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8期A版

原配奋斗史

(一)

轰隆隆的雷声伴随着豆大的雨滴在A城的上方肆掠,乌云滚滚,本该大亮的天空黑得让人有些分不清昼夜来。

又是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雷声,床上的人终于缓缓地掀开了眼皮。

付桃只觉得有无数个小人拿着锤子在敲自己的脑袋,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的片段才一点点跑了出来。

好像是沈则言他们公司年会,那帮熟悉的面庞见到她,惊愕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那些表情在她脑子里不停倒带重播,只记得她一个人默默缩在角落喝了一杯又一杯,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不记得也没关系,因为结局都是一样的。她喝得烂醉如泥,沈则言把她弄了回来,然后两人相拥而眠,等她醒来时,他已经走了。

付桃挪着软绵绵的身子到了浴室,花洒里的温水从天而降,浇得她渐渐清醒过来。伸出手想要去拿台上的洗面奶,谁知手腕一偏,一旁的水杯刺溜一声滑到了地上,鲜红的瓷片在大理石的地面上飞溅开来,映着洁白如玉的大理石地面,颇有触目惊心的画面感。

付桃愣愣地看着杯子的尸体,嘴角不自禁地牵起一抹苦涩的笑。

这杯子是当年她跟沈则言谈恋爱的时候买的,杯子的名字叫做一箭穿心,是两个桃心拼在一起,使用的时候可以拆开,她兴冲冲的买回来,打算放在浴室当刷牙的杯子。

她还记得她送给他时说的话:“你看,我们的心被穿在一起啦!”

沈则言一脸严肃:“那刷牙的时候怎么办?”

付桃学着他板起面庞:“那每天只有刷牙的时候允许你开下小差,其他的时候都只准想着我。”

她那时小孩子脾气,对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买来了没一会儿就抛在了脑后。谁承想在两人结婚的那晚,却瞧见它静静地摆在新房的流理台上。

也许就是这种默不作声的温暖,一点点将她越攥越紧,最后化作牢笼。而她,就是那牢中的困兽。

付桃看着一地瓷片,只觉时光荏苒,掰着指头细细一算,她跟沈则言认识至今,竟然已经十个年头。

她从付家大小姐变成了沈夫人,再到后来成了沈则言的情妇。

原来不过十年,而已。

(二)

所谓的情妇,就是沈则言在外面包养的女人。这种事也没什么出奇的,前任市长的乘龙快婿,因大义灭亲将岳父送进监狱,政治背景良好,从商后身价数亿,无父无母,随便哪一条,都够女人们削尖了脑袋往他怀里钻。

付桃不明白的是,明明已经离婚的两个人,为什么反倒比结婚前更像一对夫妻了?

她把浴室里的残渣收拾得差不多,将昨天准备好的菜从冰箱里拿出来,付桃估摸了一下大概时间,等饭做好,沈则言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果不其然,炉子上的紫砂煲冒着袅袅青烟,门外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开门声。

“今天回来得早了点。”付桃皱着眉头看了眼墙上的钟。

“公司没什么事,就先回来了。”沈则言将手上的西服往衣架上一搭,从她手中将汤碗接了过去,放在鼻尖闻了闻,而后放在了桌上。

付桃端着其他的菜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沈则言正站在桌旁盛饭,衬衣袖子卷到肘间,骨节均匀的手指端着洁白的玉碗,额前有些碎发搭了下来。他面上没什么表情,却能让人觉得柔和。

“则言,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付桃将围裙取下来放在一旁,兀自走到桌旁坐了下来。

“嗯?”沈则言眉头微挑,将盛好饭的碗放在她面前。

“我不想再当你的情人了。”付桃看着他,一字一句,说得格外真切。

“许薇薇找你麻烦了?”沈则言的眉头皱得更深,目光扫过她的手指,才发现上面包着厚厚的纱布,手中的碗砰的一声放到了桌上,将她的手握在了掌中。

他的声调比平时高了两度,手上的力度,泄露了他的在乎。

“没有。这是早上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弄伤的。”付桃把手一点点抽了出来,白皙的手腕上隐隐泛着红色的印记。

沈则言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

“则言,十年了。”付桃深吸了一口气,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该还的也还清了,说真的,我累了。”

砰的一声,又是瓷器的碎裂声,付桃觉得今天一定不是什么好日子,不然怎么接二连三的碎东西呢。

手腕再次被抓住,沈则言向来波澜不惊的脸庞上带着溢于言表的愤怒,英挺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琥珀色的眸子里似有火焰要喷薄而出:“还清?!付桃,你觉得你欠我的这辈子有可能还得清?!”

付桃都还没来得及说话,沈则言的唇已经覆了下来。他的舌头带着侵略的战意,冲进她的口中攻城略地。付桃只觉得嘴唇火辣辣的,不意外的话,肯定是破皮了。

“沈则言!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付桃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逮住一点空隙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

“我就是最近太好好说话,才会让你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沈则言扯开颈上的领带,大手一揽,将她抱入怀中,往卧室走去。

人摔在床上的闷响、衣服的撕裂声、付桃的尖叫、沈则言的低吼,交织在一起,编成了一段孽缘。

(三)

付桃醒来的时候身旁早已没了人影,全身的骨头疼得跟被压碎了重新拼凑在一起一样,起身第一件事就是从抽屉里拿出避孕药,硬生生吞了下去。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那晚沈则言非要她跟着一起出席公司晚宴,现在只怕早就满城风雨。自付市长入狱、两人离婚之后就鲜少一同出现,现在如此高调,是不是复合的前兆?

付桃闭着眼睛都能想到那些新闻的头条名,许薇薇会来找碴已经是预料中的事,只是没想到来得比她想的要早了那么一点点。

砰砰砰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付桃无奈地叹了口气,将门打开。

门外的许薇薇一如既往的漂亮,妆容精致,一袭红发及肩,眉眼间尽是妩媚张扬,看向付桃的眼神却说不上是哪种感觉,似是鄙夷,又似……可怜。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女壮士

后一篇:同龟于尽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