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东宫

第二十八章

来源: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第二十八章

我们连忙带着人去寻求赫失,我忧心如焚,顾小五却说道:”突厥人没那么容易死。“我本来觉得他这句话应该算是安慰我,可是听着真让人生气。

我们在天亘山兜来转去,一直到太阳快要落下山去,我都快要绝望了,天亘山这样大,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赫失?我一边想赫失不要被狼吃了,他要是被狼吃了,阿翁可要伤心死了;我一边又想,赫失是名动草原的勇士,怎么会轻易就被吃掉,就算他胯下没有马,手中没有箭,可是赫失就是赫失,他怎么样也会活下来的。

眼见太阳快要落山了,风吹来已经有夜的凉意,行在最前的斥候突然高声叫嚷,我连忙勒住马,问:”怎么了?“那些人用中原话连声嚷着,然后我看到了赫失,他从山石间爬了出来,左手攥着一大块尖石,右胳膊上有血迹,他身后还有好几个人,一直爬起来站在山石上。他们的样子虽然狼狈,满脸都是尘土,可是眼神仍旧如同勇士一般,无所畏惧地盯着中原的人马。

我大叫一声,翻身就滚下马去,一路连滚带爬冲过去,抱住了赫失。我也许碰到了他的伤处,他的两条眉毛皱到了一块儿。可是他马上咧开嘴笑:”小公主!“整支队伍都欢腾起来,那些中原人也兴高采烈,比早上打了胜仗还要开心。

我们晚上就在天亘山脚下扎营。中原人的帐篷带得不多,全都让给伤兵住,赫失的右胳膊骨头都折了,千夫长命人给他敷上了伤花,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找到了赫失,我一颗心全都放了下来,一口气将好大一只馕都吃完了,顾小五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吃馕,我本来吃得挺香的,被他这么一看,最后一口便噎在了嗓子里,上又不能上,下又不能下。顾小五看我被哽住了,坐在那里哈哈大笑,连水都不肯递给我。

我好容易找着自己的水囊,喝了一大口,将那块馕给咽了下去。不过我有话问他,也不同他计较,只问他:”昨天晚上在安西都护府,你到底跟都护大人说了句什么,他竟然就肯答应发兵来救?“顾小五一笑,露出满口白牙:”我对他说,要是他见开死不救,从今以后就没好茶叶喝。“我相信——才怪!

天上的星星真亮啊,我抬起头,满天的星星就像是无数盏风灯,又细,又远,光芒闪烁。中间一条隐约的白色光带,传说那是天神沐浴的地方,是一条星星的河流,天神在沐浴的时候,也许会随手捞起星子,就像我们用手捞起沙子,成千上万的星星从天神的指缝间漏下去,重新落回天河里,偶尔有一颗星星溅出来,于是就成了流星。正在这时候,有一颗闪烁的流星,像是一支光亮的小箭,飞快地掠过天际,转瞬就消失不见。我”啊“了一声,据说看到流星然后将衣带打一个结,同时许下一个愿望,就可以实现,可是我笨手笨脚,每次看到流星,不是忘了许愿,就是忘了打结……我懊恼地躺在了草地上,流星早就消失不见了。顾小五问我:”你刚刚叫什么?“”有流星啊!“”流星有什么好叫的?“”看到流星然后将衣带打一个结,同时许下一下愿望,这样愿望就可以实现。“我真懒得跟他说,”你们中原人不懂的。“他似乎嗤笑了一声:”你要许什么愿?“我闭起嘴巴不告诉他。我才没有那么沉不住气呢。可是没想到他却顿了一顿,拖长了声调说:”哦,我知道了,你许愿想要嫁给中原的太子。“这下子我可真的要跳起来了:”中原的太子有什么好的,我才不要嫁给他!“他笑眯眯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不肯嫁他,当然是许愿要嫁给我。“我这才觉得中了他的计,于是”呸“了一声,不再理他。

我重新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的星星。这样近,这样低,简直伸手都可以触得到。天神住的地方有那么多的星星,一定很热闹吧。

有只小蟋蟀蹦进了我的头发里,被发丝缠住了,还在那里”嚯嚯“地叫着。我用手将它拢住,慢慢将发丝从它身上解下来,它在我手心里挣扎,酥酥痒痒的,我对着它吹了口气,它一跳,就跳到草里面去了,再看不见。可是它还在这里没有走,因为我听到它在黑暗中,”嚯嚯“地一直叫。

