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6期A版

寻魂记

(一)

夏萌排在列队里,望着峰顶宣读文书的男子。他的蓝色头发如海浪织成的绸缎般垂到脚踝,呼啸的狂风灌入他的袖袍,衣摆在空中自由飘扬。

百姓说,他叫岷雅,是王的男人,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王的男人?”夏萌愣住了,竟这般明目张胆地宣告王有龙阳之癖?真是朝纲不正!

直到夜幕时祭祀才结束。岷雅将文书放在夏萌手中,薄唇翕动:“回宫。”然后面无表情地从夏萌身前走过。

她咬了咬唇,跟上他的步伐,小声问:“那个,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岷雅的背脊挺得笔直,翻身跃上一匹马,拉住缰绳居高临下地俯视她,斩钉截铁地吐出四个字:“有来无回!”

这四个字就像炸弹一般在夏萌的脑中炸开。她快被逼疯了,也不顾后面有成群结队的士兵,就吵着岷雅要讨个说法。蓦地,他勒住缰绳,目光如炬地看着远方。夏萌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惊得瞠目结舌。她冲到海边爬上一块礁石,激动得大嚷大叫:“海市蜃楼,岷雅,海市蜃楼啊!”

只见大海中央升起一座城,缭绕着层层雾霭,格外的雄厚壮丽。如此奇异景观,令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唯独岷雅是冷静的,他说:“这是鲛人部落在进行参星祭典。”所以才会出现人们眼中的海市蜃楼。对他而言这根本不足为奇,简单说完便下令前行。

可夏萌还意犹未尽不肯走。岷雅蹙眉,语气冷了几分:“跟上!”

真是阴晴不定的人啊。夏萌撇撇嘴,不情愿地踏上马车。

她对这里太多超出常理的事情感到意外。还有身边这位美到妖冶的男子,他仿佛掌握了整个朝廷的命脉,对君对臣都足以呼风唤雨,没人敢忤逆或有丝毫异议。可仅仅因为他是王的男人吗?想到这里夏萌不由得脱口而出:“莫非你是施了什么妖术?”

“妖术?”岷雅反问,“我是妖吗?”

夏萌怯懦地点点头,手抚上挂在颈项的那颗凝碧珠,委靡地说:“不然为什么我会被你从这颗珠子里面抓到这儿?”

原本自己生活在有大厦电器的时代,那时她还是个为了高考拼死学习的学生。突然有一天,挂在颈项间的珠子发出阵阵光芒,她慌忙摘下,里面映照出一张俊美无比的容颜。那人对她张开双臂,用充满魔力的嗓音召唤:“夏萌,过来,到这里来。”

之后,她就神不知鬼不觉地穿越了。

“我是鲛人。”他盯着她颈项间的那颗凝碧珠,“这是我的眼睛。”

她怔住,这才发现他的瞳孔极淡,继而有些口吃地反驳:“不……不可能,你明明看得见。

“鲛人的眼睛是碧色的。”可他却是黑瞳白仁,那根本不是鲛人的眼睛。

岷雅却淡淡地说:“九百年前,你剜了我的双目。”

所以来找她报仇吗?

夏萌瑟缩了一下,就听到岷雅继续说:“所以,我就剜了你的双目,来做自己的眼睛。”

竟是这么大的深仇啊!夏萌想,前世可真作孽。不过这个男人更可怕。

看到夏萌震惊的表情,他的嘴角往上弯了一下,纤长的食指轻抚在眼角,像是嘲笑一般地开口:“不过除了看东西就毫无用途。”那无懈可击的容貌,随着他吐出的言语,看起来美丽又惊悚。

(二)

竖日,夏萌百无聊赖地在后庭转悠,忽而看见一只白兔闪电般掠过。她一时兴起,追着一路钻进地窖,可随即就传出了声声尖叫。

“啊!啊!死人……死人!”

夏萌惊恐地奔出地窖,慌乱中撞上一堵肉墙,抬头看见岷雅那张熟悉的脸,于是死死拽着他的袖袍,惊魂未定地说:“里面……死人了,没有眼睛……”

地窖里是一具被剜去双目的女尸。

想到此夏萌蓦地怔住,心里阵阵恶寒。她退后一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岷雅冷笑:“被自己的前世吓坏了吗?”

前世?所以那具女尸竟被封存九百年了吗?!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夏萌感觉自己快熬不住了。面对阴阳怪气的男子,她忽地哭出了声:“我要回去,我还要复习考试……求求你把我送回去吧,求求你了!”

岷雅僵住了。原来画芊的转世竟那么弱啊,真是一点也不习惯。他说:“夏萌,让画芊醒过来好吗?”明明是个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让画芊醒来——就是他抓她来这个时空的目的。

“什……什么……”夏萌瞪大眼,不知这句话中暗涌着多大的危险。

岷雅扬起嘴角,笑容极尽温柔:“真是胆小的孩子啊,跟画芊一点都不同呢。”不过,弱者总让他不忍心伤害。

有女子误闯禁地,却被岷雅宽恕的消息很快引起争论。

等王命令侍卫带夏萌面圣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个国家的王是像武则天那样的女子,怪不得会被岷雅的外表迷惑。看来纵然一统天下,但还是免不了妇人之仁。

“最近都是你在伺候岷雅?”女王问。

夏萌磕了个头,恭敬回禀:“是的。”

“看模样,觉得很面熟呢。”像那个躺在地窖里的尸体。王俯身盯着跪在脚边的夏萌,和蔼地笑道,“看来岷雅真是痴情得很呢。你也是个可怜人罢了,下去吧,好生伺候你主子。”

前一篇:美人心术

后一篇:顾沉与尹夏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