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8期A版

好基友一辈子

1、

从宿舍出来时,我恰好接到了舍友四胖的电话。

她在教室里和一个嘴比较不讨喜的男生起了争执,男生嘲笑她的胸还不如馒头大,她于是反驳至少比他的蛋大,于是两个人面红耳赤地争执了起来。最后四胖以一记杀气腾腾的铁头功夺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据说那一幕深深地撼动了在场的所有人,男生当场就鼻血横流晕过去了。

我表示习以为常,四胖的铁头功向来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可怕杀伤力闻名校内外,她的座右铭是:以暴制暴,制胜之道。

我去到校医室的时候,四胖已经简单上了药,额头上红肿了一大片,但人看起来依旧生龙活虎。她旁边的床位上躺着一个瘦弱的男生,此刻正捂着头十分不甘地瞪着我们,被四胖眼神一横过后又委屈地缩了回去。

我可以理解他的眼神为何如此苦逼,于是对四胖道:“怎么说你也把人家伤得挺重的,要不要考虑道个歉?”

四胖十分不情愿道:“我才不要,是他先暴力的。”

我惊:“他对你使用暴力了?”

四胖说:“语言暴力。”

我沉默了会儿,决定做点别的事情来转移我脑海中的暴力冲动,旋即却听到四胖十分高兴地朝我身后的方向晃了晃手:“嘿,哥们!”

我寻声望去,然后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校医室门口,干干净净的休闲服,挡住了外界投射进来的大部分光线,我的脸一下阴沉下来。

林峰的目光透过金丝框眼镜在不大的校医室里略一搜索,很快发现了面色不善的我。他笔直地朝我走过来,手里竟然拿着几颗我最爱的核桃,一看就知道是来求和的。

他看看我又看看四胖,问:“怎么了?”

我说:“关你屁事。”

他静了静:“生病了?受伤了?”

我说:“关你屁事。”

他微皱起眉,却仍沉静地对我说道:“我屁股没有事。”

我说:“那关我屁事。”

他手中的核桃啪的一下碎成粉末,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喊着我的名字:“班、琪。”

我没声了,闭着嘴在一边装哑巴。

聪明的四胖看出我们之间气氛不一般,立即出声缓解矛盾:“喀喀,林峰,你怎么来了?这时候篮球社不是应该在训练吗?”

“刚在操场上看到她走进了校医室,所以过来看看。”林峰淡淡道,说完看了我一眼。我移开了视线,与窗外鸣叫的蝉激烈对视。

“没事的话我回去继续训练了。”林峰顿了顿,对我说,“放学的时候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公司。”我和林峰在同一家公司实习,利用周末晚上的空闲时间给人家做财务报表。

我没应声,他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然敲了敲我的头,又揉了揉,无奈地笑道:“晚上给你带红糖水。”

红糖水?他以为我生气是因为大姨妈?

林峰一转身,四胖就扑过来捆住我欲冲上去和他厮杀一番的手脚,我被她箍得几欲断气,只得恨恨放弃。

2、

早在四胖和林峰成为好哥们之前,我和林峰就已经是好朋友了。

初次相识是高中的时候参加的一次夏令营,当时我为了奋斗高考而剪了短发,分配宿舍的教官一时把我当成了男生,然后就把我跟林峰分到了一个宿舍去。

可恨的是,当我告诉林峰我是女生时,他愣了愣后竟然笑了起来,拍着我的肩头说:“兄弟,这个玩笑可以有,过年的时候你跟我回家,我妈再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时,我就可以拉你当挡箭牌了。”话毕,还一副“这主意好就这么定了”的好哥们模样拍了拍我的胸。

然而当触及我胸前那片诡异的柔软时,林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面带尴尬地跟我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

我默默地在心里泪流,看他实在手足无措的样子还反过来安慰他道:“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彼时的林峰还是一个高中大男孩,年轻气盛,气质比现在稍活泼些,也不似那么冷漠难以接近,听了我的话后愣了一会儿,然后掩着嘴低低笑了起来。

“那我们还是可以当哥们,对吧?”

他本来长得就很好看,干净纯粹得像森林里清澈见底的溪流,这么一笑简直把我的魂都给勾了过去,意识不清地就应了下来:“对……”

于是我就在这种情况下跟他做了三年的好哥们,并且这段友情在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之后得到了升华。

我在林峰身边的时候,他的周围从来不缺少女孩子,却也从来没有哪个女孩子能在他身边停留过,我便窃喜地以为自己是特别的。

直到有一次,我和林峰去逛超市,经过女士用品货架旁时顺手拿了一袋正在打折的卫生巾,他皱眉疑惑地问我:“这是女人用的东西,你拿它干吗?”

当时的我简直想把姨妈巾塞到他嘴里把他闷死。

然而更强劲的打击很快到来。四胖成功地变成林峰身边第二个经常出现的女生后,我终于死心地承认林峰完全不把我当女生的事实。

于是愤恨之下,我从大一开始一点一点地把头发留长。因为之前我的头发从来没有烫染过,所以长得很快,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可以简单在脑后扎个马尾了。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平时大家容易将我错认成男生的原因主要是短发,再者是身高。一米七的个子,短发,平胸,和一米八几的校篮球队正选林峰站在一起,活脱脱的一出基情罗曼史。

但意外的是,我把头发留长之后,恰逢校内正刮着一阵森林系风,几个对潮流趋势极其敏感的学长很快就给我写了情书。我得意地去拿给林峰看时,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镇静道:“这没什么好得意的,前几天也有几个学弟给我送了情书。”

总之,我和林峰相处的日子就在这么充满狗血和基情中过去了,尽管常常被气得一怒之下生出绝交的念头,可只要林峰温柔地朝我招招手,我又会很没出息地朝他跑去。

有时候我甚至以为我们会就这样基情一辈子,直到唐心曼的出现。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米虫离家出走

后一篇:女壮士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