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7期A版

学长,你不懂爱

来源:飞言情2013年07期A版作者:

楔子

某天,林皓楠观察着夏薇如做饭的身影,发现她很难得地清楚地知道他挑食的习惯,于是忽然问了句:“夏薇如,你什么时候开始跟踪我的?”

夏薇如炒菜的手一抖,然后心虚地说道:“你说什么?

谁跟踪你了?”林皓楠于是意味深长地笑了。他早在大二那年就发现,总有一个长发小个子的女孩每天都在球场边看他,目光灼热得连自认冰冷的他都被盯得融化了。

“没什么,你继续做饭。”林皓楠笑了笑,眼底算计的精光一闪而过。这么心虚,当初还敢说不喜欢他。

夏薇如,怎么可能不喜欢林皓楠?

1

黄国光的朋友终于到了的时候,我着实松了一口气,然后从包包里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满脸的唾沫星子。

在介绍这位朋友的身份之前,我不得不先感叹一句,我们学校的辩论社真是越来越人才辈出了。黄国光这位刚入社不到一年的大一小学弟可谓才思敏捷、出口成章,从我们踏进这间咖啡厅到现在的短短半个小时里,黄国光与我这位辩论赛三连冠的前辈辩手,从“腐文化是否妨碍正常的男女交往”这个论题到“X寒和X四应不应该在一起”,激战了大概三百回合。其中持反方观点的我一直被他的妙语连珠击打得连连败退,差点连反驳能力也无。

尤其是后面那个论题,黄国光搬出“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同性恋”这一强有力的论证时,我已经生出了求死的念头。

所幸,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黄国光的朋友忽然打了个电话来。于是他抱歉地起身到旁边接了个电话,不知谈了些什么,然后一边用羞怯的眼光回头瞟我,一边小小声道:“对,挺漂亮可人一姑娘。虽然是大我一届的,但瞧着年纪挺小,学长你过来帮我看看呗?”

是的,我和黄国光在这咖啡厅里是来相亲的。

犹记得不久前和舍友小爱一起上选修课时,她十分镇定地给我们丢来了一个重量级炸弹:她和男友小江决定在她今年20岁生日那一天举行婚礼。

“女孩子在大学里没绑住一两个对你死心塌地的男生,出了社会能嫁出去的概率和期末考高数的挂科率一样令人望而生畏。”小爱认真地如是说。

这句话深深地刺伤了整个大学期间由于某个人的关系,至今没交过一个男朋友的我。尽管不断地告诉自己面包会有的爱情也会有的,但对毕业等于失业的恐慌使我不得不厚着一张老脸让朋友介绍了几个相亲对象。其中一个,就是此刻正坐在我对面的黄国光同学。

但是如果早知道黄国光叫来的学长就是那个所谓的“某个人”,我宁愿与他再大战个三百回合,也绝不愿意以如此姿态出现在那个人面前。

林皓楠不知道是从哪里过来的,初秋的天气,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带扣羊毛衫,手里拿着一袋写着XX档案的资料——他最近在一家律师事务所里实习。

瞧见我,他像所有以往的见面时候一样皱了皱眉头,双眸漆黑冷静:“夏薇如,你又来相亲?”

他这个“又”字显然有些刺伤了我和黄国光的感情。但黄国光不愧是常在辩论场上过关斩将的人,尽管尴尬还是很有礼貌地问道:“学长和薇如认识?”

“认识。”

“不认识。”

后面那一句是我说的。

黄国光愣住了,略有些搞不清状况地在我俩身上瞟来瞟去,似乎犹豫着不知道该信哪一个的话好。

林皓楠双手环胸地坐在对面椅子上,干净的黑色短发还是以往那一贯利落的风格,冷冷的眸子令人发怵地打量我半晌后,忽而冷笑一声:“几天前才跟我告白过,倒是忘得干净。”

于是我与黄国光同时瞪大了眼。

是了,即便我曾在辩论场上叱咤风云战无不胜,可一遇上林皓楠,我就只能做个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的逃兵。

2

第一次遇到林皓楠的情形算得上是我大学生活中少有的惊天动地。这个惊天动地的点在于我被林皓楠砸伤了头,而医院检查后确诊我患有乳腺癌。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学校的惯例是大二才军训,某次训练时我不小心看旁边场地的男生打网球赛看得出神而没听清教官口令,然后在所有人向左转时傻傻地向右转了——恰巧面对无情的教官。

是以,我在绕着操场跑三圈时很深入地进行了自我反省和检讨,深入到甚至没注意到旁边同学的惊呼声。于是当悲剧从天而降时,尽管我做好了被那个网球砸中的准备,却对随后飞来的网球拍始料不及。那个握柄上刻有“LHN”首字母字样的Wilson牌网球拍跨越了大概半个操场的距离,准确无误地砸在了我的额头上。所幸我的反射神经很正常并且很迅速,及时地用手抵在额前减轻了不少伤害。

虽然最后我还是被砸得眼冒金星脑海一片空白,却还是能感觉到迅速包围过来的人群中,有一双紧而有力的臂膀毫不迟疑地将我打横抱起,沉而稳重的声音指挥着旁边的人迅速拨打120,并及时地把我送上车去。

耳边救护车刺耳的声音不断回旋,我下意识睁开眼想要看看眼前的情况。一片逆光的朦胧中,我瞧见一双紧皱的眉头下一对漆黑如夜的眼眸正紧紧盯着我,眸子的主人大概就是把我砸伤的那个肇事者。

他稍稍侧着脸,完美的下巴轮廓在头顶灯光下显得柔和许多,薄唇却紧抿着。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我的神,这不就是我暗恋了整整一年的法学院学长,林皓楠?!

事后我爸妈因为担心逼我去做了一个全身检查权且不说,林皓楠还算是一个尽职尽责的肇事者,他为了照顾因为激动害羞怯弱幻想等心情太过强烈而装昏的我,辜负了全校不知多少正翘首盼望等着他回去继续打网球赛的少女,甚至在我“醒来”后在我要求之下皱着眉头跑到两条街外的香喷喷米粥馆里,给我带了一碗没有葱的小米粥。

其间发生了很多事,譬如医生歉意地推开门,委婉地告诉我我被确诊了乳腺癌的事实。

什么叫以德报怨?就是我听闻了这个消息后情真意切地对回到病房的林皓楠表示,我人生最后的愿望是可以跟他交往一次。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最好的那一场戏

后一篇:秦良不良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