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7期A版

此情绵绵

第一章

二小姐陆绵绵十八岁生日那一天,陆家上上下下都给她送了礼物,只除了季扬。

可第一块蛋糕切下来,陆绵绵便巴巴地将蛋糕端到他面前去。

“你尝一口,是你最喜欢的果仁蛋糕。”她笑眯眯地将盘子放到他面前,又殷勤地把叉子递过去。

季扬并不敢驳陆家二小姐的面子,很听话地只尝了一口,便将叉子扔在一旁。

绵绵倒毫不介意他的冷淡,又一脸讨好地凑到他面前去:“那我去给你端点核桃酥过来。”

那几近卑微的姿态,陆绵绵自己不觉什么,可看在陆亭轩眼里却分外刺眼。

父母去得早,长兄如父,这唯一的妹妹是他的掌中宝,谁多看了一眼,都活该将眼珠子剜出来。

季扬这小子也太不识抬举。

绵绵穿越大半个宴会厅端了核桃酥过来,季扬这次却连敷衍也懒得敷衍了,他坦荡荡地望着绵绵:“陆小姐的盛情,我担待不起。”

那么凛然无惧的眼神,分明没有一丝情意。

绵绵又不笨,自然懂得他拒绝的不只是核桃酥。可她仍旧装傻:“有什么盛情不盛情的,不过是一碟子核桃酥而已。”

她没脾气地端着核桃酥,婷婷地站在他面前。

众人的目光便跟聚光灯似的聚到季扬身上来。他倒处之泰然,坐在位子上仍是纹丝不动。

那股子气派,竟像古时的老爷对待小丫鬟。

早先忍了又忍,不过想着今天是绵绵生日,总是要和气为贵。可这季扬实在是过分得紧,陆亭轩是怎么也坐不住了。他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几步便到了季扬面前,陆亭轩将之前那盘蛋糕端了起来。

啪的一声,生日蛋糕从他的手里滑落在地,陆亭轩笑眯眯地看着季扬:“我年纪大了,手不听使唤。今天是绵绵生日,不知道你能不能赏个光,把这蛋糕吃了。”

蛋糕在红色的地毯上糊做一团,怎么看都觉得恶心。绵绵赶紧拉住陆亭轩的衣袖:“哥哥,季扬他不是故意的,他胃不好……”

陆亭轩一向疼绵绵,可这次并没有理会她的求情,也该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了。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季扬。这两年陆亭轩拿他当妹夫看待,交了很多紧要的生意给他打理,底下早有许多人不满,巴不得看这两人内讧。

季扬坦然地迎着那些幸灾乐祸的目光,十分镇定地蹲下身来。他用手将摔得不成形的蛋糕抓起来,缓缓送向嘴里。他脸上没有丝毫委屈,平静如常。

倒是绵绵,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她双手抓着陆亭轩的胳膊,声音里带着哭腔:“哥哥……哥哥……”

那一晚,在绵绵的哀求声中,季扬沉默着吃完了陆亭轩“不小心”掉在地上的蛋糕。

那是绵绵过得最不开心的一个生日,她又哭又号地过完了自己的成人礼。绵绵后来常常想,或许就是从那一晚开始,他们越走越远,以至于背道而驰。

许多事情,打从开始就已经不可逆转。

第二章

整个陆家都改姓了季,陆亭轩被软禁了起来,手底下的人也都统统换了一拨。

只有绵绵仍旧住在陆家的老宅子里。虽然那座宅子现在已是在季扬名下。

新来的用人不再叫她二小姐,而是战战兢兢地改口,称她为季太太。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季太太,只有绵绵心底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准确一点地说,她差一点就是。

那一晚季扬带着人潜进陆家来,鬼使神差地从二楼窗户爬进了绵绵的房间。

绵绵被惊醒,虽没看清来人是谁,可多年跟在陆亭轩身边,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也还不至于惊惶。

她双手抱膝,很安静地缩在角落里。

那人一直没有动,过了许久,才朝她这边迈了一步,带着些许迟疑问道:“是绵绵吗?”

光凭声音,绵绵便立即分辨出那是季扬。虽有些不清楚季扬为什么大半夜忽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她还是喜不自胜地起身冲到他怀里去。

她只穿了一件薄纱睡衣,相拥的时候,能清楚地感知到季扬逐渐灼热的身体,以及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心跳。隔得太近,他的眉目在绵绵眼里更加清晰俊朗。月色那么好,好到让绵绵忘记了女儿家的矜持,颤巍巍地将唇贴了上去。季扬的嘴唇跟他的身体一样灼热,他的手撩起她的睡衣,双手从腰间渐渐向上,停留在她还没有发育完全的胸上。

他的手像是有魔力一般,滑过她的皮肤,所过之处,均是一片火热,绵绵浑身战栗起来。

从来没有跟季扬这般亲密过,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弄得不知所措,完全失去思维能力,只得跟随着季扬,随着他的动作浅吟出声。

绵绵知道下一刻即将发生什么,她已经感受到了季扬胯间的灼热。她非但不抗拒,甚至称得上是期待已久。

然而隔壁房间的吵闹声打断了这一切。

绵绵听见隔壁传来激烈的打斗声,还有陆亭轩愤恨无比的叫骂:“季扬,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一切戛然而止,绵绵难以置信地推开了季扬,瘫倒在床上。

“绵绵。”季扬伸出手来,大概是想拉她一把,可手刚伸到空中,便僵在了空气里。

绵绵看着他,很快便明白隔壁发生了什么。她失了魂魄一般,过了许久才开口哀求:“季扬,不要杀我哥哥好吗?

求求你,不要杀他……”

季扬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门。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那一晚过后,季扬接手了陆家所有的生意,而她几乎再也没见过他。

过了很久,有一天季扬忽然又想起了绵绵,到老宅子里来看她。

暮春已过,夏天带着炎炎热气匆匆赶来。牡丹花开了,花园里一片热闹的红,绵绵每天下午都在这里呆坐,直到黄昏。

那天季扬悄悄站在她身后,冷不丁地问了她一句:“绵绵,你恨我吗?”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公公偏头疼

后一篇:夕阳无限好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