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十五章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回到宿舍我还有点茫然,殷洁夺过我手里的硬盘,迫不及待地插上电脑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抱怨:“你怎么这么慢啊。”

我语气挺飘忽地回答她:“我刚刚在办公室下载,忽然来了个男人,又莫名其妙地走了。”

殷洁立马按了暂停,扭头问关键:“艳遇?帅吗?”。

还好羽华的反应比较正常,担心地说:“你被抓包了啊?谁啊,哪个部门的?不会去告诉领导吧?”。

“不认识是谁,应该不是我们公司的吧。”不然这么出色的外表,我不可能没有印象啊。

“算了算了,看电视吧。”我摇了摇头,决定把这件诡异的事情置之脑后。

第二天一上班,我就收到殷洁的短信,“天哪,曦光,我们副总来了,惊天地泣花痴啊,你快来看。”。

殷洁向来是有一分说十分的,但是我还是被勾起了浓烈的兴趣。作为一个被借贷搞得晕头转向的可怜财务,我觉得我有权利抽出十分钟去围观一下帅哥,于是随手拿了份东西,假装有事要去管理部,跑到了殷洁那……

先装模作样地在殷洁的格子间旁边站了一会,说了两句话,然后才在殷洁挤眉弄眼地暗示下,向副总的办公室看去……。

然后我就绝望了。

副总办公室透明的玻璃窗内,那坐着都让人觉得挺拔的身影,赫然就是昨晚我在办公室遇见的那个男人。

我慢慢地扭回头,沉痛地搭着殷洁的肩膀说:“完蛋了。”

“怎么了怎么了?”殷洁还沉浸在上司居然帅到惊天动地的喜悦中:“难道你对林副总一见钟情,从此万劫不复彻底完蛋了?”

我被她雷倒,决定不告诉她林副总就是我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男人,不然依照她的八卦程度,说不定下午我就会听到什么绯闻了。

我摇摇晃晃地走出她的办公室……给上司留下那样的第一印象,我觉得我的职场之路,从此多艰矣……

不得不说,我的预感令人郁闷的准确。一周后,我就遭遇了第一场职业危机——我签名的一笔应付账款上,把美元当成人民币付出去了。

虽然我签了名,但是这笔账其实并不是我做的,我刚刚入公司,还处在学习阶段,实务方面仍然由老人动手,新人跟着看看,然后签名盖章就行了。但是这种情况下,我当然不能这么没义气。

带我的老员工欧琪琪眼睛都急红了,带着我排查原因,很快就发现,原来采购部打过来的单子上就是美元,电脑系统里相应也是美元单位。虽然后面附带的合同复印件写明了是人民币,按照公司规定,我们也应该仔细核对,但是实情是,财务部一天做那么多账,谁有功夫一个个去看附带资料。

这种事情其实应该发生的概率很小的,因为采购部做单起码要一人经手一人审核,我们财务做账要一人经手一人审核,最后出纳还要看一下……但是,它就是发生了。

现在的关键是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然而,显然大家表现出的关键是——怎么推诿责任。采购部的人直接到了我们部门,本来大家还好好的说话,最后一言不合,就开始大声指责起对方来。

后来不知怎么的,那个采购部的男员工竟然说:“欧琪琪,这笔帐又不是你做的,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不知道是离间还是推诿,采购部的一个男员工居然把矛头指向了我,点点上面我的签名说:“谁做的谁负责。”。

我虽然着急,其实并没有惊慌,觉得这事我顶下来也没啥,但是他们这样的态度实在令人不愉。正要开口,就听欧琪琪抢在我前面说:“是我做的,小聂只是盖章而已。”

我不由有些感动。心想那些电视和小说里说的职场勾心斗角也未必真实,毕竟这世上还是普通人多,哪有那么多阴谋诡计尔虞我诈。

我举手说:“财务部的责任是我的我认,其他人的责任我是不认的。”。

欧琪琪正在升主办会计的关键,闻言颇有些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但是还是维护我说:“她只是新人,不懂这些,我看我们现在也不要先追究谁的责任,关键是钱怎么追回来。我们科长又出差了,明天才回来。”。

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欧琪琪接到了电话,放下电话她白着脸说:“林副总知道了。”

既然上层知道了,这事估计就不归我们管了。采购部的人也回去了,过了半个小时,欧琪琪又接到了出纳的电话,说了几句她放下了电话告诉我:“出纳说对方答应今天就退款。”

我松了一口气,欧琪琪也是,但是她脸上却一点喜色都没有,也是,给新副总留下这种印象,以后前途实在堪忧。

她一直对我很好很耐心,我便主动说:“琪琪,这个事情要是副总会问起,就说我做的吧。”

欧琪琪抱着侥幸心理说:“也许副总不问了呢,毕竟已经解决了。”

然而侥幸心理毕竟要不得,下班前,我们三个部门的相关人士,都被叫到了副总办公室。

进去的时候林副总正在批阅文件,姿态颇为行云流水。让我想起曾经在一份比较重要的应付款上看见过他的签名——林屿森三个字,也是这种行云流水中带点潦草的感觉。

“请坐。”

他语气颇为温和。

我们互看了一眼,没想到犯错来到主管办公室居然还有这么客气的待遇,大家迟疑了一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文件签完了,林副总抬起头来,居然直接就对上了我的视线。那是……跟刚刚那种和煦的语气完全搭不上边的目光。

我怔住,想再看仔细些,他却已经把目光挪向了别人,语调还是那么的温和从容:“我希望这是仅有的一次。”。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平平淡淡的,却让人不敢多言,然后他拿过一旁的账本,目光落在账本上签名的地方。

“这位聂小姐,我觉得你显然不适合从事财务相关行业。”。

他想干什么,这语气不会是想开除我吧?我吃了一惊,就见他垂下目光,波澜不惊地说:“从即日起,调到管理部。”。

这下不止我吃了一惊,办公室里其他人震惊的目光也一起向我射来。

调往管理部?。

这……是怎么回事?管理部是直接对副总经理负责的,我调过去不就等于直接变成他的手下了吗?。

这算惩罚?其他人的目光里充满了疑问和揣测……

我忍不住问:“为什么?”。

“为什么?”他看向我的眼神终于也那么和煦起来,然后说:“聂小姐你还在试用期。”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