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6期A版

一日为师

1、

听说许流川出院的时候,我一连拨打了十几个房产中介的电话,皆为难地回复我说暂时无法找到符合我经济条件的租房。

于是我只好挂断电话,笑呵呵地朝他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你出院啦,许同学。”

许流川提着行李,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所有的光线,在我僵硬又心虚的笑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的脸色因为大病初愈而略显疲惫,眼眸却一如既往地像死鱼般欠揍。

“我忘带钥匙了。”

2、

我觉得,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完全是我当初自作自受的结果。

初见许流川,是在我高中刚毕业准备升入大学的那个暑假里。

那个葱葱郁郁的夏天,空气里还洋溢着未完全消散的春天的气息,我完成了我人生中第一次情感的自我毁灭。我妈属于早婚早育开放型妇女,她在我十八岁还纯洁得如同白纸的时候,便将我猛推到了一个熟人家里做家教。听说那家的孩子本来应该是和我一届的,但是由于生了场大病所以休学了一年。那便是许流川。

初见许流川我便知我妈心思不简单。他看起来就像一片雪后的寂静森林,纯洁又宁静,苍白又沉默,漆黑的眼眸流转着秋夜一般的光芒,微弱却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并且值得一提的是,他很帅,他是有钱人。

我升入大学前的暑假有一段时间都是在许流川家度过的。他很聪明,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像个普通的自闭青年一样保持着沉默,但是我布置给他的习题都毫无例外地全部做对了。所以当原本计划好的两个月的补习内容,在短短十几天内被他全部吸收之后,我惶恐地意识到我正面临着失业的危险。

于是我想出了一个法子。作为额外教学,我提前自学了大学数学的内容,然后再拿习题去教许流川。很久很久以后我都在想,要不是前一天晚上跟钟敏敏庆祝毕业升学时喝得太多,也不会忘了备课,导致第二天给许流川补习时,对着那似熟非熟的微积分符号,一不小心露出了迷茫懵懂的眼神。

作为一个家庭教师,那样的眼神实在不够敬业。许流川看着我握着笔的僵硬的手沉默了半天,终于缓缓沉沉地叹了口气,然后接过我手中的钢笔,在白纸上唰唰唰地写了起来。

“这样就解出来了。”

他低着头,喉结微动,变声期后的声音尤其低沉。我带着难以形容的表情转头看他,正好撞上他忽然抬起的视线。

距离微妙,而氛围刚好。

那个炎炎七月的中旬,知了藏在葱郁的树叶中,在透明的格子窗外叫得撕心裂肺。而我看着许流川被暖阳晕染成淡淡亚麻色的细碎刘海,以及那双密长睫毛下澄澈的琥珀色瞳孔,第一次觉得心里一片春意盎然。

但是这情感显然超出了我自己的接受能力。像许流川那样标准的“优等生”,外形出众不说,头顶“许氏集团”的七彩光环,就已经足够成为天使们争相扑倒的对象。而我只要稍稍用脚趾想一想,便可以预知到像我这样一只势单力薄的菜粉蝶,是如何轻易地就在别人的高跟鞋下碾转而死了。

于是我很快便从许流川家辞职。然而没想到的是,一年后,许流川报考了X市的重点S大,恰巧就是我的学校。而且好死不死地刚好住在我在学校外面租的房子的隔壁。

我一边恨自己当初学习太过努力,那颗曾经为他萌动过一次的心却再一次蠢蠢欲动了起来。某次与钟敏敏商量和许流川在一起的可能性时,钟敏敏思考良久,说了一番让我不得不折服的话:“虽然你现在不是他的老师了,可是子曾经曰过,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要跟他在一起,那就是父子乱伦啊!这不好吧?”

总之,子告诉我不能乱伦。所以我日日揣紧了自己的芳心,每天早上都要赶在许流川晨跑回来之前出门,晚上在他回来之前进门。即使不小心遇到了,也会立即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跑掉。

然而,某天晚上我由于社团聚会所以比平时回得晚了些,不小心就在楼梯间遇到了同样晚归的许流川。

当时我一下便僵住了,脑袋空白,心跳加速,血液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而沸腾了起来。所幸我还有理智,便装出一副邻里友好的样子对他道:“啊,许同学,你也回来得这么晚啊。”

这话语苍白得连我自己都感到羞愧。

许流川点点头:“出去买了点东西。”然后扬扬他手里的袋子,啤酒瓶相碰的声音清脆入耳,“进来喝两杯?”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我被他这句“喝两杯”吓到了。社会和生活告诉我,深夜到男人家里喝两杯只怕喝的不止两杯。我一向酒品很差且三杯就倒,所以连连摇手拒绝:“不……不用了,打扰你多不好……”

他说:“那去你家吧。”

“……”我尴尬地沉默了半秒,看他的样子今晚是执意要跟我喝两杯了,只好讪讪地开门,“你不嫌弃我家乱就好……”

进了我家之后,为了不让气氛显得尴尬,我还开了电视机。然而事实证明,两杯之后,许流川果然没有离开。不仅没有离开,他还拆了两袋爆米花,大有一副不醉不归的阵势。我仅仅是小酌了几杯便已经开始头脑发昏,眼神迷离,胆渐肥……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网游之复仇反被黑

后一篇:杀死挚爱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