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6期A版

杀死挚爱

第一章

路津帆第一次见到赵羽末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

他当时下了车,一眼便瞥到不远处蜷曲在地上的赵羽末,皱眉对旁边正毕恭毕敬帮他撑伞的手下说:“谁这么不懂规矩,修理完的人居然直接扔在场子门口!叫人看见了怎么办?赶快抬走!”

手下应了声“是”便去找帮手抬人。路津帆也不再多留,自己撑着伞准备先进去。在路过那女人身边时,他只觉得脚下一紧,低头一瞧,原来是她拽住了自己的裤脚。

路津帆的第一反应是惊讶,要知道,铭门地下赌场老板路大少平时就连走路时与人碰到都是人家先让开的,更别提有人敢主动拉住他了。

他歪了歪头,突然来了兴趣,蹲下身,不嫌脏地用手擦了擦那女人脸上的污渍。应着街头的霓虹,一张清丽的脸显现了出来。他挑着眉毛拍了拍她的脸,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人却恍若未闻,感应到路津帆的手后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用尽全力握住,接着有气无力地低喃:“救救我……救救我……”

手下找到帮手过来后,看到这一幕很是惊讶:“老板……”

路津帆不动声色地站起身,又低头看了看她:“把她带回去。”

回去后她发烧不止,路津帆不得不叫来私人医生给她瞧瞧。结果这一瞧竟然在这女人身上发现了大大小小十多处隐性病,长期营养不良,贫血,忧思成疾……怪不得她那么瘦,之前抱她回来时路津帆都觉得她的骨头硌手。

路津帆看到她一身名牌,应该不会是太穷吃不上饭的主。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会让她如此折腾自己?

他看着她苍白病弱的面容,越发觉得自己对她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

那之后的一周,路津帆都没再见过赵羽末,原因是他出差了。

不得不说,出差这一周的心情是他前所未有的。他从未在工作期间还想着一个人,而且居然是个女人。

所以下了飞机后他便顺应心底的想法,马不停蹄地赶去了赵羽末养病的地方。

结果看到满室清冷后,他心底一沉,冷着脸问照顾赵羽末的人:“她人呢?”

“先生,都是我不好。小姐今早起床说想吃周记的粥,我去买时忘了反锁大门,结果被她给跑了。”

他发火辞了那个保姆,后来坐到了卧室的床边,手伸进了被褥中,里面似乎还残留着赵羽末的一丝温度。他一边感受着,一边失了神。

第二章

两个人再见面是一个月后,在一场酒会上。

赵羽末当时挽着一个看起来比她父亲还要年长的老男人,一边忍受着那老男人占她便宜一边赔笑。

整场酒会下来,路津帆的目光几乎就没离开过她。

他潜意识里对她的认知一直是瘦弱需要人保护的单纯小女人,却不想她也会左右逢源,世故圆滑,必要时她也不吝啬对别人虚假一笑。

路津帆握着酒杯,怒气溢满胸腔。

酒会还未结束,赵羽末就觉得自己被灌得神志不清了。她随便找了个理由提前离开,原本想直接去休息室休息,却不料在走廊里遇到了钱乐乐。

两个人如果按血缘关系来讲,应该是姐妹,同父异母。当年赵羽末还在赵妈肚子里时,小三登堂入室,赵妈完全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离开。

所以,按照现实来讲,如果说赵羽末和钱乐乐有什么关系,那应该就是相互视为眼中盯的宿敌。而赵羽末从小到大心底唯一的想法就是复仇,她要夺回属于她和妈妈的一切。

虽然妈妈早在三年前就病死了。

显然钱乐乐没有和她叙旧的打算,她扬手就给了赵羽末一巴掌,嘴里还念叨着:“贱人,你为什么一直阴魂不散!”

赵羽末原本就被酒精侵蚀得神志不清了,这下被钱乐乐扇这么大力的一巴掌,脑子更是混乱得很。她当时抚着头靠在墙角,完全忘了反抗。钱乐乐见状,气焰更嚣张了,扬起手又想打她,可中途被人拦下了。

路津帆握着钱乐乐的手腕,他当时的脸色沉得只能用瘆人来形容,满身的怒气更是显而易见:“滚!”

钱乐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她追了几年却一直没正眼看过自己,而现在,他居然为了另一个女人叫她滚?

“路津帆,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赵羽末在一旁根本没搞清是什么状况,她只觉得腿越来越软,整个人都要瘫坐在地上时却被人一把搂住了。

她靠着那人的胸膛,感受着他温热的体温,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突然就安下心来。

而这种安心的感觉,她已经很多年都没感受过了。

路津帆带着赵羽末去了自己的别墅。把她安置好后他便去浴室洗了个澡,再出来后却发现,原本应该在床上躺着睡觉的女人此刻却抱着腿坐在窗边。

他一阵胆战心惊,以为她是被钱乐乐刺激得要寻短见:“嘿,亲爱的,虽说这只是二楼,但真摔下去也不是闹着玩的。”

她抱着膝盖回头看向他,眼神还带着些醉酒的迷蒙,可语气淡漠得很:“你是路津帆。”不是疑问是肯定,说明她认识他,“你为什么帮我?”

前一篇:一日为师

后一篇:风流看遍

Magic Number: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