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8期B版

另一种深情

思念无果,转眼滂沱

第一章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就在两个小时前,市林氏酒店一婚礼现场突发爆炸事件,部分伤者已送往医院救治……

路过电视下的两名护士闻声就开始悄悄讨论起来。

“那爆炸事件的新娘子就是那咱刚才送到手术室的?”

“可不!也不知道抱她来的那人是不是新郎,我看衣服也不像啊,但瞅他那样又很紧张新娘。而且刚刚我还听说新娘子需要输血,而恰巧咱们医院血源不足,那男的就自告奋勇去输血了。后来都抽了400CC了还不够,小玉说他不能再抽了,结果你猜他怎么着?直接拽着小玉的衣领狂吼‘我又不是纸片做的,怕什么?!而且今天话就摞这儿,就是把我身上的血抽干了,也要把她救活!’你没看哪呐,当时他说完这话迷疯了周围一片护士……”

“是吗?嘛!”

……

秦音转醒时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陆长宁,他此时正坐在窗台上抽烟,身子倚着侧墙面,一条只腿半蜷在窗台,一条只腿悬在下面。他整张脸半隐在云雾缭绕间,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秦音记得自己曾经说过最喜欢看陆长宁抽烟的样子,但此时她却无心欣赏,猛地支起身子,却又因为体力不支立马又倒回了床上。陆长宁当然听到了动静,他将烟头碾灭,走近时发现她还要起身,连忙按住她的肩头:,“折腾什么,老实点!”

秦音没说话,她只是死死地盯着他,问:“你做的?”

陆长宁没理她,只是替她掖了掖被角后,便坐在了床边的沙发上前。

她不死心,又重复一遍:“你做的?!”

他答得漫不经心:,“是我做的又怎样?”

“你凭什么?!”秦音激动地撑起身子,“就算你针对我!凭什么又连累无辜?!”

陆长宁笑了:,“既然知道会连累无辜,那当初为什么还执意要结这个婚?我明明警告过你。”

秦音只是死死地咬着牙,没再说话。

“输液快输完了,我去找护士给你换。”

见他要走,秦音再也忍不住,声音恶狠狠的:“他人呢?”

“谁?”

“……我未婚夫!”

陆长宁停下了要开门的动作,回头微笑地看着她:,“他现在可安全得的很,但你如果不乖乖配合治疗一直瞎折腾的话,我可就不敢保证了……你知道的,陆家祖宅后面可是养着几头狼的。”

他说完就立马闪身出去了,结果刚关上门,就听到意料之中的砸东西的声音。他好心情地的勾了勾嘴角,还有力气折腾,说明她身体也没什么大碍了。

不远处有名手下突然急匆匆地赶来,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结果他脸上的笑容瞬间退了下去,眸底甚至还闪过一丝狠厉:,“果然是他!”

第二章

严格意义来讲,陆长宁和秦音算是青梅竹马。

二人都生在两个名号响当当的黑道世家,从小就经常来往,所以后来也顺其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在一起后,两人更是达成了一个共识——脱离本家。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他们都不想继承父业,继续杀人。

两人甚至还一起报了医大,那时秦音总是幻想着他们的未来,或是一起去医院当职,或是一起开家个小诊所,无须需富贵,只求温饱。她那时真是天真得的很,以为只要有爱任何事都难不倒他们,但可惜,陆长宁在大三那年突然辍学,她收到消息赶到他宿舍时正巧碰到他拿着行李离开。她根本不敢相信,质问他到底怎么了?可陆长宁回应她的却是长久的沉默,接着在转身前只留给她了一句话:“小音,我们都该长大了。”

后来她才听说他是回去接手了陆家的帮派,那一刻她在心底狠狠地嘲笑了下自己:看,秦音,无论是跟他的家人或是以后的身份地位比,你都输得一败涂地。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她下定决心出国留学,一走就是五年。

再次出现在陆长宁面前时,她手挽着的是另一个男人的手臂。她承认这种报复心理幼稚得的很,但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甚至她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要和纪凡,也就是她刚认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结婚。

她原本想着,如果看到陆长宁惊慌失措,说明他还对自己有旧情,那自己想让他痛苦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再大不了就是看到他反应平静如水,如果真那样那她就结束这场犯贱的单相思。

但真正见面时,他却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是挑着眉毛,略带不屑和讥讽地附贴在她耳边道:“你以为,这婚,你结得成?”

她向来讨厌他自以为能一手遮天的样子,于是在他的刺激下,带着最虚伪的微笑,和纪凡穿上了结婚礼服。

却不料……

*** ***

原以为自己会被陆长宁一直关在医院,哪想秦音再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竟回到了秦家。而秦爸当时正坐在床边,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她当时看着秦爸两鬓的白发,一阵鼻酸,之后再也忍不住,一个起身便扎进了他怀里。

当初为了所谓正义所谓善良,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爸爸,却不料在自己最脆弱最狼狈时,只有爸爸还要她。

秦爸看她如此,并没多说话,只而是一边抚着她的背一边叹道:“小音啊,爸爸老了,唯一的愿望就是你能留在我身边。别的……都随你。”

秦音闻言,瞬间泣不成声。

原以为秦爸都已经出面了,陆长宁不会再来找什么麻烦,可就在秦音回到秦家一个月后,突然接到了陆长宁的电话。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他在那边语气漫不经心得的很:,“音音啊,你是不是还忘了自己有个未婚夫在我这里呀?”

秦音一听,心头一紧。虽然她和纪凡没什么感情,但毕竟这趟浑水是她拉他进来的,于情于理她都不能不管他。

秦音收紧双拳,语气恶狠:,“你想怎么样?!”

陆长宁呵呵一笑:,“不怎样。明晚七点前,丽夏酒店,不来的话……你知道后果。”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恶女难缠

后一篇:求佛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