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东宫

第十一章

来源: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热度:

第十一章

是啊!咱们娘娘生得这般美貌,不得陛下眷顾,简直天理不容!“你没有瞧见娘娘看到鸳鸯绦的样子,脸都红了,好生害羞呢……”

啊呀,要是我我也害羞呀,殿下真是大胆……光天化日竟然派人送给娘娘这个……“还有更大胆的呢……你没有看到娘娘回来的时候,披头散发,连衣裳都被撕破了……可见殿下好生……好生急切……嘻嘻……”

< 放一点小广告,看言情&耽美小说,就上 www.feiyanqing.com ,耽美社区Q群:218409073 >

……我一骨碌爬起来,听守夜的宫娥窃窃私语,只想大吼一声告诉她们,这不是事实不是事实!我脸红是因为气的!衣裳撕破是因为打架!总之压根儿就不是她们想象的那样子!

李承鄞又不是真的喜欢我,他就是存心要让我背黑锅。

没想到李承鄞不仅存心让我背黑锅,更是存心嫁祸。

第三天的时候皇后就把我叫进宫去,我向她行礼之后,她没有像往日那样命人搀扶我,更没有说赐座。皇后坐在御座之上,自顾自说了一大篇话。虽然话仍旧说得客客气气,可是我也听出了她是在训我。

我只好跪在地上听训。

这还是从来没有的事情,从前偶尔她也训我,通常是因为我做了过分的事情,比如在大典上忘了宫规,或者祭祖的时候不小心说了不吉利的话。可是这样让我跪在这里挨训,还是头一遭。

她最开始是引用《女训》《女诫》,后来则是引用本朝着名的贤后章慧皇后的事迹,总之文绉绉一口气说了一大篇,听得我直发闷,连膝盖都跪酸软了,也不敢伸手揉一揉。其实她都知道我听不懂她真正的意思,果然,这一大篇冠冕堂皇的话说完,皇后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你是太子妃,东宫的正室,为天下表率。鄞儿年轻胡闹,你应该从旁规劝,怎么还能由着他胡闹?便不说我们皇家,寻常人家妻子的本分,也应懂得矜持……”

我终于听出一点儿味儿来,忍不住分辨:“不是的,是他……”

皇后淡淡地瞧了我一眼,打断我的话:“我知道是他胡闹,可是他还在病中,你就不懂得拒绝么?万一病后失调,闹出大病来,那可怎么得了?你将来要当皇后,要统率六宫,要做中宫的楷模,你这样子,将来叫别人如何服气?”

我又气又羞,只差要挖个地洞钻进去。皇后简直是在骂我不要脸了,知道李承鄞病了还……还……那个……那个……可是天晓得!我们根本没那个……没有!

我太冤了,我简直要被冤死了!

皇后看我窘得快哭了,大约也觉得训得够了,说道:“起来吧!我是为了你好,你知道传出去有多难听,年轻夫妻行迹亲密是应该的,可是也要看看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咱们中原可不比西凉,随便一句话都跟刀子似的,尤其在宫里,流言蜚语能杀人哪。”

我眼圈都红了:“这太子妃我做不好,我不做了。”

皇后就像没听见似的,只吩咐永娘:“好好照看太子妃,还有,太子最近病着,太子bBs.jOoYoO.妃年轻,事务又多,不要让她伺候太子汤药。让太子妃把《女训》抄十遍吧。”

我气得肺都要炸了,这把我当狐狸精在防呢!我总算明白过来,李承鄞设下这个圈套,就是为了让我钻进来。

什么鸳鸯绦,简直比白绫子还要命,《女训》又要抄十遍,这不得要了我的命!

一回到东宫,我就想提刀去跟李承鄞拼命,竟然敢算计我,活腻了他!可是永娘守着我寸步不离,安排宫女替我磨墨铺纸,我只得含愤开始抄《女训》,中原的字本来就好生难写,每写一个字,我就在心里把李承鄞骂上一遍。抄了三五行之时,我早已经将李承鄞在心里骂过数百遍了。

晚上的时候,好容易熬到夜深人静,我悄悄披衣服起来,阿渡听到我起床,也不解地坐起来,我低声道:“阿渡,把你的刀给我。”

阿渡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还是把她的金错刀递给了我,我悄悄地将刀藏在衣下,然后将寝衣外头套上一件披帛。没有阿渡,我是绕不开卫戎东宫的羽林军的,所以我带着阿渡一起,蹑手蹑脚推开寝殿侧门,然后穿过廊桥、往李承鄞住的寝殿去。刚上了廊桥,阿渡忽然顿了一下。

原来永娘正好拿着熏炉走过来,我们这一下子,正让她撞个正着。

这也太不凑巧了,我忘了今夜是十五,永娘总要在这个时候拜月神。我正琢磨要不要让阿渡打昏她,或者她会不会大叫,引来羽林军,将我们押回去。

谁知永娘瞧见我们两个,先是呆了一呆,然后竟然回头瞧了瞧我们要去的方向,那里是李承鄞的寝殿,隐隐绰绰亮着灯。

我趁机便要回头使眼色给阿渡,想让她拿下永娘。我的眼色还没使出去,谁知永娘只轻轻叹了口气,便提着熏炉,默不作声径直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了。

我纳闷得半死,永娘走了几步,忽然又回过头来,对我道:“夜里风凉,太子妃瞧瞧殿下便回转来吧,不要着了凉。”

我一阵气闷,合着她以为我是去私会李承鄞!

……这……这……算了!

< 放一点小广告,看言情&耽美小说,就上 www.feiyanqing.com ,耽美社区Q群:218409073 >

我愤然带着阿渡直奔李承鄞的寝殿,一日不揍他这个满地找牙,一日就难雪这陷害之耻。

到了寝殿的墙外,阿渡拉着我轻轻跃上墙头,我们还没有在墙头站稳,忽然听到一声大喝:“有刺客!”只闻利器破空弓弦震动,我怔了一下,已经有无数支箭簇朝着我们直射过来,便知铺天盖地的蝗雨似的。四周灯笼火炬全都呼啦一下子亮起来,阿渡挡在我面前打落好些乱箭,她挡不了太久,我一急就想转身跳墙回去,省得阿渡为我受伤,谁知脚下一滑,便从高墙上笔直跌落下去。

好高的墙!

只听呼呼的风声从耳边掠过……这下……这下可要摔成肉泥了。

我仰面往下跌落,还能看到阿渡惊慌失措的脸。她飞身扑下来便想要抓住我,在她身后则是漆黑的天幕,点点的星辰像是碎碎的白芝麻,飞快地越退越远,而月亮瞬息被殿角遮住,看不见了……我想阿渡是抓不住我了,我跌得太急太快,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人揽住我的腰,我的跌势顿时一缓,那人旋过身子,将我整个人都接住了。我的发簪被夜风吹得散开来,所以乱发全拂在我的脸上,我只能看见他银甲上的光,反射着火炬的红焰,一掠而过,像是在银甲上绽开小小的花。那些小小的火花映进他的眼底,而他的眼睛正专注地看着我。

上一章:第十章

下一章:第十二章

返回:本书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