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五章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结果,我准备了半天,到了上海,一点都没用上。

那个负责面试的李经理比我还客气,一口一个聂小姐,什么都没问,客气的和我聊了一个小时,然后就说欢迎聂小姐加入。还问这次来上海是否安排好食宿,如果没有公司可以代为安排等等。

我一头雾水地应付完,起身离开的时候,李经理拉开门送我出去,笑容:“聂小姐,代我向聂先生问好。”

原来如此。

父母离婚后,我和父亲已经久未联系了,差点忘记了我父亲是聂程远。我的父亲,我倾向用比较英俊的中年大暴发户来形容他,年轻的时候穷得揭不开锅,只有我老妈肯嫁他,人到中年身份地位都有了,却追求起爱情,和老妈离了婚,和当初离开他的初恋情人在一起。

还好我老妈豁达,跟我说:“你爸年轻英俊的时候都归我了,现在老头子一个谁稀罕。”不过她却严禁我从父亲那里拿一分钱,说我是归她的,我想老妈心中其实还是介意的。

前几天久未联系的父亲忽然打电话给我,问我何时毕业有什么安排,听我说投了简历,问我投了哪家公司。我哪里记得那些公司的名字,唯一知道的就是庄序帮我投的那家叫什么盛远的公司,就说了这个,父亲当时没说什么,然后又问了些事情就挂了电话。

现在想来,他之后肯定通过关系做了安排。

原来不是因为庄序的关系,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失落。

在回南京的火车上,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去盛远工作。本来按照跟妈妈的约定,我是应该拒绝的,可是我忘不了走出盛远大厦的时候,抬头看到的对面大厦的那个标志。

金色的,在阳光下闪着耀眼光芒的圆弧型标志——A银行。

将来庄序工作的地方。

晚上回到宿舍,宿友都关切的问结果,我有些苦恼的说:“我还没决定要不要去。”

结果第二天和思靓一起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思靓埋怨我说:“曦光,你昨天说话也太不小心了,容容一直没有接到面试通知。”

啊,这我倒没注意,我点点头说:“知道了。”

下午那位李经理又打电话来,询问我签约的意向,我迟疑了一下说要考虑,他立刻又抬高了薪水福利,其实我所投的职位不过是个闲职,就算在上海,也不过三四千的薪水而已,哪里有他给我的那么夸张。

他大概以为我嫌薪水太低在拿乔。

挂了电话,忽然觉得有点难受,在学校的湖边来回的走。

几乎可以想象如果我去盛远工作会是什么样子。其实在无锡的事务所也是这样,和我同去的其他几个实习生都被指使来指使去做牛做马,唯独我最好过,就算有人让我办事,也是满面笑容客气万分。

可是别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呢?虽然我并不太在乎别人的想法,可是做一条庄序说的那种寄生虫,好像也很没意思。

在湖边游荡了一会,我打电话给妈妈,跟她说我想自己找工作试试,妈妈先是反对,后来说着说着却又高兴起来,说我终于晓得自己谋划了,然后又叮嘱我如果找不到别死扛着,她再给我找。

其实打电话前我还是模糊的一时性起,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怎么样,可是妈妈高兴欣慰的声音却让我坚定了起来。

自己找工作吧。

至于盛远……我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发呆。

我大概还是会拒绝的吧,不是因为爸爸,而是因为那里太近了。

去和不去,都是因为那里离庄序太近了。

打定主意,定下心来后,我继续赶论文,这几天烦恼工作的事情,论文进度又落下了。

这天我正在图书馆杂志室抄资料,手机中传来短信,是思靓的——曦光,回宿舍一下,有事。

咦,难道晚上要聚餐?

最近大四聚餐热,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看看的确是吃饭的时间了,我立刻把书还了,兴奋的背着书包往宿舍冲。

回到宿舍,推开门,先把书包扔床上,“谁请客啊?”

没人回答我。我这才发现宿舍里的气氛有点阴沉古怪,宿舍里的人除了小凤去了上海,其他都在,庄序竟然也在,我奇怪的看了他两眼,难道他又要请客?

只是,他们干吗都看着我?

过了一会,容容首先开口,语气绝对称不上友善。

“聂曦光。”

“干什么?”我莫明其妙。

“你还问我干什么,这不是太奇怪了吗?”容容冷笑说:“你做了那种事难道一点都不心虚?”

“我做了什么?”我被她这种指责质问的口气弄得有点火大,脑子里的鸡鸭鱼肉一下子全飞走了。

“容容,你理智点,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思靓从椅子上站起来,凝重的对我说:“曦光,你星期一下午,有没有接到容容盛远的面试电话。”

我摇头,这什么跟什么啊。

“到现在还不承认,聂曦光,想不到你居然会这么做。”容容说话时的表情是奇特的,似乎很气愤鄙薄,可是又带着藏不住的得意。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