋友一样了吗?互相调侃互相打趣……

可以变化得这么快吗?

“等我下。”我跟殷洁说了一声,飞快地跑了回去。

林屿森的车还没走,大概看见我跑回来,他从车里下来。

“东西掉车上了?”

“没有。”我摇摇头,小喘着气,站在他面前,很认真地抬头问他:“林屿森,我们真的彻底和解了是吗?”

他凝视我,语气斩钉截铁:“是。”

我猛然觉得心情真好,然后又想起问他:“那你以前到底为什么看不惯我?”

初冬的夜里,路灯光昏黄。

四周无比的静谧。

我以为不会得到他的答案了,却听见他柔和低沉的声音。

“因为你无忧无虑。”

“……什么?”我简直怀疑我听错了。

“因为你无忧无虑。”他说,停了一下又补充,“忘性又大。”

什么跟什么……

我还想追问,他却不再给我机会了:“好了,你该回去了,他们都在看着我们。”

我一回头,果然殷洁等人正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们……

我只好满头黑线地跟他道别。

回去的路上,我绞尽脑汁,终于理解了林屿森的意思,无忧无虑,忘性又大,这是在说我二吧。

殷洁八卦地问我,“你刚刚跟林副总在说什么啊?”

“我问林副总以前为什么看不惯我。”

殷洁好奇地问:“他说了?”

“嗯。”我点点头,忧郁地翻译给她听,“他说我太二了。”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