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三章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在舅舅家住了一晚我就回A大了,因为我的论文快来不及完成了。

我毕业论文碘目是《网络经济中的寡头垄断分析》,基本上,呃,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这题目是啥东西。三月份之前我都在事务所里混,论文根本没动笔,现在才开始知道急,跟指导老师打电话被指导老师狠狠的恐吓了一番后,更是心急火燎的连泡了几天图书馆。

小凤发短信来的时候我正在图书馆里找资料,但是看到短信上“洗墨亭,三缺一”的内容后,我还是匆匆忙忙借了几本参考书,义无反顾兴致勃勃地赶去救场了。

在大四快毕业的学生里,打升级肯定是最流行的活动之一。我们宿舍六个人,除了容容不会打,我和小凤刚学会,其余三个人都是标准的牌迷。

等我兴冲冲地跑到洗墨亭,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庄序的背影,容容就坐在他旁边看牌,大概是听到我的脚步声,她回头。

“曦光,你来了。”

“嗯。”我点点头,放慢了脚步。

他们都已经开始打了,还叫我来干什么?

小凤抬头看到我,大叫到:“西瓜,西瓜,快来帮我看看这牌怎么打!”

我走到她身后,看了一眼她的牌。一把烂牌,而且是回天无力的那种,我说:“你随便出吧。”

反正肯定没救了。

果然这副小凤和思靓被打了个大光,庄序倒没什么,和庄序搭档的老大乐死了,乐呵呵的边洗牌边问我:“你怎么来了?”

我郁闷。“你们叫我来的好不好。”

小凤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啊,西瓜。刚刚给你发消息就看到容容和庄序过来,就先拉她们打了。”

“没事,晚上请我吃麻辣汤,我先回宿舍放书。”

在小凤哇哇抗议中我转身欲走,老大接了个电话后叫起来,“死老头!居然现在叫我去办公室!我手气正好。”

“谁啊?”思靓问。

“地中海。”地中海是大家对头顶中央秃了一块的系主任的爱称。

老大把牌一扔,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容容,犹豫了一下说:“容容,你来接手吧。”

容容摇头,笑:“你明知我不会。”

老大呵呵笑了一下,转向我时立刻换了一副颜色,凶巴巴的命令口气。“西瓜,过来接手,只准胜不许败!”

……跟庄序搭档?

我愣了一下,还没说话,思靓立刻嗤笑着说:“少来了,就她那牌技。”

我大四上半学期搬回宿舍才学会打八十分,牌技在宿舍里和小凤属于同一个级别,都是烂到底的那种,每次和我搭档的人都会比较痛苦,脾气不好如老大者就会字我出错牌时念个没完。

庄序脾气没这么坏吧?

被老大拉着坐下,洗牌,摸牌。

接手第一把是我埋底。

我最怕埋底,不埋分怕被人捉,埋分又怕被人翻底,还好手上的牌着实不错,N多王,副牌也很大,还有连对,呵呵,我痛快的埋了牌,把分都藏底下。

我的牌实在太好,庄序配合得也不错。小凤和思靓基本没有招架之力,小凤被打得哇哇叫,思靓也在咕哝。

牌出得很快,我手上还剩三张,基本是大光了,我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在庄序面前再次丢脸,老天帮忙。

这时思靓忽然叫起来,“等等,你手里还有几张牌?”

“三张。”

“为什么我们都还有四张。”

……

庄序伸手数了数桌心的底牌,抬头说:“你埋了九张底。”

小凤和思靓哈哈大笑,扔了牌,“自动下台,自动下台。”

庄序居然也微微地笑,伸手熟练地理牌。“下次小心点。”

我还以为会就算不挨骂也会给个冷脸呢。可是他心情居然很好,难道我埋错牌居然这么有喜剧效果?

第二副大家牌都一般,我用心看庄序出牌,险险上了台。

接下来的每一副我都很谨慎,看小凤思靓走什么,琢磨庄序的走牌风格……还是第一次打牌这么累,以前都是输了就借口牌不好的厚脸皮风格,很少去算得很清楚。

眼见就要打过A,小凤放弃似稻气,“喂!你们太有默契了吧。”

明明是一点暧昧都没有的一句话,我却听得心一跳,直觉掸头望向庄序,他正专心的理着手里的牌,嘴角似乎有浅浅的一丝笑容,转瞬即逝。

顺利的小光打过A,思靓把牌一扔。“不打了,你们请我们吃饭!”

“啊?为什么是我们请?”怎么也应该是输的人请客才比较合理吧。

“打牌前说好的啊,赢的人请吃盖浇饭。”思靓窃笑,“不信你去问老大,庄序也知道。”

我晕倒,忍不住跟庄序说:“那你打这么认真干什么,告诉我一下,我打赢不敢保证,打输还是有把握的。”

庄序微微笑了一下说:“作弊不好。”

……他在开玩笑?我怀疑的瞅瞅容容,容容也带着微笑,看来两人今天心情都不错,昨天应该玩得很开心吧。

其实这样也很好。我想,像现在这样,普通朋友一样说说笑笑打牌领,其实也不错……

就算做不成男女朋友,也没什么……

“喂,不用这么垂头丧气吧,你什么表情啊。”小凤鄙视我说。“大小姐,有钱人,别这么小气啊。再说你赢了牌精神上得到了满足,物质上输出一点才会平衡。”

可是我明明是精神上受到了打击,钱包还要被打劫好不好?

嘀嘀咕咕的一路走到老林盖浇饭。我点了一份香干回锅肉,小凤说:“西瓜,你老是吃肉,肉欲太重了吧。”

肉欲……

喷!

我正在喝水呢,结果被呛了,咳个不停。大姐,有男生在的好不好。

小凤还一脸无辜。思靓打了她一下,问我:“曦光,你工作定了吧。”

“嗯。”我点点头,“就是我实习的那家会计师事务所。”

“家里找的?”

“是啊。”

“在无锡?”这句居然是庄序问的。

继续点头。

“命好啊。”小凤长叹。

“你命才好吧,吊车尾上华政。”我瞪她,“再说,事务所很累的,据说忙起来晚上要加班到凌晨三点,而且刚刚进去薪水很少拉。”

饭店里都是饭菜的香味,我的馋虫被勾出来,转头看我的回锅肉好了没有,刚转头却听见庄序冷冷的声音。

“不满意的话自己去找,对送上门的工作挑三拣四算什么。”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