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10期A版

销魂狱中人

苏庄第一回见到陈子安,是在里城的监狱里面。

幽暗的牢房里潮湿发霉的气味充斥在鼻间。陈年不更换床单的单人床似乎已经霉烂得零零碎碎,孤高的明月从高处的小窗内投射进寸方的月色,冷冷清清,反而更添这牢房的岑寂。

而陈子安跷着二郎腿,端正地在牢房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安静地坐着。

他的头发有些长,白色囚衣略显宽大,俊秀的容颜略清减,然而半开半合的双目之中,精光流转不息。

这是一个精铁镣铐与紧闭幽禁也无法损伤他半点的男子。

轻微的脚步沿着牢房之间的石板路走来,柔软的千层鞋底在地面上摩挲出细碎的声音。

“少爷!”

长衫老人惊叫,扑到铁门前,为陈子安的境况感到无比心酸。

警官手里的钥匙串叮叮当当响,他浑身酒气打开了陈子安的房门,离开前,掂了掂手里的银元,对陈子安发出一声意味莫名的嗤笑。

老者进到牢房,望着陈子安口不能言,晶莹的泪花在混浊的眼中打转:“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这简直是虐待!”

陈子安却对老者的话不以为意,他只是看着跟在老者身后悄无声息进入牢房的人。

那是一个从头到脚都裹在素色披风内的人,面容隐藏在兜帽下,看不分明。然而从披风下露出的裙裾却分明表示,这是一名女子。

陈子安眯起眼,打量那无法看清容颜的女子:“这是什么意思?”

老者抹了把眼泪,把那女子朝陈子安面前一推:“这是老夫人的意思。少爷你……”

女子踉跄一下,兜帽顺着发丝滑落,少女苍白不失明媚的脸庞曝露在清浅的月光底下。她有一双点墨样的眼,干净不染尘埃,但陈子安看不到她的眸底究竟藏着什么样的情绪。

苏庄仿佛没有自己的意识,即使被告知她只是来与陈子安交合,好给陈家留下一点血脉。她仍旧是裹着她那一身素白色的斗篷,抿着樱唇立在一边,眉眼里都是恭顺淡然。

本来很不愿意的陈子安,却因为苏庄这样的神色而更改了心意。

而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

苏庄很痛,但她只是咬紧自己的下唇,不发一声。陈子安的心里忽然腾起了不知名的火气,于是他动作更加用力。

陈子安问她:“愿意给死刑犯借种,你究竟是什么人?”

苏庄会来,也的确身负任务。

不过她的任务并非顺利借种,为陈家诞下微薄血脉——这只是一个接近陈子安的借口。

她的任务,是杀死陈子安。

而给她这个任务的人,就是让她来借种的陈老夫人。

那个银发苍苍,被众人称赞有海量巾帼之风的陈老夫人,一脸阴鸷地端坐在陈年梨花木椅上,苍老沙哑的声音充满了冷漠与痛恨。

“我会付给你足够的金钱。但你必须让陈子安死去。我无法等到秋后了,我要让他现在就死!”

陈老夫人的实木拐杖在地板上拄出极大的声响,一下一下敲在苏庄心上。

她不得不恭敬地跪在陈老夫人面前:“苏庄不会让老妇人失望的。”

苏庄不得不这样做。

她需要钱。

一次似乎并不足以保证苏庄有孕,于是这样的事情在两个月内接连发生。

陈子安不得不承认他得到了享受。对于一个惹毛了当地最大势力的没落世家弟子,即将在不久后被枪毙在菜市口,此时只是等候着死亡的重刑犯而言,这样的临终福利,让他觉得有趣。

更有趣的,是苏庄的反应。

他捏着苏庄的下巴,轻笑着开了口:“你可是我孩子的娘,可做爹的我,一句话也没听你说过。”

苏庄躺在他身下,失神的双目终于从铁窗上的残月转移到陈子安身上。她的唇翕动:“你要我说什么?”

她声音太轻,要不是两人是耳鬓厮磨的状态,陈子安几乎听不见。

他笑一笑:“有很多事可以说。比如,你的名字。”

陈子安笑起来的时候,没有一点像是一个即将走向刑场的死刑犯,更像是一个握着书卷的佳公子。

“再比如说,你这样大好年华的女子,却甘愿委身与我这样的重犯的理由……为了钱?”

苏庄忽然想到,那些人想要杀掉陈子安,也许不是没有理由。这个人,不给人一点情面,非要把人的伤口撕开来,血淋淋地摆着他才会快乐。

陈子安明明没有打她,但苏庄感觉到被娘亲狠狠扇了一耳光一样痛楚,她的脸颊似乎又在火辣辣地疼痛。

“是,我需要钱。我需要很多很多,足够我摆脱现在生活的一笔钱。”苏庄仿佛豁出去一般说道,“只有我有钱,我才不会被人嫌弃,不会被骂作赔钱货,不会被打耳光。相比之下,为你这样的人生个孩子,也没什么大不了。”

陈子安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的手指沿着苏庄的脸颊摩挲。

苏庄有着一张清秀雅致的小脸,而肌肤也足够滑嫩,这样的触感让不久后就会被问斩的陈子安很是流连。

他低下头去轻轻说道:“现在我觉得,你又太过诚实了。这张嘴,还是不讲话的好。”

出了监狱,苏庄裹紧兜帽披风,脚步匆匆。

青石路面上一夜的凉气,似乎能透过鞋底渗入身体里。她瞥了一眼天色,天光熹微,黎明将过——天快亮了。

苏庄越发脚步匆匆,清晨便拿了陈老夫人预先给她的钱去购入了一批滋补的药材,送到石靖那里去。

“苏庄,这段日子多谢你的照顾。”石靖咳嗽得厉害,整个人蜷曲成一团,容颜苍白得叫人害怕,“如果不是你,我这条命早就成了黄土,真不知怎样回报你才好。”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苏庄心里发堵,勉强笑了笑:“只要你好好活着就足够。”

是的,她付出那么多,所求的不过是石靖的康复。

她是家中长姐,从小就不被重男轻女的父母关爱。而石靖,是这个阴暗肮脏而令人厌恶的世界赐予她的唯一明亮。

她总是记得石靖搬进来养病的第一天,他提着行李,混身上下高洁得如同山巅白雪。而苏庄落魄不堪地被母亲毒打在外。他伸出手拉她起来,嘘寒问暖。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丝袜小姐

后一篇:哥哥,请放手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