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6期A版

风流看遍

【一】莽夫

粗陋的房屋,粗陋的摆设,连围在床边的一群人都长得那么粗陋,甚至透着一股子匪气。阿雅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隐隐作痛了起来,她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而且,周围挂着大红绸,窗户上贴着喜字,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那一身嫁衣,不难想到之前这里正办着怎样的事。

阿雅觉得头更痛了,恨不得立即昏过去。她只希望这是个噩梦,再醒来,她还是皇宫中的公主,大风国第一美人。而不是在这里即将嫁人的乡野农妇!

“头不过是磕了一下,怎么会这么严重?不认识我们也罢了,居然连夫君也不认识了!”

“天见可怜的!”

“这下子洞房都入不了了!”

最后,周围那群人终于离开了,还了她一个清静。

阿雅烦躁得很,刚想往床上一躺,却见大家口中自己的夫君冷锋走到了床边坐下,神色犹疑:“阿雅,以前的事不记得就算了。你只要记得,我是你夫君就行了。”

她不会承认自己有什么夫君的!

阿雅不动声色地往边上挪了挪,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不愿靠他太近。

男人感觉到她无言的疏离和抗拒,沉默了一下,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打了个地铺躺下来,没过多久,便传来一阵鼾声。

哼!村野莽夫!

阿雅这才放心下来,躺在床上,盯着顶上那红色帐子,发呆。

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醒来已经快晌午了。窗外日头正好,金色的阳光照射进了屋里,洒落一地碎金。一打开房门,阵阵饭菜香味便扑鼻而来,令她觉得有些饿了。

冷锋轻轻松松把最后一大桶水倒进水缸里,抬起头望着她,笑了笑:“醒了?我做了些你爱吃的菜。”

哼!一身蛮力的村野莽夫!

给他的评价又加了几个字。阿雅扫了一眼桌上的青菜豆腐,毫不掩饰眼中的不屑和嫌弃,在板凳上坐了下来,拿着筷子怏怏地吃了几口。

这时,村里的人叫他去帮忙修缮屋顶。他加快速度,三两口吃完饭就跟着那人离开了。

阿雅看着他的背影皱眉,她真想不起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的。被流放?开玩笑,当今皇帝就是她的同胞哥哥,那么疼她,怎么忍心让她吃苦?还是不小心走丢了这个理由,比较说得通。

可不管她怎么回想,有段记忆就像被抹去了般,完全空白了。记忆中最后一个情景,便是当今的左丞相拉着她的手,嘴边噙着笑意说:“定不负你!”

神游中,一只苍蝇从她眼前飞过,落在了一盘菜里。阿雅嫌恶地皱起眉头,顿时倒尽了胃口。她放下筷子,干脆把那盘菜给倒了,擦了擦手,准备四处转转。

谁知这举动被隔壁的一个村妇看见了,她直皱着眉说可惜了:“冷家媳妇!有苍蝇你挑出来就是了,又不会怎样!还有,饭菜都是冷小子做的,你好歹把碗洗了吧。”

那村妇嗓门大得很,不一会儿就把周围的村妇们引得探头来看,三言两语,都觉得她做得不对,一个劲地感慨她怎么脑子撞到了,就变得这么奇怪,以前又不是没做过。

阿雅只觉得脸上烧得很,火辣辣的。她是公主之尊,怎么会做这些粗活?

因为这件事,她郁闷地在田野里乱走一通,连晚饭都没吃。而这后果就是,三更半夜时被饿醒了。

谁知她才刚摸下床,地铺上的冷锋就醒了,并且点燃了烛火。估计他也听说了下午的事,脸色沉得很。她以为他会不由分说地责备她,莫名觉得有些心虚。没想到,他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便披上衣裳,打开门走了出去。

水声和炒菜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没过多久,他端了一碗饭菜进来,走到她跟前。他逆光而站,高大的身影好似一块巨大的黑幕,将她完完全全笼罩在了其中。

“喂,你……你靠这么近做什么?”

阿雅从没有哪一刻感到这么紧张害怕过。他这么高这么壮,这么孔武有力,就算隔了衣衫也能感觉到那贲张的肌肉。要是他想对她做什么的话,她根本就反抗不了。

他一言不发,她却从他的眼中找到了一些不满。不满她的疏离,不满她的抗拒,甚至,连她那害怕的模样,他也感到很不满。

他脸色沉了下来,却依然不发一言。

阿雅更加害怕了,忍不住缩了缩身子,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垂下眼睑,根本不敢去看他。

他看着她,到最后都没说一句话。只是冷着脸把饭碗塞到她的手中,然后往地铺上一躺,闭上了眼睛。

她怔了下,心情有些复杂。

日出日落,又是新的一天。

不知不觉,自她昏迷醒来,已经有十来天了。在她的刻意之下,很快就和这个村庄的人融入到了一起,邻里关系好了不少。很快,她离开的机会就来了。

邻居小玉打算和丈夫一道去都城采办东西,在阿雅的几番请求下,点头答应带着她一道去。正好这几天冷锋外出没有回来,阿雅收拾好自己的细软,就毫不留恋地上了马车。

谁知天不遂人愿,马车走在山路上的时候,突然下了一场大雨,暴烈地冲击着泥土山石。她探身出去看情况,岂料车轮子一滑,就被甩了出去,整个人咕噜噜地往山下滚。

这一摔,腿折了,还被冷锋发现了。但他似乎没有多想,只是沉默地望了她许久,说:“你想去都城买东西,我陪你。”他哄小孩子似的,末了,又摸摸她的头,“等你腿好了,我们就去。”

“真的吗?”她停止了抽泣,可怜兮兮地看了他一眼,有些不信。

“真的!”

“你说话算数!”

“算!”

“别想赖掉哦!”

“嗯!”

冷锋笑了笑,幽深的眼眸,就如同浩瀚的海。

他说话永远都是简洁有力,不说多余的话,不轻易许诺。但只要他说了,就一定会做到,只要他承诺了,那就是驷马难追!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山野莽夫,也能做到这一点。

前一篇:杀死挚爱

后一篇:不信蜜糖便信盐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