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9期B版

穿越之深宫男宠

(一)

我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太亮,熹微的晨光透进来,眼前的幔帐朦朦胧胧似真似幻。我狠狠地闭了闭眼,再睁开仍旧是这一幅场景。我不死心,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大约用得力气太大我忍不住叫出了声,惊动了门外的人——

“大司马可是醒了?”

我听到这个称呼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胸,下一个反应就是摸自己的胯下腿间,确定上面没有少下面没有多后,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幸好穿越后还是个女人,但是很显然,这个女人的身份有些微妙,女扮男装身居高位,这对于我一个考大学考了两年,智商刚刚过九十的普通女人来说,要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委实困难了一些。

我把胸束好后方应了声,侍从们鱼贯而入,伺候我洗漱更衣。她们均穿着同一色系同一款式的衣服,训练有素,沉默不语,显得教养十分好。

但是她们的沉默让我没办法判断自己所处的环境,便只好开口找了个不出错的话题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大司马,现在是辰时。”其中一个打扮略显富贵的少女笑道,“陛下起来的时候您正好压住了陛下的袖子,陛下见您睡得正香不忍吵醒您,便拿剑割断了自己的衣袖呢。”她一边说着一边弯腰从床上捡起半截玄色的布料,往我面前一递,“陛下对大人真好。”

这这这,这一出为何会这般耳熟?女扮男装,陛下,还有断袖,这和历史上董贤与汉哀帝的故事多么相似!我抬手擦了擦惊出来的冷汗,问:“我是不是叫董贤?”

那侍女一惊,飞快地抬眸看了我一眼,略带惶恐地道:“大人名讳,奴婢不敢妄言。”

“所以,我真的是董贤。”我略略失神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恨不得仰天长叹,老天爷坑我啊,我在现代活得好好的,穿越也就罢了,穿越成个假男人也罢了,为什么要让我穿越成董贤这个短命鬼?

就在我各种扼腕抑郁时,有宫人过来通传,说陛下已经在正殿等着我了,让我赶紧去陪他用膳。

我这才知道,现在我住的这个地方叫甘泉宫,睡的这张床,是真真正正的龙床。龙床呀,博物馆里围着栏杆挂着警示牌连拍照都不允许的东西,我竟然睡过,这个事实真是令我又惆怅又激动。

就在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忽然听到一声:“圣卿过来。”

这声音清爽敞亮,十分好听。我抬头,便看到一个面容俊秀的男人坐在案几后面,正温柔地朝我笑着。刚刚引路的侍从早已不知去了哪里,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圣卿怎么了?”

我猛然意识到这是在叫自己,连忙应声,挪着小步走向他,正琢磨着如何请安,手腕忽然被人抓住用力一拽,我便头晕目眩地落到这人怀里,抬眸,正对上他低头凝望我的目光。

我更加尴尬了。

他俯身亲了亲我的嘴唇:“今日圣卿怎这般拘谨,以前我若是敢这么做,你早就发火了。”说着便低低地笑了起来,扶着我坐在旁边,又夹了菜送到我嘴边。我木讷地张开嘴吃了,嚼了两口,差点没吐出来。

不得不说,这汉朝的水煮菜真真不敢恭维。

汉哀帝温柔的表情倏地一变:“来人,剁下做这道菜的那个厨子的一根手指,逐出皇宫。”这狠厉而绝情的话端的是轻描淡写。

我却被吓得打了一个寒战。

他又夹了另一道菜给我吃,我吓得连忙张嘴,还做出了津津有味的姿态,他这才又露出笑颜:“赏——”

(二)

后来从宫女们的聊天中得知,这汉哀帝对董贤的宠爱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比如说他想给董贤封侯,不仅给他编造功劳,甚至还多赏赐了他两千户。丞相王嘉因为反对此事,居然被汉哀帝投入牢房处死。

总而言之,凡是和董贤作对的,凡是董贤不喜欢的,都不会得到什么好下场。

而我这个顶替了董贤身份的可怜姑娘,如若被汉哀帝发现,估计结局会更加凄凉。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当然,我肯定不能这样坐以待毙,须得想个办法逃出宫去才好。

我一边开动我不太聪明的脑子一边翻看奏折,忽然目光一顿,发现这奏折上面好像涂了一层白色的粉末。我拈了一些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略微有些甜腻的味道,忍不住好奇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并没有什么味道。

当然,我做这些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是皇宫,也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牵扯到宫斗这种高端洋气的高智商犯罪事件中。所以,当小腹处那股子酥麻燥热蔓延开的时候,我也完全没想到自己是中了春药这种高端洋气的东西。

“这么晚了,还在看奏折?”汉哀帝沐浴完,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来,在明晃晃的宫灯照射下,他的侧脸越发性感,他的目光也越发迷离。

当我看到他头发上的水珠以极其暧昧而挑逗的姿态滚落到他的衣领里后,我觉得我的理智消失了,再也忍不住身体里的躁动,我以极快的速度扑倒在他的身上,一边抚摸着他的身体一边喃喃自语:“给我凉凉手,给我凉凉手。”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圣卿你怎么了?”他稍稍推了我一下,并没有太用力,而后紧紧地搂住我,头藏在我颈窝里闷笑,“你真的是很久没这般热情过了。”

我哪里还能听得进他讲什么,恨不得将整个身体都贴在他的身上。他开始抚摸我的身体,那略有剥茧的手擦在我身上时,让我忍不住战栗,想要更多更多。

这真的是迷乱而又疯狂的一夜。我似乎听到他在我耳边一直念着:“对不起。”待我想要问他究竟在对不起什么的时候,他吻住了我的唇,最终我也没有问出口。

醒来的时候我已记不清前一天发生过什么,唯有那仿佛被碾压过的身体提醒我,我真的是和汉哀帝做了整整一夜。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痴心竹马

后一篇:好色女保镖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