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8期B版

圈养小白脸

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楔子

一张支票轻飘飘地落在霍廷东面前。

雪利新做了水晶甲,大概是怕弄坏指甲,盖笔帽的时候,尤其小心翼翼。

不用发一言,霍廷东自然懂得这是什么意思。

“你,都知道了?”他不无心虚地问。

是啊,都知道了。

她养着他,而他,则养着常年卧病在床的初恋女友。

真是一出痴情的晚间八点黄金档好戏,可惜女主角不是她杜雪利。

“我可以解释。”霍廷东情急之下,紧紧拽住雪利的胳膊。

雪利仍旧没有说话,她看着他,眼里波澜不惊,如秋日无风的湖面。

相处半年多,霍廷东多多少少也知道些雪利的脾性,她若是冲你撒泼骂街不顾形象地发脾气,说明还有回旋的余地,这么风平浪静,连眉头都不曾皱,便是覆水难收了。

他缓缓将手从她的胳膊上移开。

“不是你想的那样。”霍廷东说完这句,悻悻地转身。

走到门口,又忽地折回来拿走了桌上的支票。

短促的关门声飘过雪利的耳畔,她顺着椅背一下瘫倒在椅子上。

第一章

半年前,霍廷东还只是半岛酒店的侍应生。

闲暇时与一帮侍应生躲在楼道里抽烟,听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八卦。

酒店迎来送往,本就是非颇多,何况这种五星级酒店向来聚集着富商名流,简直称得上是内幕发源地。

“杜雪利住在3207,听说她专爱清纯型的,怎么样?要不要试试运气?”

说完,一众人笑得意味深长。

他们口中的杜雪利,是半岛酒店的常客,家中世代经营餐饮业,资产丰厚,因此男朋友成打成打地换。

那笑声听起来淫邪刺耳,霍廷东有些听不惯。

见他板着脸,便有人拿他调笑道:“廷东,你长得一表人才,去试一下,说不定还真能傍上杜雪利,以后,你就再也不用愁你那小女友的医药费了!”

霍廷东正待反驳,领班忽地探出头来:“在这儿瞎聊什么?小霍,送两瓶香槟去3207……...”

众人作鸟兽散,霍廷东云里雾里地推着餐车进了电梯。

那一晚他进了3207,就整夜都没有再出来。

后来霍廷东火速辞了职,他跟杜雪利之间的故事被改编成各种版本在酒店流传,有人说,她对他一见钟情,花重金包养了他。

流言甚嚣尘上,有人艳羡有人唾骂。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霍廷东,却再清楚不过,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

那晚,他站在3207的门口,敲了十来分钟的门也无人应声。

他怕客人出事,慌忙地拧了一下门把,门却并没有锁。

“杜小姐……...”霍廷东小心翼翼地探进身去,套房客厅的灯暗着,倒是浴室有光透过来,他大着胆子走进去。

整间浴室弥漫着浓重的酒气,浴缸里正不停地淌着热水,他看见杜雪利穿得整整齐齐地躺在浴缸里,大概是醉得没了意识,连水快淹过脖子也不知道。

霍廷东赶紧将她从水里抱出来,探了一下鼻息,还好,她的呼吸平稳,可能只是醉得睡着了,并无大碍。

“杜小姐。”他用力摇晃她的身子,:“你没事吧?”

杜雪利皱了一下眉头,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来,蒙蒙眬眬朦朦胧胧地看了霍廷东一眼,忽地眸光一闪:“绍华,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扔下我不管的。”

霍廷东还没有搞清楚这绍华是谁,便被杜雪利扑上来抱得紧紧的,她那么用力,恨不得将他她嵌进身体里。

这个拥抱里的爱意那么沉重,让霍廷东心生痛惜,他任她抱住,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她在等的那个人,其实并没有来。

是她先吻的他,柔软的唇瓣贴上来,带着凛冽的酒气。

霍廷东没有拒绝,这个吻便如同燎原之火,点燃了彼此心里的欲望。

先是唇齿交缠,然后他的手就探到了她胸前粉色的蓓蕾上,她低吟着配合,褪去了身上的全部衣物。

那是霍廷东的第一次,完事之后便疲惫累睡去,而他万万没想到,醒来时迎接他的将不再是甜蜜的吻。

杜雪利穿了晨衣坐在床沿,冷静地看着那张酷似莫绍华的脸:“你长得很像我前男友,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她顺手放了一张支票在他的枕边。

霍廷东转过头去,瞥了一眼那支票上的数额,嘴角带着讥诮:“你真大方。”

脑海里却忽地飘过一句歌词来——你爱我像谁,什么样的角色我都会。

他默认了。

这,便是所谓的真相。

第二章

霍廷东去医院看望顾蓓,只字未提与杜雪利分手的事情。

他坐在床沿,细心地为她削好一个苹果,递到她的嘴唇边去。

倒是顾蓓按捺不住,没心思吃苹果,只眼巴巴地问道:“你跟杜雪利分手了吗?”

果然与霍廷东猜测的一致,他就知道,杜雪利才没那个闲工功夫去调查他的底细,多半是顾蓓主动找去的。

“你跟她说你是我的女朋友?”霍廷东叹了一口气,仍旧和颜悦色,她的病时好时坏,受不得刺激。

顾蓓将脸偏到另一侧去暗自赌气,算是默认了。

他们之间关系复杂,千丝万缕,并非一两句能解释得清。

当年,霍廷东的母亲霍青韵因丈夫莫进南在外面有了女人而赌气带孩子离家出走,未曾想到莫进南不但没来找她求和,倒堂而皇之地将小三领进了家门。

霍青韵一气之下,将廷东改姓了霍,带着他远赴新加坡,在当地认识了顾蓓的父亲顾云志,不久就开始同居。

她一介妇人,本不懂投资,错听了顾云志的建议才将所有积蓄拿来炒股,两人赔得血本无归,顾云志带着剩下的少量资金一走了之,却留下了身患败血症的女儿顾蓓。

那时霍廷东尚小,懵懵懂懂的地,并不关心这些巨大变故,于他而言,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生活。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顾叔叔来了又走,而妈妈忽然就一病不起了。

家里有两个病人,他只得辍学打工以支付医药费,即便如此,妈妈仍旧在他十六岁那年郁郁而终。

临终之前,霍青韵让他起了两个誓,一是照顾好顾蓓,二是永世不回莫家。

霍廷东虽小,却也隐约明白,妈妈到死也还恨着莫家。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姻缘蛊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