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9期B版

痴心竹马

楔子

三亚四季如夏,苏南丫被晒得浑身黝黑发亮。

灼灼烈日下,她拿着一张照片在市区里四处找人询问。

“你见过这个人吗?高高瘦瘦的,黑得像块炭,对,喜欢穿花衬衫……”

经人指点,无数次满怀期望而去,再无数次失望归来,毕竟在三亚,十有八九的男人都满足高瘦黑这三个条件。

她从市区一直寻到了海滩,直到有一天,有位牙都快没了的老奶奶,在看了照片后咂着嘴告诉她,有个在海滩卖项链给游客的小伙子和你照片上的人很像。

“喏,我这项链还是他送的。”她满嘴漏风地说。

南丫双眸一亮,那是一串贝壳项链,她也曾有一条相同的,被她压在箱底,从未示人。

那个人,应该就是黑皮吧!

第一章

苏南丫的家乡在南湾,那里素有猴岛之称。

小时候放学回家,总能看见衣着怪异的游客背着相机在岛上拍猴子、拍潮起潮落、偶尔还拍黑皮。

黑皮在南湾的知名度仅次于猴子。

他成天没正事,除了跟在游客身后要巧克力吃,就是在村子里调皮捣蛋,用他妈的话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整村的人见他就躲,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连流氓孔三狗见了他都要忌惮三分。

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浑球儿,偏偏就怕苏南丫。

南丫背着书包从村里的小学回来,老远就看见黑皮的妈妈追着他在沙滩上跑圈圈,他妈妈边追边骂,直到看见黑皮躲到了南丫身后,这才放下了手里的笤帚,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她笑:“哟,放学啦?”

岛上的人都对南丫青睐有加,不外乎因为她书念得好,在学校里,她敢考第二,便没人敢考第一。

村里面活了一百多岁的老奶奶,牙都掉光了,见着南丫仍旧咧着瘪瘪的嘴笑眯眯地说:“这丫头将来怕是要当女状元的。”

在村人眼中,当了女状元,将来就可以跟那些来这里的游客一般,皮肤白嫩嫩,穿花衣服,拿那种一按钮就会闪白光的相机,那可真是莫大的福分。

苏南丫才不在乎状元不状元的,她勤奋念书,不过是因为不想洗渔网晒鱼干罢了。

此刻黑皮有了南丫做保护伞,冲他妈吐一吐舌头,赶紧拽着南丫跑了。

既然是和苏南丫在一起,他妈自然是放心得很,跟着女状元,总是不至于学坏的,说不定熏陶熏陶,儿子还能多认两个字也说不定。

南丫被黑皮拽着,奔跑在略带腥味的海风里,直到气喘吁吁。

“我说,你倒是去学校里上课,多认两个字也好。”南丫劝导他。

黑皮只管脱掉鞋在一旁玩沙子,听见南丫劝他读书认字,满不在乎地嘟嚷:“我又不像你要考状元,学那些做什么?”

他将沙子一层一层地堆,堆出一个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来。

南丫蹲在旁边看:“这是什么?”

“房子啊!”黑皮继续往上堆沙子,“先给你堆一个,等下再堆一个我的,在你的旁边,一辈子都守着你。”

南丫撇撇嘴,这分明就是女孩才玩的游戏,她才不住这么丑的房子,跟坟堆似的。

百无聊赖,她瞥见旁边有许多漂亮的小贝壳,便翻翻捡捡,捡了一大堆在手里,南丫瞅了瞅还在一旁堆沙子的黑皮,灵机一动:“你帮我用贝壳做个项链吧!”

她无论说什么,黑皮都奉若圣旨,立马丢下沙子,将那些贝壳接了过来,找了个石头开始磨。

将近黄昏,夕阳把海面染成一片橘色,波光荡漾,潮声悦耳,海风将他们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

南丫一言不发,静静地蹲在黑皮的旁边,看他用黝黑而灵巧的手指在贝壳上磨出小洞来。

很多年以后,长大了的苏南丫才知道,那恐怕是她和黑皮拥有过的最好的时光了。

第二章

也算是苏南丫幸运。

村里的孩子,上完初中便基本不再念高中了,大多帮着家里捕鱼为生,南丫是个丫头,中不中女状元什么的,也没人真的当回事。

念完了初中,她爸也是准备让她回家帮忙来着。

谁知那年突然有一群人扛着摄像机来了,住在村长家里,说是中央电视台的,到乡下来做希望工程的栏目直播,扶助贫困学生。

说起贫困学生,大家首先想到的自然是村里的女状元了。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到了苏南丫家里,拍了她的成绩单,历年的奖状,又给她录了像。

苏南丫一家是村里最普通不过的渔民家庭,茅屋,一屋子的腥臭味,几乎没有能坐的地方,连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也看不下去,大家都红了眼眶,当场凑出一千块钱给了她爸。

节目播出的那天,全村老老少少都挤在村长家的黑白电视机前看女状元。

那期节目反响很热烈,不久就有一个大城市的老板愿意资助南丫从高中到大学的所有费用。

南丫一家自然是喜上眉梢,发愁的,是黑皮。

黑皮刚知道南丫要去市里上高中,就回家缠着他妈要钱,说是也要去市里。

他妈正在家门口晒鱼干,听见黑皮要钱,自然知道是什么缘故,一张脸很快就垮了下来:“人家南丫有出息,是要去市里读书,将来好考女状元的,你大字不识一个,去市里干啥?”

黑皮才不管,反正南丫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不给钱,他就打横躺在地上哭,也管不得体面不体面。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最终黑皮还是没有要来钱,和大家一起去送南丫的时候,已经长成大小伙子的他,哭得稀里哗啦的。

村里的妇女们便拿他打趣:“跟你媳妇走了似的,黑皮,你也考个武状元去,将来跟南丫刚好凑一对……”

黑皮立刻不哭了,咧着嘴呵呵地傻笑。

南丫就这么去了市里念高中,每月固定有生活费领,期中考试又考了全校第一,学校额外还发了奖金给她。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亲亲蛇美男

后一篇:穿越之深宫男宠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