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5期B版

寡妇门前是非多

来源:飞言情2013年05期B版作者:

一、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想我慕飞飞,不过刚满二十便成了寡妇界的一员,心下凄凉自是肯定的。好在我是个看得开的人,料定了老天不会待我如此薄情,在诸多是非面前保持着一贯的淡定漠然,顶着各色目光坚定不移地寻找人生的第二春。

当下正是春风拂动,万物盎然的季节,我望着窗外杨柳扶风,一片春色,心也跟着荡漾起来。

想想也是,我才二十啊,正青春韶华,却要独守空闺,坐等红颜老去,怎生凄凉?

想着,我勉强挤出几滴泪水,眼眶湿润,含情脉脉地望着坐在对面的宋公子。这宋公子亦是睁着一双浮肿的金鱼眼将我望着,眸子里流着精光。

一旁的张媒婆察言观色,对那宋公子道:“宋公子对我们慕小姐可满意?要我张媒婆说,这京城里虽美女如云,但像慕小姐这般才色双全的女子实在珍贵,更何况慕氏一族又是京城的名门望族,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在张媒婆的巧舌之下,我这个二婚的寡妇也被吹嘘得跟纯洁的颜如玉似的。我听得有些心虚地低下头,那张媒婆便笑道:“难得慕小姐这般谦和有礼,宋公子若是能得慕小姐为妻,实在是公子的福气啊!”

宋公子嘿嘿笑着称是,我也跟着干笑一下表示我的羞涩。

就在这时,雅间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伴随着一个慵懒而不悦的声音:“飞飞,你在此处做什么?”

众人转头,只见门外一年轻公子长身玉立,一身月白长衫飘飘,正瞪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将我望着。

我低头,抚额。

天杀的傅卿明!

张媒婆眼见不妙,立刻圆滑地抽出帕子上前对傅卿明笑道:“傅公子怎么来了?真是好巧呀。”

傅卿明不阴不阳地笑道:“是好巧。”言毕又将目光锁在我身上,道,“飞飞,跟我回去,你一个寡妇不好好在家里待着,在外抛头露面,和男子私下会面,成何体统?”

嗬!我爹我娘、我公公婆婆都没管我,这傅卿明倒来插手我的自由了。

想着,我扬起头对傅卿明嫣然一笑道:“傅公子此言差矣,我同温家的婚约已毁,早已是自由身。”

傅卿明挑眉冷笑道:“慕飞飞,你真是毫无良心!你夫君谢世不过才三个多月,尸骨未寒,你便忙着相亲再嫁,何其狠心,何其薄情!”

我一股血气涌上脑门,瞪着双目与傅卿明针锋相对:“我薄情我狠心同傅公子又有什么关系?你我非亲非故,傅公子未必太爱管闲事了吧?”

这时,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宋公子也疑惑地看着傅卿明,跟我帮腔道:“是啊,傅公子同慕小姐何亲何故?为何非要碍着慕小姐再嫁呢?”

傅卿明冷冷地睨了一眼宋公子,直把宋公子吓得往后缩了缩。傅卿明看了看他,又转过眸子直勾勾地望着我,慢吞吞地道:“我是谁?我是慕飞飞的前夫……”

“慕小姐的前夫不、不是已经入土了吗?”宋公子脸色立刻白了白。

傅卿明再度凉凉地扫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旋即冷眼望着我道:“我是慕飞飞的前夫留给飞飞的……遗产!”

噗——对面正在喝茶润嗓的张媒婆一口茶水喷出来,直喷了我一脸。

我平静地擦了擦脸上的茶水,镇定地望着傅卿明笑而不言。

“遗、遗产……”宋公子口中喃喃着,没支撑住,不负重望地倒了下去。

傅卿明顺势拉过我的手道:“飞飞,跟我回去!”

我想甩开他的手,但他力道大得吓人,手腕被他扣得生疼。我本着好女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心中默默地“问候”他家祖宗,一脸不情愿地跟他离开了。

二、

傅卿明缘何会成为我前夫留给我的遗产?此事还得从头说起。

我慕飞飞是京城望族慕氏之女,自小便是父母宠在掌心的明珠,从小到大都未曾受过什么委屈,也同众多千金小姐一样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未来的夫婿定是天之骄子,人中之龙。是故,自我十六岁起上门来提亲的年轻公子虽数不胜数,但都被我冷眼打发。

事实证明,我当时真是年少轻狂昏了头。因了我的挑剔,眼看我快成了二十岁的老姑娘,依旧待字闺中,这才悔得肠青,生了恨嫁之意。

许是老天要报复我前几年的轻狂,就在我恨不得把自己变作一盆水泼出去时,满京城的公子却因为觉得我眼高于顶,不想上门讨个没趣,来提亲的人越来越少,质量越来越差。

我爹娘急了,便做主给我选了门亲事。这门亲事当时叫我看来也算是称心如意,夫家亦是京城的望族,听闻我这未来的夫婿也是生得面如美玉,才华横溢,便点头应允了。

结果直到洞房花烛夜,我才惊觉自己被坑了。

诚然,温家是京城望族,温家三公子温子然也如传言般俊美毓秀,可是为什么他竟是个卧榻不起的病秧子?此刻我也不想去思量爹娘将我嫁给这样一个病秧子到底意欲何为了。

我人生的第一个洞房花烛夜居然是自个儿抱着冷被去偏房哭了一夜。几日后回家归宁,我踏进慕家的大门便抱着爹娘哭成了个泪人,宁死都不想再回温家。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出乎我的意料,一贯疼我的爹娘却板着脸同我讲道理,说我既然进了温家的门便要恪守妇道,不可做出逾矩之事丢了慕家的脸。我被爹娘三劝四劝地劝回了温家,而我的夫君温子然仍躺在病榻上不省人事。

就这样,因为夫君身子弱,行不得房事。我在温家守着活寡。不想守了三个多月,温子然命薄归西,活寡直接升级成守寡。

好在温家心中有愧,并不逼我守寡,许我和离,我这便回了慕家,心下觉得自己终于是自由了。

结果未料,我那成亲三月同我说话不超过三句的夫君,临了前给我留了一大份遗产,其中包括精装院宅三处,肥沃良田十亩,外加清俊公子一个。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暴君难为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