顾小五也躺下来,枕着他的马鞍,我以为他睡着了,他却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喂!唱个歌来听听。“夜风真是轻柔,像是阿娘的手,温柔地摸着我的脸。我心情也好起来,可是习惯地跟顾小五抬杠:”为什么要让我唱呀?要不你唱首歌给我听吧。“”我不会唱歌。“”撒谎,每个人都会唱歌的。唱嘛!就唱你小时候阿娘唱给你听的歌,好不好?“顾小五却好长时间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听到他的声音,他淡淡地道:”我没有娘。“我觉得有点歉疚,我有个哥哥也没有娘,他的阿娘很早就病死了。每次阿娘待他总比待我还要好。我心里知道,那是因为他从小没有娘,所以阿娘特别照应他。我爬起来,偷偷看了看顾小五的脸,我担心他不高兴。可是星光朦胧,他脸上到底是什么神气,老实说我也看不清楚。”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噫,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我像只蟋蟀一样哼哼,”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晒着太阳……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顾小五终于说话了,他皱着眉头:”太难听了!换一首!“”我只会唱这一首歌……“不远处响起筚篥。以前我只知道赫失是神箭手,没想到他的筚篥也吹得这么好。他只用一只手,所以好多音孔没有办法按到,可是虽然是这样,筚篥的旋律依旧起伏回荡,在清凉的夜风里格外好听。我昂着头听着,赫失吹奏的调子十分悲怆,渐渐地只听见那十余个突厥人和声而唱,男人们的声音雄浑沉着,越发衬得曲调悲壮苍凉。他们的声音像是大漠里的风,又像是草原上翱翔的鹰,盘旋在最深沉的地方,不住地回荡。天地间万籁俱寂,连草丛里的那些虫子都不再低吟,连马儿也不再嘶鸣,连那些中原人都安静下来,倾听他们众声合唱。

我一时听得呆住了,直到突厥人将歌唱完,大家才重新开始笑骂。顾小五漫不经心地问:”这是什么歌?“”是突厥人的征歌。“我想了想,”就是出征之前,常常唱的那首歌。歌里的桑格是突厥有名的美女,她的情郎离开她,征战四方,最后却没能回来,只有他的马儿回来了。所以她手扶马鞍,看着情郎没有用完的箭壶,唱出了这支歌。“他似乎是笑了笑:”那为什么却要四处征战呢?“”他们是突厥的勇士,为了突厥而战,四处征战那是不得已啊。“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反正说了你也不会懂的。“他说道:”这又有什么不懂呢?我们中原有句话,叫'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其实说的是和这个一样的故事。“我一听见有故事就兴高采烈,于是缠着顾小五说给我听。他被我纠缠不过,想了想,终于说道:”好吧,讲故事也可以,可是你不能问为什么,只要你一问为什么,后面的故事我就不说给你听了。“虽然条件苛刻,可是忍住不问”为什么“三个字,也不算什么难事,我马上就点头答应了。顾小五却似乎有点儿踌躇,想了片刻才说道:”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子虚国,在这子虚国里,有一位年轻的姑娘……“”她生得漂亮吗?好看吗?“我迫不及待地问,”会骑马吗?“他笑了笑:”她生得漂亮,十分好看,也会骑马。子虚国的姑娘骑马的时候,会戴着帷帽,就是头上有纱的帽子,这天这位姑娘骑马上街,风却把她的帷帽吹落了……有一位公子拾到了她的帷帽,就将帽子还给了她。这位公子虽然和这位姑娘只见了一面,可是倾心相许,约定要嫁娶,就是成亲。“我喜欢这个故事的开头,我问:”那位公子长得俊吗?配得上漂亮的姑娘吗?“他说:”俊不俊倒是不知道,不过这位公子是大将军的儿子,十分骁勇善战。他们约定终身后不久,这位公子就接到出征的命令,于是领着兵打仗去了。

姑娘就在家里等着他,等啊等啊,一等等了好几年,公子却没有回来。姑娘的家里人,都劝说姑娘还是快快嫁给别人吧,毕竟女儿家的年纪,再耽搁下去,只怕就不容易嫁人了。姑娘却执意不肯,一直等下去,谁知道边关终于传回来了信,原来公子已经战死沙场了。“他讲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我急急地问:”那么姑娘呢?她知道公子死了,可怎么办?“”姑娘非常地伤心,心里却疑惑,公子的武艺高超,也善读兵书,而且常年出征在外,经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事,怎么会中了敌人的埋伏,就那样轻易被敌人所杀呢?姑娘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想了十天十夜,最后终于下了决心,要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可是她是一个姑娘,手中无权无势,家里人虽然当着官,但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去办这样的事情。这个时候,恰好子虚国的国王,下了一道诏书,要甄选妃子。这位姑娘本来就生得美丽,于是就自愿入宫去,成了国王的妃子。她性情温婉,心思机敏,国王非常地宠爱她,她在后宫中的地位也渐渐显赫。于是她交结官员,利用其他人的力量,来查证几年前的那场战事,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公子死在了沙场。后来她渐渐获得了一些线索,知道公子其实不是中了敌人的埋伏,而是被自己人陷害杀死的。她顺着这些线索想要追查下去,却发现这件事情与王后有关。“”王后忌惮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因为国王太宠爱她,现在姑娘又想将公子真正的死因找出来,如果让国王知道这些事情,也许王后就当不成王后了。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返回:本书目录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